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真是个富二代 149、烦躁的是没有知情知心

时间:2018-09-21作者:中秋月明

    孟桃夭的路数确实和赵晓雅截然不同,表情也奇特,想热烈点又嫌弃:“我觉得玩……这个的都有点土鳖,而且不务正业。”

    钱多多都翻白眼了,怎么说话来着?

    没想到钱富贵更加哈哈哈的大笑几声:“好好好!你真是个明白道理的小姑娘,好,把这串子戴上,真正养心养性的蜜蜡就得是这样儿的,别问钱,也别卖,别人问什么都别卖,一定有福气带你开好运。”

    孟桃夭再看眼那不过每片胡豆大小的小片珠,有的全黄,有的带红丝,有的全红,反正整串几十颗都是小算盘珠的样子,大小差不多,但颜色斑驳不一,怎么看都不起眼,就嘿嘿嘿的笑起来,还眯着眼贼兮兮的指钱富贵,不说话。

    可能她是真没瞧起个厨子送的手串,还这么普通的样子,认为是学有钱人玩品味,挺邯郸学步的那种错位感。

    钱富贵还是怕她不识货糟蹋了,忍不住解释下:“那些看着马屎皮面光的什么蜜蜡珠都是假的,人工合成才那么好看,真正好的蜜蜡看起来就像块黄油,感觉用指甲都能刮下来黄油的厚实,这串子不大,可是很难得的沁血串,从同一块颜色变化的大蜜蜡里面分割出来喇嘛牧民自己手工做的,舍得这么做的人来头都很大,我亲手收的老关系绝对靠谱。”

    这话呢,换个人来说可能信用度高些,厨子嘛,那就要打好多折了,折上加折再反折的那种。

    孟桃夭凝视着那朴实无华的陈旧珠串,特别是中心打着结的皮绳都有烟熏火燎的感觉,想下笑着戴上手腕,再调皮的抱拳:“老叔,你就放心好了,多多呢我会帮他帮到底的,您就甭担心了,好不好?”

    钱富贵理解成帮餐厅,有这句话也行,笑着点头跟胖厨师抽烟看后面厨房去了,顺便把所有帮工都带走,打掩护的企图很明显。

    孟桃夭才无奈的抬手给钱多多凑脸前看:“要不是看在你爸腆着脸求我帮你,有真心实意的父子感情,我光是看这油腻腻的东西就想吐!”

    钱多多能说什么?

    富贵出品,必属精品?

    只能无奈的从脖子上拉起那个天珠:“一份心思吧,他还说这个很值钱呢。”

    孟桃夭真是没掩饰,拉长了声音噫的嫌弃:“这种夜市上五块钱的东西你也信!”

    不敢吓着她,钱多多抠门的伸手:“不管怎么说,你不要就把这给我,千万别给别人,抵账或者多少钱算你卖给我也行。”

    看那白胖胖伸过来的手,孟桃夭啪的一巴掌打了去:“别可怜我,我是在努力撮合你的婚事,我凭本事吃饭的!”

    打了还觉得很爽,再模拟下动作,感受手腕上的沁血蜜蜡串,可能觉得有加成效果:“不过戴着还挺有特点的,有民族风,别告诉晓雅啊,啊,对了,那天我给晓雅解释了我为什么会关注撮合你俩,串好词儿啊,恰好戴这个就为了转运,对对对,我是给她说……”

    还没说完呢,李易铭正好从旁边车房出来,看见孟桃夭简直惊喜,小跑着过来,腰上的爱马仕皮带扣差点没闪瞎钱多多的狗眼。

    孟桃夭从钱多多目光转移发现端倪,侧头一看瞬间冷脸,还对债主发飙:“我说什么来着,这种人迟早玩死你!”

    说着快步想进餐厅里,李易铭赶紧拦截卡位:“好久不见,聊几句啊?”

    孟桃夭咬牙切齿的回头瞪了钱多多,好像全都是因为他惹来的烂桃花,才烦躁回应:“跟你没得聊!我就明说,我们没什么可能,你这种公子哥我见得多了,各种美女那飘着吧,别来打扰老子修仙!”

