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坏坏老公,宠不停! 第910章 童洛宁心里呸了一句,当死人!(六章合一)

时间:2018-03-07作者:宝米米

    a ,最快更新坏坏老公,宠不停!最新章节!

    挂断了电话,穆语彤差点把手机给摔出去。

    一半是吓得,一半是怒极——

    什么叫比不过,她根本不屑和童洛宁比!

    ……

    嘈杂小吃店里,所有的感官跟着被弱化。

    怀里忽然多了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夹带着一股幽幽的芳香,柔软缠绵,令帝夜琛笑意加深,有种冲动,想要摸一摸。

    不过,他还是没有表现在面上。

    “应该说,是有印象。”

    “哦??”童洛宁眼睛继续闪。

    “白南说,我很宠爱我的女朋友,但是我的记忆里,所谓的女朋友,是穆语彤。”

    童洛宁立即反驳,“穆个鬼,你女朋友是我,是我好嘛!”

    她气愤的往他心口戳手指,“这里住的人,是本宝宝,才不是那个恶毒老女人!”

    帝夜琛抓住她的手,“但是,我没有我和你在一起的画面。”

    话音微微停顿,他目光放平,落在自己的左手与她左手的戒指上,暗中涌动着波浪。

    一听这话,童洛宁直接爆粗,“这算什么高科技?记忆移花接木?你觉得和你谈恋爱的是穆语彤?”

    帝夜琛摇头,“但是,我对她没有这个感觉。”

    “废话了,和你谈恋爱的是我,你要是敢对她有感觉……我灭了你!”

    “要画面是吧,我给你找。”

    说着,童洛宁从手机里翻出了昨晚的烟花视频,指着上面梦幻般乍现的字眼,“这是你送给我的,你看清楚啊!”

    童洛宁真是气坏了,真是没想到穆语彤还能来个不要脸两重奏!

    让她妈在北川恶心她,她自己跑来南城接着恶心她,真正的恶心到家了!

    越说,童洛宁觉得越气愤,尤其是帝夜琛好像还没有多少反应的样子,气得她想打人!

    帝夜琛看了视频,随后,略困顿的表示,“视频里,没有我们的画面。”

    “画面……要我们是吧!”

    一把将手机拍在桌上,童洛宁直接一屁股从椅子挪到了帝夜琛的腿上,抱着他的俊脸,对准薄唇用力吻了过去。

    她的小牙齿气呼呼啃着他嘴角,“昨晚谁说要亲亲的,居然敢记成别人,气死我了!赶紧给我想起来,听见没有!”

    帝夜琛几乎是愣住,任由她来动作。

    等到他品尝到美好,想要化作主动的之时,嘴角忽的一痛,是她用力咬的。

    童洛宁气鼓鼓的退开,泛着微红的眼眶水汪汪,“有画面了没有?”

    “我……”

    刚开口,又被童洛宁亲了一嘴,“有了没?”

    接连五次,都是她一亲上来就退开,帝夜琛想要抓都抓不住。

    这下,男人彻底被挑起了火,按着她的手,掐紧她的腰身,势必要将这个吻,深吻到底!

    一开始只是童洛宁对他的惩罚,可帝夜琛拿到了主动权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两人拥抱在一起,彼此相濡以沫,已然忘情!

    直到老板一脸揶揄将石锅鱼端上桌,笑呵呵说,“年轻人,吃了鱼再亲也不迟哈,保证辣到爽!”

    童洛宁捂着嘴巴,这才意识到自己气头上,居然忘记这里是石锅鱼店,不是自己家里!

    桌上石锅鱼烧着,桌下童洛宁也烧了起来。

    羞恼不已。

    反观帝夜琛,倒像得了什么好事,丰神俊逸的脸上写满飞扬,眉眼间的清冷跟着化开了那般,深邃幽然的眼瞳,更是明亮的不像话。

    “吃吧,你要的肉。”他一本正经的说着,往她碗里夹了鱼头嘴唇的部位。

    童洛宁掩面痛哭。

    店里面也有不少情侣档过来怀念中学年代,看着他们打情骂俏的方式特别虐狗,女朋友不由抱怨起来。

    “看看人家,再看看你,这才叫谈恋爱,我简直是对牛弹琴!”

    “可是人家女朋友闹别扭的时候是个小可爱,我女彭宇闹别扭的时候像只母老虎……恋爱好难!”

    角落也有单身狗哭泣唱到:“简单点,虐狗的方式简单点!”

