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坏坏老公,宠不停! 第912章 这样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六章合一)

时间:2018-03-07作者:宝米米

    a ,最快更新坏坏老公,宠不停!最新章节!

    她脸上的小表情那么丰富,帝夜琛一眼看出她这是在埋汰自己的夹娃娃技术,想到以往的耻辱,帝夜琛低咳一声,开口道,“想要?”

    童洛宁可怜巴巴摇摇头,“少爷,还是不要勉强了。”

    这边的游乐场比上次他们去的更大型,人更多,万一……又那么悲催,那就真的丢脸丢大发啦。

    想到这里,为了维护自家男人的面子问题,以及同样是维护自己的面子问题,童洛宁毅然决然放弃可爱的娃娃,拉着帝夜琛,“少爷我们走吧,去你要去的那个地方。”

    帝夜琛反手握住她的小手,果断带着她走向娃娃机。

    站在琳琅满目的娃娃们面前,帝夜琛大手一挥,豪爽的说,“想要哪个,我给你夹起来。”

    旁边的情侣们和小姑娘们听见这么一句,纷纷侧眼看过来……

    “这个男朋友霸气,我喜欢!”

    “快看,好高好帅的男人啊,而且长得好像有点眼熟,会不会是明星呢?”

    “切,我才是你男朋友,别人帅有用?听口气不小,这边的娃娃全南城最难夹,他是第一次来玩吧,等着看好戏咯。”

    羡慕的、惊叹的、等着看出丑的、旁边玩的几人开始往他们这边注意着。

    童洛宁暗暗拉了拉帝夜琛的手腕,踮着脚凑到他耳边,“少爷,我假装肚子疼,你抱着我走吧……”

    “好。”他应了一个字,立即在她小嘴上亲了一口,眼神里充满自信,“黄色那只鸭子要吗?

    “少爷,那是小黄鸡啦,那个我也喜欢。”

    “……就选这个。”

    帝夜琛在旁边兑换机器换了硬币,投入后,微微蹲下身体,屏息凝神,大手操控着摇杆,开始对准方位。

    不同的地点,同样的认真……

    童洛宁似乎预想到了,同样的结局。

    那样的话,真的太惨了。

    童洛宁已经有点不是很想看他怎么夹下手了。

    不过旁边的围观观众们可是看得津津有味,夹娃娃到处都是,可冷面大帅哥夹娃娃,那还真是头一回!

    怎么看,都觉得不搭配,口气还那么大,真的能夹上来?

    众人猜疑之时,帝夜琛已经看转了机会,在钩子甩起来的方向定点同时,快速按下抓取——

    扑通——

    帝夜琛弯腰,将小黄鸡递到了还在闭着眼的童洛宁面前,失笑弹她额头,“对我这么没信心?”

    睁开眼,看见可爱的小公仔就在他手里,童洛宁愣了愣,接着欢喜的抱过来。

    “夹到了??怎么做到的呀!好厉害!!”

    她超级吃惊的,居然一次成功?上次明明一直都失败……

    难道这次运气那么好?

    “还想要哪个?”

    童洛宁指着旁边柜子,刚才那对情侣夹半天都没能成功的小鳄鱼,“这个可以吗?”

    帝夜琛投币,操控摇杆,一击按下,两秒后,小鳄鱼就到了童洛宁的怀里。

    接下来,帝夜琛就跟开了挂一样,童洛宁指哪儿夹哪儿,每次都是一次就成功,压根就不给成功它家妈妈出场的机会。

    “哇哇哇!好多好多娃娃!”童洛宁幸福的兜了满怀,脸上笑成了一朵小花儿!

    旁边的人看着,几乎都看愣了!

    “这么厉害!都能申请吉尼斯夹娃娃记录了吧!”

    “这可是全南城最难玩的娃娃机啊,就那个鳄鱼的,有的人花了几百块都不一定能成。”

    “好羡慕好羡慕,别人家的男朋友,又帅又暖又能夹娃娃,嘤嘤嘤!”

