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真是个富二代 77、狗改不了吃屎

时间:2018-08-30作者:中秋月明

    当然,在饭馆门厅沙发上睡一宿的结果就是第二天依旧被公众围观!

    但今天,田丽霞还是保护了儿子,揪着他的耳朵进包房:“大清早的秦总就给我打电话问你跟袁媛咋回事,你胆儿肥了!敢*错辈分?!”

    钱多多要疯,使劲挣脱母亲的魔爪,用起床气怒吼:“她坑我!那个死丫头就是个神经病!”

    大堂经理有丰富的基层管理经验,慢悠悠的在桌子边坐下:“给你两分钟,挑重点的说服我!”

    钱多多重复昨天面对秦总的话。

    田丽霞目瞪口呆:“真的……死了人?”

    钱多多对母亲还是不隐瞒,连那一刻实际上是袁媛在驾车都说了:“我就是迷个车,结果被这死丫头给骗了!”

    田丽霞其实是擅长声东击西:“那你还是喜欢那个开跑车的小姑娘了?”

    钱多多差点哭出来:“妈……”

    拖长的声音让钱富贵都冲进来救儿子:“好了好了,差不多行了,袁媛我觉得也不错……”

    钱多多只想以头抢地尔!

    老天,我都摊上了什么爹妈啊……

    田丽霞就八卦得很:“死人了,死人了,我说秦总那个女儿不靠谱嘛,去年你还想给儿子留后路!”

    等钱富贵也目瞪口呆,钱多多理直气壮的伸手:“手机!手机昨天被袁媛的同学摔坏了,给钱我去买个手机!”

    田丽霞居然从丈夫裤兜里扒拉下掏出来个苹果5s,丢给儿子然后哄老公:“新款出来我买个,等这个6给你……”

    钱富贵长叹一声,搂了儿子的肩膀出去:“走吧,我这段连手机都没了……好歹把卡取出来还给我。”

    钱多多简直恨铁不成钢:“你怎么就这么怂呢!妈不就是爱拿主意赚钱,你就咋这么怂呢?把我也带歪了!”

    钱富贵搂着儿子出餐厅:“咱可以这样想,不是我对着媳妇怂,是我到一大户人家当厨子,然后把老板娘睡了……怎么样?”

    钱多多晕死!

    其实钱富贵也是好奇的:“什么车,我看看老秦给你什么车?”

    钱多多又傲然:“我自己挑的,是最贵的。”

    钱富贵正经:“对,这就是你生日时候我最高兴的地方,你没因为家里有钱就乱七八糟,对上老秦……老实说我都心里特没底儿,但你真的比我棒,昨天那几句应对很好,以后记得找个啥都听你的媳妇,咱家不缺钱了。”

    钱多多前半截还认真点头,后面又晕死:“爸!你也是够了!”

    钱富贵笑着从脖子上摘下来个吊坠,亲手给儿子戴上:“十多年前我四万块一个收了俩,一模一样从蓉都一个喇嘛手里亲手收来的,另一个几年后八十万卖掉,现在挂在功夫巨星的脖子上,圈内传说过亿……”

    钱多多差点没被脖子上的过亿给砸趴下!

    胖乎乎的手颤抖着轻轻扶起来看:“你不是骗我吧?”

    黑色的梭子状,中心穿孔外面有不少白色圈状纹路,看着确实有无数的岁月痕迹,但也就手指大小,价值过亿?

    钱富贵淡定的捏着孔眼给儿子看:“九眼天珠,号称天珠里面的王者,现在卖这个的都吹嘘这上面的天眼是什么自然形成,什么沉积岩有极强磁场,佩戴者可以招福挡煞、趋吉避凶,其实就是几百上千年前喇嘛们手工做出来哄人的玩意儿……看这里……”

    钱多多目瞪口呆了,看自己那个从来都不起眼的父亲,把上亿元的东西信手拿着,抽口烟闷进去!

    然后那穿着皮绳线的小孔冒出袅袅青烟,再吹散以后给儿子看:“看见没,现在有很多人仿制天珠,所以戴着也没人以为是真的,但第一个区别,真正的古天珠,那时候没有车床精确穿孔,只能手动从两边对穿,所以对孔在中间肯定有错位,看见孔里的错位没?”

