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真是个富二代 62、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

时间:2018-08-22作者:中秋月明

    当钱多多熟门熟路的把车开进自家大楼下的停车场,早就认得他的保安大叔差点没把下巴惊掉“多多真的是你”

    顺着收费亭里的目光,钱多多都回头看了下,可能相比一贯的穷小子开着辆车,更让人吃惊的就是副驾驶居然坐着个千(娇jiao)百媚的漂亮姑娘吧

    好像离开校园区,又或者打了钱多多一顿,孟桃夭比任何时候看起来都轻松,还把墨镜推到额头上,俏皮的对保安大叔“我很丑么”

    保安大叔愣了下哈哈笑着赶紧开闸“想不到,想不到啊”

    然后又压低了声音“多多,熟归熟,你还是别把车停到私人车位上啊,这车是你的吗一次两次就不收钱了,老林知道了肯定也不会收的。”

    哎,就凭这句,为什么他是保安大叔,人家老林是物业公司老板的原因就出来了。

    还好钱多多讲实惠“借的,借的,偶尔来停谢谢张叔”

    然后把车钻进地下车库。

    小时候经常跑车库来端详各种车辆,钱多多早就对里面了若指掌,寻了个最靠近电梯的安静角落稳稳的把车停下熄火,才满意的松了口气。

    这是他第一次开车回家。

    孟桃夭果然也疑惑了“市中心的商品房你说你跟爸妈都不在这里,还租着这种地方的房子干什么”

    越是深入接触,钱多多也发现,孟桃夭的戒心(挺ting)重,虽然没赵晓雅那么高的眼界,但见过的世面不少,更可能是在遭遇变化后,愈发体会到美貌的价值,也从波折跟欺骗中学到了保护自己。

    拥有这样的美貌,当然得小心翼翼保护自己,还要更加小心翼翼的不让人知晓自己过得这么惨。

    换谁都烦躁。

    提下那四口齐腰高的航空旅行箱,果然重量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唬人,钱多多都能轻松的挨个儿拎进电梯,孟桃夭也果然是抱着手臂不帮忙

    这丫鬟命公主(身shen)

    大白天的电梯人不算多,特别是从地下车库上到十楼平街都没人,所以钱多多也继续用那个老借口解释“我阿婆年轻时出来给人家做保姆,这是人家的房,几乎不算租金给我们住,帮忙收其他租金照看房子就当是工作了,阿婆带着我在这里住了十多年。”

    孟桃夭今天又换成了艳丽的红白黑t恤,长发顺直披肩,闻言点点头不说话,但在十楼进来几个人,特别是男(性xing)都不由自主的把目光在她(身shen)上脸上溜达下,这姑娘也不由自主的往钱多多(身shen)侧挪了下。

    二十岁了,赵晓雅早就独自出国到处转悠,差不多富贵的,却有迥异的结果,这还真不仅仅是钱的因素。

    十八楼到了以后,钱多多手忙脚乱的推着四个箱子出门,电梯里其他人都伸手协助了,孟桃夭依旧是自顾自出去。

    结果等钱多多出来,她还有点皱眉“这大楼有点时间了吧,位置不错,够老旧脏的。”

    钱多多是习惯的亲切,掏钥匙开门前小声提醒“凤姐晚上上班,上午一般睡觉,稍微相互体谅,不要打扰了别人休息。”

    孟桃夭抱手臂不屑“女人堆里多复杂,我从来不会被排斥,还要你教我”

    钱多多点头表达你高兴就好,可轻脚轻手推开门,却看见凤姐穿着那几乎要撑破的黑色蕾丝边内衣裙,正满嘴牙膏沫的靠在卧室门边看里面什么,偶然瞥见无声无息打开的房门时候,差点吓得把手里水杯都砸过来,啊呀一声,摇着(屁pi)股去卫生间漱口了

    那卧室里反而是小琴只穿着(身shen)彩色的内衣探出上半(身shen)“蟑螂吗呀包租公你怎么回来了,还偷看我好变态”

    后半截的声音都在房间里传来了。

    钱多多站在门口无语,不过自从这位小琴搬来租住以后,他确实很少平时回来过。

    反倒是凤姐笑哈哈的匆忙抹把脸出来“给多多看下嘛,又不会少块(肉rou)咦”

    当然是看见钱多多背后大开房门,露出来的孟桃夭,初始的惊讶迅速转成震撼,应该不是被孟桃夭的颜值高分冲击,而是对于她跟钱多多的关系太意外“小小琴”

    然后好像想起什么的快速转(身shen)回自己房间了,显然是发现自己这么穿太随意,让准备介绍的钱多多落个空。

    快速罩了件长t恤出来的小琴二十一岁,正是咋呼的年纪,什么什么的探头,也看见孟桃夭吃惊“哎哟多多的女朋友好漂亮”

    钱多多看着她着急冲出来看稀奇,连衣服都没拉好,还有边挂在彩色内裤的绳结上,只好半侧(身shen)介绍“小琴姐是护士,就在附近几百米外的医科大附属医院做护士,你今天是白天休息”