    李易铭显然久经沙场,笑容都没变过:“我承认,确实好久都没定下来,但这次不一样……”

    孟桃夭站住脚步,好像已经有点按捺不住:“可去尼玛的吧!你以为你是谁啊,还想洗心革面的芳龄十七小嫩芽吗?”

    她的语言词汇量爆发时候总是有点随心所欲的组合特点,不光钱多多哈哈哈,李易铭都笑了,手插兜的最佳姿态,温文尔雅那种笑:“我认为人与人最终能够并肩走下去,往往都取决于各自成长节奏的一致,而不是粗浅的聊得来,我们可以一起成长,相互了解嘛。”

    孟桃夭脸上有韩剧女主角的错愕感:“你这脸皮够厚啊,你这些头头是道的招式都在多少个女人身上来练出来的,没必要再跟我演什么深情款款了,歇着吧。”

    李易铭好像真有点室友们说的那种,好久没看见这么漂亮又清新脱俗不喜欢我高富帅的姑娘,老子偏要让你喜欢我的思路,满脸的欣赏:“过去都是过去式了,我可以为你改变。”

    钱多多突然有点起鸡皮疙瘩,想走,但是又好奇的想听,没准儿可以学习下呢。

    孟桃夭顿时嘲讽槽满格:“你们男人不都是喜欢乖巧可爱省心独立不做作的小姑娘嘛,这会儿又喜欢我这种暴躁脾气了?还改变?那您咋不和孙悟空谈恋爱呢?他还会七十二变呢,随便什么款式应有尽有的跟他学啊,别来打扰我!”

    说完干脆掉头直接往外走了!

    李易铭跟着移动两步,可能还是判断孟桃夭的步伐真不是装样子,满眼欣赏的站在那看着高挑背影远去,还挥手默默告别。

    转过头来看旁边一脸看好戏的钱多多,调整成开朗的笑容:“真的很不错哦!你跟孟同学很熟?”

    钱多多一概否认:“她跟我女朋友熟,汽车社有活动?”周末呢,这样的高富帅不是应该很忙吗?

    李易铭转头看看已经基本成形的打印餐厅:“没有踏踏实实愿意做事的骨干,汽车社又成了一盘散沙的私人俱乐部,有什么意义呢?我听说孟同学接下来会在打印餐厅里面参与管理,我能不能来当个小股东?”

    钱多多表情惊悚:“不是吧?你又打算来把我们的餐厅搞成一盘散沙?”

    李易铭也苦恼:“不用划清这样明显的界限吧,我很有兴趣大家好好相处的!”

    钱多多更苦恼:“您这是何必呢,追她就好好追,正儿八经的谈恋爱,何必又搀和这些小本经营,您都是大老板,高眼界,随随便便十来万都不放在眼里的,我们捡矿泉水瓶的求放过啊!”

    李易铭抬头看那三层楼的钢架玻璃建筑,仰着头说话的:“你在校内路演我看了,挺佩服你的,汽车社你们一帮人搞得有声有色,我这身边也尽是大学生,可这一两周的情况傻子都看得出来有差距,我总不能花钱请个专业摄影团队来继续吧,谁都跟我谈钱,更不用说你那一分钱不给的修车保养车团队,我都投了小七八万,这些孙子都是有好处的时候挤上来,没好处躲得比谁都快,草!”

    钱多多不说话了,静静的看着建筑,自己的伙伴们看见的是希望,实践锻炼自己或者创业的希望,甚至还把钱多多当成了个*丝逆袭的榜样。

    而不是围在富二代身边,争先恐后想获得好处的吸血鬼。

    这更加坚定了他要把自己富二代身份有意无意隐藏下去的决心,富二代有钱的身份,对于眼前这些事情毫无益处。

    这时候他甚至还有点理解孟桃夭面对高富帅反而有点烦躁的原因,因为人家都是奔着她的美貌来的,可她又千方百计的在保住自己这点唯一的本钱,她可不敢随便梭哈。

    是过得挺纠结的。

    这时候黑仔过来了,钱多多连忙精神一振,过去迎接自家老佛爷,还是两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