    带着周围人羡慕惊叹的目光,怀里抱着娃娃,手里牵着男朋友,童洛宁高高兴兴的往外走。

    等到了车上,童洛宁美滋滋拍了拍座位旁的娃娃们,扬起笑脸看着帝夜琛。

    她狡黠的眨眨眼,“少爷,是不是偷偷背着我去练习夹娃娃啦?”

    帝夜琛不自在的看着窗外,耳尖有微微红,轻不可闻,“嗯。”

    还真是啊!

    童洛宁抱紧了他的胳膊,为了给他留面子,决定不继续追问了。

    能做到百发百中,肯定下了不少功夫。

    这可是帝曜集团的总裁啊,弹指挥手就是上亿的生意。

    想到这个男人居然为了这么小的事情,去浪费时间练习,就为了给她夹娃娃,童洛宁心里甜得冒泡了。

    她看上的男人,怎么那么好啊!

    还好是她先下手,不然她得多吃亏~

    “少爷,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等到了地方,你就知道。”

    帝夜琛保持着神秘。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童洛宁又兴奋的坐直了身体,难道还有惊喜等着她?

    林肯车停在老城区这边的小巷子口,回头率百分之一千。

    “你们留在车上。”

    帝夜琛牵着童洛宁下车,护着她往巷子里头走,一直走到了巷子末端,停在一家纹身店前。

    童洛宁看着门口浮夸的招牌,愣了愣。

    “进去吧。”

    “好。”

    “两位要纹什么?”

    听见有人进门,老板下意识问道,可一抬头,感知到帝夜琛高高在上,与这里格格不入的气场,还有娇俏甜美的童洛宁,当即就愣住了。

    “两位……走错了?”

    帝夜琛简单打量了眼店内,问老板,“你这里的纹身打上了,永远洗不掉?”

    后知后觉,震惊了好几秒的老板回过神来,这才意识到这个看起来特别厉害的男人是在跟自己说话,他收起惊呆的下巴,差点咬着舌头,“我店里是有这种没错,您是要做一个是吗?”

    童洛宁呆呆的问老板,隐约察觉到了什么,“永远洗不掉,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洗不掉了,市面上再多的店,再多的药水,只要是做的这种纹身,那绝对是不可能洗掉的。”

    见她仍旧是呆怔的模样,老板直接说了,“就是除非把纹身的那块肉给直接割下来,或者是用火烧下来,纹身才能消失,其他法子全都没用。”

    接着老板又问帝夜琛,“您是想纹什么,在哪个部位呢?”

    “左心口,三个字。”

    说着,帝夜琛将一张卡片递给了老板,他们接手的时候,童洛宁真切的看见了上面的字眼。

    童洛宁,三个字,是她的名字。

    童洛宁捂住了嘴,睫毛轻轻颤动,眼泪已经猝不及防的掉落下来。

    “少爷,你不要……”

    帝夜琛轻轻拍她的脑袋,看见她眼角湿润,低声笑了起来,“嗯?这有什么好哭的?”

    童洛宁嘴巴一抽,委屈的紧,“哭你傻呀!你,好好,好好地纹什么啊。”

    她擦了一把眼睛,“还弄在心口的位置,这里那么脆弱,万一,万一要是……”

    那些话,她不敢说出来,光是想到,心脏都在抽痛着。

    万一,要是再有人想要抹掉他的记忆,那么在他心口的名字若是去除,就等于要了他的命。

    想着想着,忽然间眼泪扑簌扑簌往下掉,连说话都说不完整了。

    帝夜琛耐心擦着她的眼泪,“没有万一,只有这样,除非我死,我都不会再把你忘记。”

    他用指腹揉着她的脸,“我做不到,让你伤心,所以现在不要哭了,嗯?”

    童洛宁脑袋笨笨的点了点,旋即,娃娃脸上写着倔强,“那我也要和你一起,我也要……”

    话没说完,帝夜琛扬声打断,“不准!”