    ……

    接连三天,童洛宁也学着穆语彤那样,跑到帝曜集团去,就是各种耍无赖,甭管穆语彤如何千方百计想要接近帝夜琛,童洛宁就是不让她得逞,把穆语彤气得,一天眼尾纹都多一条。

    然而,期间童未淩几次三番找她,童洛宁全都拒绝了,一是忙着斗穆语彤,没工夫搭理,二来是之前在酒会上,童未淩说的那些话。

    现在她和帝夜琛好不容易可以好好谈恋爱了,又冒出这样的麻烦来,弄得童洛宁很不爽。

    表面上没说,可心里就是对童未淩有了一个坏印象。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可是童洛宁不可能一直往帝曜集团跑,她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于是对着帝夜琛三申五令,非常严肃的要求他,不准跟穆语彤单独相处,不准被她碰。

    童洛宁插着腰横在帝夜琛面前,张牙舞爪,娃娃脸要装出恶人吓唬人的模样,可还是藏不住软绵绵的可爱。

    “你要是不听我的话,你以后一定会后悔的!听见没有!”

    虽然帝夜琛仍旧对两个人之间的回忆没有多少印象,但是看着她冲自己发脾气的样子,心里头没有排斥,反而是有种欢喜。

    要是被外面那些下属们知道,总裁办公室里正有一个女人凶神恶煞恐吓他们总裁,他们冷面孤高的总裁居然还觉得欢喜……一个个都要怀疑人生。

    当然,站在办公室里亲眼目睹这一幕的白南心里再次默然流下了热泪,天真的他还以为趁着少爷现在记忆混乱能烧吃几天狗粮,谁能想到,他们撒狗粮都是靠本能的,再来多少次都能塞他一嘴!

    放心交代完领地问题,童洛宁开是忙工作室后续的事情。

    下周古囵和杨鸿雁会从国外回来,同她一起完成工作室推出的第一套香水系列,看着她们的愿望一点点成型的样子,童洛宁充满了能量和斗志。

    奔波了一天,童洛宁正准备回公寓好好休息休息,童梧的电话打进来,说是拿了不少海鲜,要给她做好吃的。

    童洛宁自然欢迎,在家欢欢喜喜的等着,没想到看见跟在童梧身后的童未淩,心情忽然落了下来。

    皱起眉头来,童洛宁心里有点复杂。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她开始会想要疏离堂哥。

    “二叔,堂哥。”

    “宁宁,这次二叔给你拿了你最喜欢吃的黑鳕鱼。”

    “谢谢二叔!”

    “都是小事……宁宁,帝少没在家?”

    “不在家才好呢,好吃的都是我一个人的~”

    “哈哈,乖乖等着,二叔这就做给你吃。”

    本来还想着要在厨房里打下手,可童梧压根不给她发挥的空间,还一直强调油烟味会影响她的嗅觉,哄得童洛宁一愣一愣的,把她推出了厨房。

    “宁宁。”

    可是厨房外,有她不想面对的童未淩。

    “堂哥,你最近工作不忙吗?”她很自然的在沙发上坐下,“现在堂哥成了总经理,要做的事情不少吧。”

    “工作量是比以前多了,不过勉强能应付。”

    童未淩从善如流的说着,“宁宁,现在堂哥是总经理了,公司的很多事情都能决定,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回来吧。”

    拿起桌上的苹果咬了一口,童洛宁没有多大兴趣的样子,“没关系啦,去不去也一样的。”

    “可是宁宁,公司原本就是爷爷留给你的,迟早都是要交到你的手里……”

    “只要有人能够做好做大tong.lu,是不是我都一样,我现在有别的事情要做,堂哥,还是别劝我了。”

    见童洛宁听不进,童未淩只好放弃。

    他看着她因为吃着苹果而泛起水光色泽的唇瓣,如同果冻一样,甜美诱人。

    童未淩喉结微动,手臂情不自禁放到了她身后的椅背上,这个动作,拉近了距离。

    “宁宁,其实我都听说了,帝少和他以前的旧爱,旧情复燃。”

    咔擦——

    童洛宁差点一口咬崩了苹果芯,板着脸,“堂哥,这事你是哪里听说的。”

    “是道听途说,不过,也有亲眼所见。”

    童未淩低声说道,“你还在北川的时候,我就看见他们出双入对……宁宁,你知道吗,那时候我真的很想过去,狠狠地给帝夜琛一拳,他辜负了你对他的期望和感情!”

    闻言,童洛宁手里捏着苹果转了个圈,咔哧咔哧继续吃了起来。

    “是吗,堂哥你不应该这么想的,你应该直接过去揍拳头,而且要揍到你看见的那个‘旧爱’脸上。”

    本以为会看见童洛宁伤心悲戚,哭泣着在他怀里寻求安慰的模样,可现实里,童洛宁的反应,直接叫童未淩傻眼了。

    “宁宁,你……不介意吗?”

    “有什么好介意的,反正不管来多少妖魔鬼怪,他心里只有我一个人,难道我要为了那些自动黏上来的妖艳贱货,让自己生气吗?”

    童未淩没想到童洛宁居然会这样说,他简直难以相信,会是这样的结果!