    钱多多乍看一眼,心思果然跟他爹一样狡黠,或者说就是穷人的思路:“现在还不是可以用手动对穿。”

    钱富贵笑下:“再仔细看我喷过烟的那个错位点,反光好看不?”

    也就两三毫米直径的细孔,贯穿整支细长的天珠,那孔果然在一半的地方因为两边钻进去有点错位,但错位的地方,现在对着光依然是亮晶晶的。

    钱富贵贼兮兮:“只有几百上千年年挂在人身上油润养出来的天珠,这个地方才会被磨得发亮,哪怕是现代作假对穿孔,然后拿皮绳磨出来的,烟一熏就黯淡无光了,因为没滋养那么久!”

    钱多多已经信了:“爸……这么贵,我不戴!”

    钱富贵咬着烟头还是一副农民工厨子的做派:“你觉得它是多少钱就是多少钱,我们不差钱,儿砸,穷养你二十年,没别的意思,不想你像老爷子那二儿子一样没出息,也不想你像东子那么有钱就花天酒地,这俩月你还能省着花,专心做那块地,我真是说不出的高兴,特别是你在老爷子面前的态度,我自豪啊,没白费这二十年我跟你妈三天两头为了你吵架,事实证明,还是你妈最厉害,我一直都想抱着你,我是巴不得把我所有的一切都给你,可这些东西会害了你。”

    钱多多低头看着脖子上的上亿元,眼睛有点发潮,使劲撇嘴才能忍住。

    可怜天下父母心。

    过去的俩个月,要说心里没埋怨父母瞒着自己,那是说假话。

    但这一刻才是由衷的感激,甚至比富二代这个结果都感激。

    当然,脖子上挂着上亿元,那就太感激了,感激得想哭。

    钱富贵笑着搂儿子的肩膀,他还矮点,长年操劳又有点佝偻,但还是欢喜的搂着儿子低声:“所以我跟你妈意见不同,我不喜欢那个开跑车的姑娘,一辈子都要被她压着,作为男人还是有点郁闷的,所以我希望你找个啥都听你的,这是我的想法,但跟你妈一样任谁你选,我们只是尽量给你提醒到,最后你喜欢谁,只要对你好,我们都开心!你找到媳妇我们就退休!”

    钱多多嘴皮都抖了几下,还是忍住没把赵晓雅说出来,实在是那光天化日的一幕不知道该怎么给父亲解释啊,默默的指着前面:“喏,就是那辆g55,两三百万呢!”

    钱富贵明显对车没见识,哦的拖长音:“喜欢的话,回去也买一个……”

    啧啧,钱多多都笑了:“你不是要我闷声发大财么,真的,我现在已经习惯抠门了。”

    钱富贵挠头:“话是没错,可我们有这么多钱,我跟你妈算算到处玩到处逛的开销,还没平京房价涨得快,要努力花啊,每个月房租都用不完,心慌!”

    钱多多长这么大,终于哈哈哈哈的仰天长笑了。

    我真是个富二代啊。

    结果想努力的父子俩,居然都没想着去买部什么新手机!

    哪怕秦峰的母亲打电话过来问怎么多多的电话打不通了,俩父子也不过是赶紧到路边通讯店去补办电话卡,还舍不得把钱多多那张流量合约卡扔掉,钱富贵说自己留着用。

    抠门真是遗传改不掉了。

    钱多多再接上秦峰的时候,佛系少爷略微诧异:“袁媛呢?”

    钱多多没提昨天的事情:“她不来我们更清净吧?”

    秦峰默默点头。

    驱车前往国内第一学府平京大学,钱多多忽然觉得惭愧车脏兮兮的不好意思面对这么神圣的地方,秦峰一路只指方向不说话,结果抵达的地方一点不高大上,跟建院以前的老建筑差不多一角落红砖房,示意那家听起来非常高科技的平大清风就在这里,钱多多下来看了下周边,首先瞄到个水龙头,心中暗喜,待会儿可以免费洗车了!

    狗改不了吃屎,就是说的他这样。

    怪不得钱家连收房租都用不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