    “为什么啊,哪有只有你可以,我不行,太不公平了!”

    刚哭过,现在立马又生气,沾着泪痕的眼角登时红了一片。

    被人欺负她不哭,被穆语彤划伤了手,直流血她不哭,现在仅仅就因为帝夜琛一个决定,一句话,她心里头酸涩的一塌糊涂!

    紧咬着唇内的嫩肉,她咬得再重,都不及心里的酸楚,还有男人对自己付出的感动。

    “不可以,帝夜琛,绝对不可以这样,你要做的事情,我也要,万一我忘记你怎么办,你要怎么办,你要我怎么办!”

    纹身店老板在旁边看着童洛宁哭得抽着,上气不接下气,就跟纹个身要生离死别了那样,感叹跟不上年轻人的节奏之余,又觉得这样的谈恋爱,真好啊。

    “女孩子纹什么,乖乖等着,忘了我说的话了,只要我在,我不会让你离开我。”

    童洛宁呜咽扑进他怀里,抡起拳头打他,打了两下又眷恋无比抱住。

    “呜呜,帝夜琛,你怎么那么好,你这样,让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这样就够了。”这样,他就满足了。

    帝夜琛亲自给她擦干净了脸上的泪痕,看着她不哭了,这才让老板去准备。

    其实现在的技术已经很先进了,就算皮肉上烙上一个人的名字,也痛不了哪儿去。

    可童洛宁就站在边上看着,看着老板一笔一划,将自己的名字刻在他的心口上,一双小手紧紧攥着他的右手,纠结又心疼的脸部表情,取悦了帝夜琛。

    他甚至开玩笑的说,“原本,我是想让你亲手烙上去,但我觉得,你肯定会哭,要是不小心写错了字,那我就白挨这一刀了。”

    童洛宁听得心态崩溃,“我才不要!我才不要弄伤你!”

    “好,那就乖乖看着,别掉眼泪。”

    童洛宁红眼瞪着他,“真霸道,就许你不准我这个那个,还不许我不听话吗。”

    “不许,我的宁宁就该笑着,这样我才高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兴。”

    “哼!”

    正在埋头工作的老板实在是难以集中精力,哎哟,他都一把年纪了,居然听着他们小俩口吵架觉得心口塞塞的,干完这一单回家抱老婆好了。

    谁没老婆不是?

    ……

    为了拿到课外绩点,童洛宁报一个暑假的志愿者活动,在开学前组织一天去孤儿院照顾小朋友,没想到要去做活动的时候进了医院。

    分数可以不要,但是这样回馈社会,帮助小朋友的机会不能放弃,童洛宁拜托了熊婧羚帮自己去完成,更不料一波三折,出发前一晚,熊婧羚发烧病倒了……

    一起报了名要去的杨小咩本打算一人出发,但第二天一大早,竟看见太阳不晒屁股不起来的乔公子坐在餐厅里,喝第三杯咖啡了。

    看见她,乔东染还很嫌弃的撇嘴,“慢死了,就你这样还去做志愿者?”

    杨小咩看了眼时间,现在才七点三十分,“太早孩子们都没起床呢,少爷你好热情哦。”

    喝着咖啡一噎,乔东染气急败坏,“我说什么就是什么,谁让你顶嘴的?”

    杨小咩耷拉下脑袋,“哦。”

    “还愣着干什么,来吃早餐,赶紧出发了。”

    杨小咩发现桌上还有另一份早餐。

    眨眨眼睛,杨小咩有些难以置信,“这是我的早餐?”

    “废话,不给你还能给空气吃?”

    “可是少爷,佣人是不能上餐桌的。”

    乔东染在心里骂她笨,“我让你吃就吃,今天仅此一次。”

    杨小咩眼睛放在盘子里造型好看的太阳蛋上面,咕噜咽了口水。

    “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少爷。”

    “嗯。”

    坐下来享用精致早餐的杨小咩,发现坐在对面的乔东染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她试图往左边挪一下,还是被盯着,往右边挪了一下,还是盯着。

    嗯……

    “少爷,你是想要吃蛋吗?”