    同样也是罩了件长t恤的陈凤出来,才帮小琴衣摆拉一下,然后顺势手肘放在护士肩膀上“叫我凤姐,你真是多多的女朋友”

    孟桃夭果然很懂人(情qing)世故,姿态窈窕的从大箱子中间穿插进来伸手“是他同学,暑假要在这里借住下,叫我桃子好了”

    面对这种美女,小琴伸手握得有些受宠若惊,陈凤要懒散些“桃子,你真不是我们多多的女朋友”

    忙着把箱子弄进来的钱多多,终于轮上开口“真不是,我暑假要去平京看爹妈,回来给你们带礼物,这次我一定记得。”

    小琴都笑了“哦,敢当面说给我们带礼物,真不是包租公的女朋友”

    凤姐瞥几眼那四口箱子,似笑非笑的看着,拉住想跟着凑上去的小琴。

    孟桃夭有点好奇的跟随钱多多走进主卧,然后吃惊里面的简陋程度,连电视这样的每家必备电器都没有“这下我是真的相信你穷成什么样儿了。”

    钱多多快速收拣下房间里属于自己的一些东西“如果你觉得需要,我去给你买个二手电视机,很便宜的。”

    孟桃夭倒是没在意这个“算了,我也不是来看电视的,现在有点明白你为什么那么抠门,又那么肯刻苦做事了,这确实是穷过的结果。”

    钱多多不敢苟同“穷人懒的更多,赵晓雅也很刻苦做事。”

    孟桃夭鄙视“哟哟哟,现在就开始维护她了行行行,就这样吧你这个(床chuang)怎么怪怪的。”

    钱多多从小长大的单人(床chuang)是叠放固定在大双人(床chuang)上的,小时候他爹妈回来,阿婆就到单人(床chuang)上陪他睡。

    从已知的(情qing)报分析,那时候钱富贵两口子已经起码有几百万的(身shen)家了,还抠成这样。

    真不是所有人拿到钱就会挥金如土,他们骨子里都已经写上抠门的字样了。

    钱多多被提醒到,翻开(床chuang)垫从下面拿到那个装满了户口本、土地使用证等各种手续的文件袋,快速的扫视一眼整个房间,穷人没什么家当,他最后只拿了那个和外婆的合照相框,然后摸出自己的钥匙“这把是大门的,这把是卧室的,我那边还有备用的,但肯定不会随便回来,回来以前一定会打电话先问,还有什么需要给你交代的不”

    孟桃夭不关心他那个文件袋装什么,尽量做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左顾右盼站到窗边“江景房哦去吧去吧,路上注意安全,别带太多现金,有空还是试着给晓雅打电话,要不,我给她打电话”

    钱多多不劝了“那你也注意安全,其实这里(挺ting)安全的,有不清楚的问凤姐和小琴,下午下班还有位是林姐,都是(挺ting)好的人,那我走了。”

    孟桃夭站在窗边,头都不回的伸手指做个再见,没人能看见她朝着外面的姣好脸蛋上那点寂寥和忐忑。

    能听见关门出去的钱多多在外面简单说几句告别。

    孟桃夭看着外面繁华都市车水马龙,眼神却慢慢变得有些空洞,双手撑在窗台上,好像稍不注意就会栽到外面去

    这可是十八楼。

    她的手也这么莫名其妙的对着外面抬起来

    作为最繁华的市中心,这里高楼林立,好像一抬手就能摸到旁边的楼,真的很近,隔壁楼上阳台的妇人出来骂骂咧咧的晾晒衣服,中年男人偷偷摸摸出来打电话,更有趴在窗台抽烟的小(屁pi)孩,搂着抱着在路边的男女,楼下街边各种饭馆店铺人声鼎沸。

    人间万象如此的具体。

    所以慢慢的孟桃夭眼神有点汇集到一起,带了满是讥讽嘲弄的表(情qing)看着这些,倒是逐渐把自己靠在窗边了。

    最后目光无意识的收回来打量这十多平方的房间。

    除了那张怪异的叠放大(床chuang),简易衣柜表面的胶合板都斑驳脱落好多,其他就是张书桌和墙上一幅合影镜框。

    孟桃夭眼睛亮了亮,背起手来凑近观看。

    腆着肚子的胖男人并肩(身shen)材苗条的精干女人,前面佝偻(身shen)形的老太婆怀里抱了胖嘟嘟的孩子,孩子却一脸注意力都在牵着的汽车玩具上。

    那小鼻子小眼的臃肿表(情qing)一看就是钱多多。

    女大学生笑了,伸手去摸摸,有灰。

    那种之前依附在她(身shen)上灰暗萧瑟的气息,随着这个笑容如潮水般褪去,变得鲜活生动起来。

    s,真的,那位评价“您可稍稍往后”的不要脸朋友,你赢了,昨天最佳本章说是你的,请加群找作者领奖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