    杨小咩鼓起勇气询问。

    虽然她有点舍不得这个漂亮的鸡蛋,但是杨小咩觉得,既然少爷大方邀请她一起吃早餐,那她就应该大方一点。

    乔东染呵呵一笑,“你自己吃。”

    呵呵,这小姑娘喜欢人的方式真特别。

    杨小咩发觉对面的男人还是盯着自己,她犹豫了一下,开始尝试和他聊天。

    “少爷,你今天怎么起那么早?”

    “不是要志愿者什么的。”

    “噢噢,少爷你也去做志愿者啊?好好呢!”

    “不,我是和你一起去。”

    “噗——”杨小咩大吃一惊,“您跟我一块去做孤儿院吗?”

    乔东染嘴角酷酷的翘着,“怎么,很兴奋?”

    “是啊。”杨小咩点头,毫不犹豫问,“可是少爷你真的会照顾小朋友吗?”

    “呵呵,还有什么是我不会的?”乔东染鼻孔都要傲娇到天上去了。

    一个小时后——

    “杨小咩,这小孩一直哭怎么回事?”

    “少爷,他刚刚不是说了他想尿尿了。”

    “他想尿跟我哭干什么?”

    “少爷,您尿尿的时候要干什么,他需要您帮他干什么。”杨小咩谆谆教导。

    乔东染嘴角狠狠一抽,看着眼前的小屁孩,一脸痛苦。

    他到底是为了什么,放弃一大早的大好睡觉时光跑来这里跟一群小屁孩瞎闹腾??

    想到了什么,乔东染咬着牙,磨牙霍霍看向了正笑嘻嘻给一群女孩子编辫子的杨小咩。

    天底下,还有像他这么伟大,给暗恋者制造约会相处机会的暗恋对象?!

    关键是杨小咩脑子到底什么构造,她是打算一直偷偷喜欢他,以为他不知道吗?

    正愤慨想着,对他目光有所察觉的杨小咩转过脑袋来,忽然冲着他露齿一笑。

    女孩天真无邪,纯净透彻的笑容,丝毫不逊色于旁边吵吵闹闹的小屁孩。

    乔东染不知不觉看呆,忘记了转开目光。

    同时,忘记了自己正在进行某种人类自然本能的伟大行动——辅助三岁小宝宝尿尿。

    感觉手上一阵湿漉漉,并且有股臊臭味,乔东染一个激动跳起来,一个‘艹’在心里九曲十八弯,愣是对着眼前稚嫩的祖国花朵露出特别和蔼亲切的微笑。

    万万没想到,花花公子乔东染,到了孤儿院,成了孩子们最受欢迎的游戏王。

    起先志愿者们刚来的时候,乔东染在里面最扎眼,周身非同一般的贵族气息,这一看,就知道这是个富贵公子,并不是做这些社会服务的料。

    可院长没有看出,乔东染还是个逗比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表情包,他也是人生头一回照顾那么多小屁孩们,各种各样的状况接连发生,他应接不暇,可以说是表情非常精彩了。

    折腾了一上午,干完了孤儿院大半的体力活,一群志愿者们蹲在厨房外面的小空地上吃饭。

    几个男生试图想要和乔东染交流交流,可乔东染把精力花的差不多了,哪儿还有什么闲工夫跟他们交流,臭着一张脸,看谁都不顺眼。

    当然,还有一个稍微顺眼的……那就是杨小咩。

    杨小咩这边是几个女志愿者,她们都好奇的询问关于乔东染的八卦。

    “小咩,为什么乔公子今天回来做志愿者,难道有记者在暗中拍摄做素材吗?”

    “没有,我家少爷是替宁宁姐,就是童洛宁来帮忙的。”

    “小咩,杂志上说乔公子曾经一夜玩两轮,分别跟三个辣妹共度春-宵,这是不是真的?”

    杨小咩好奇的歪脑袋,“才三个吗,怎么感觉我家少爷其实可以更厉害。”

    几个女生立即脸红到不行,小眼神往乔东染那边飞着,“原来,乔公子这么威猛。”

    “是啊,体型上没看出来,是那种脱衣有肉穿衣显瘦的类型吧!”

    “好好诶,我最喜欢这种了。”

    “我也是我也是!”

    一群女生们打量着乔东染,眼睛里的向往和爱慕都快飞出来了。

    乔东染戳了戳米饭,没有多少胃口。

    视线不自觉的转动,在女生堆里找杨小咩。

    这一看,才发现这些个女学生们,一个个用如狼似虎的眼神打量她,而杨小咩脸上红晕粉粉嫩嫩,白花瓣里一点桃色,乔东染一下子就回过味来。

    小样儿,这笨蛋是跟别人分享他的优点了吗?知不知道,她这样可是会给自己招来情敌的?

    不过也没关系,他的目光那么高,不是谁都能随随便便看上的。

    ……

    简单午休后,志愿者们准备带着孤儿院的所有孩子一起玩游戏。

    人那么多,直接分了组,一男一女带着五个小屁孩,准备玩拔河比赛。

    理所当然的,乔东染和杨小咩是一组。

    做准备运动的时候,乔东染瞧见杨小咩连立定体前屈都做不下去,走过去拍她后腰,“没有拉伸好,弯下去。”

    “不行了不行了,腰快断了……”

    “……怎么这么没用!”

    嘴上嫌弃着,但双手还是很耐心的托举她的腰身,帮她一点点拉长身体,彻底弯腰压了下去。

    这个姿势,杨小咩把衣服给拉扯了下去,露出一小节后腰,乔东染的手还搁在她的腰线上,软软的,热热的一截,晃了乔东染的眼,烫了他的手!

    他近乎痴傻一样,全部注意力都在自己的手上,以至于院长喊他的时候,都没有了反应……

    忽然,杨小咩坚持不住,本来想站起身,哪想乔东染的手不仅忘记挪开,还忘记收力,直接后腰一闪,直挺挺的摔倒在地上。

    “哎呀!”

    “你……你走个立定体前屈都能摔,笨死了。”

    乔东染心头一跳,下意识把人扶起来,嘴上骂骂咧咧教训着。

    杨小咩委屈极了,揉着膝盖,“明明少爷你压着我不让我起来……”

    乔东染脑袋里立即开起了小火车,“我什么时候压着你了,别胡说。”

    “哦……”

    “赶紧的,快开始比赛了。”

    他心虚的转开目光,刚好裁判过来,示意他们可以开始准备。

    两边队伍开始排列队形,裁判看了眼杨小咩,示意她站在最前面。

    乔东染立即皱眉,“杨小咩,过来。”

    “可是他让我……”

    “我是你主子,我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你听谁的?”

    “听你的……”

    杨小咩朝着裁判歉意低了低头,慢吞吞走到了乔东染前面的位置。

    乔东染在她后面,恶劣的哼哼着,“记住了,待会儿我使劲就行,你就负责把体重往前拉。”

    杨小咩好像听明白了,又好像没听明白,反正点头就对了。

    她眼睛一亮,忽然想到,“少爷,你把我叫过来,是不是想着待会儿要是不小心摔倒了,我能给你当垫背?”

    “……”

    乔东染恶狠狠磨牙,“是啊,你小脑袋瓜可真聪明。”

    还找她当垫背?觉得家里肉酱不够多是么?

    最后,两边的队伍调整队形完毕,在孤儿院的小朋友们,还是头一回玩拔河,一个个神情严肃,严正以待,是非常想要赢比赛了。

    裁判站在中间,捏着红领巾,哔得一声吹响口哨,绳子立即绷紧,晃动着,开始左右摇晃着移动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