    他不甘心,继续劝说她,“宁宁,这些只是你认为的事情而已,是帝夜琛为了哄骗你,说出来的假话,你不要相信他!”

    听到这里,童洛宁看着眼前不断企图说服自己,想要强行将他自己的思想加到她脑袋里的童未淩,童洛宁心里竟然开始觉得厌恶起来。

    这真的是小时候,那个善良温柔的堂哥吗?

    童洛宁吃完了最后一口苹果,将苹果芯攥在了手里,“堂哥,以后你还是别来我家了吧。”

    正激动的童未淩猛地一僵,“你说什么?”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堂哥,我觉得我没办法再和你好好相处了,我们想的事情,已经不一样了。”

    “就因为一个帝夜琛,宁宁,你这是要和我决裂吗?”童未淩难以置信,“你和他只在一起不到一年,你相信他,不相信我?!”

    “他是我喜欢的人,我心里的人,我为什么不信任他?堂哥,我也一直信任你啊,可是你呢,你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在毁掉我对你的信任!”

    “不,是你不相信我,是帝夜琛他在骗你——”

    “我不想听你说,够了,你不要再说了!”

    童洛宁抱住了双耳,忽然扬起的高声,赫然打断了童未淩固执愤然的反驳。

    他表现出了少有的冲动大怒,冷静儒雅的脸上此时涨起了红色,脖子上的青筋遒结而起,跟着他紧凑激动的呼吸,重复着喷张紧缩。

    相比起来,童洛宁要冷静许多,眼神里析离出来了冷意。

    两人一同安静了下来,站在厨房门口的童梧这时终于开口,“未淩,你今天先回去。”

    童未淩再次惊愕,“爸?”

    “这里是宁宁的家,她现在不欢迎你,回去。”

    童未淩握紧了拳头,很想证明什么,很想将一切都撕开——

    十指收紧,他一言不发,愤然离开了公寓。

    小小的房子里,再次回归了平静。

    听见身后靠近的脚步声,童洛宁深深吐出一口浊气,忽然一下扬起笑容,转过身看着童梧。

    “二叔,我没事。”

    “二叔知道你没事,你爷爷经常说,宁儿是他最得意,最喜欢的孩子,我相信,就算遇到再多的困难和问题,宁儿都不会让他失望,对吗?”

    童洛宁点头,“嗯!”

    差点,差点她就因为童未淩的话而动摇了。

    二叔说的没错,她不能让爷爷失望,不能让少爷对她失望,更不能让自己对自己失望!

    一个穆语彤而已,她不会被她打倒的。

    以前她能让她自打嘴巴,现出原形,现在也一样可以!

    ……

    童未淩从公寓里出来,一双眼早已经成了猩红骇人的狠辣颜色。

    上了车,他重重甩上车门,手指颤动着,点燃一根香烟,狠狠地吸了一口,吐出——

    郁结在心口那团火,仿佛这才得到缓解。

    车内,幽幽的红色火光闪烁着微芒,童未淩幽幽的盯着看了许久,再用力吸了一口,掐断之后,打出了一个电话。

    “我给你的药,全部下给帝夜琛。”

    “什么?!你疯了吗,你不是说那个剂量太大,会让他丧失理智?”

    “那又如何,你以为现在的你还有什么机会?三天,穆语彤我警告你,我给你最后三天的时间,如果你不能控制帝夜琛,让他和宁宁分手,那么,我直接送你去见阎王!”

    ……

    不知道为什么,从早上醒来开始,童洛宁的眼皮已经跳了半天了。

    难道,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原本她是打算今天去找帝夜琛说清楚穆语彤的事情,没想到途中接到了香家那边打来的电话,说是上面来了个领导要视察,想要见一见管事。

    工作室开启近在眼前,尽管童洛宁很不想参加这样的场合,可是未免旁生枝节,她得去一趟。

    特地回来公寓换了一道比较成熟干练的套装,童洛宁画了个淡妆以表示对对方的尊重,启程来到约定的酒店。

    这位领导架子不小,说是懒得走动,就在自己下榻的酒店见一见南城的主要管事们。

    然而,当童洛宁来到酒店房间的,看见房间里就只有三个男人的时候,童洛宁心里起了不好的预感。

    怪不得眼皮一直跳!

    ……

    “今天大家尽管敞开了肚皮吃,都算我。”

    “谢谢穆小姐!”

    穆语彤笑吟吟的收下秘书办众人的恭维,无比自然走到帝夜琛身边位置坐下。

    宣告,显而易见,自然有想要飞蛾扑火的,识相离开。

    “阿琛,我很高兴,难得你答应和我一起来这里吃午餐。”

    帝夜琛面无表情的说,“都是要填饱肚子,哪里都一样。”

    “嗯,你说的没错,有这份心就好了。”

    这边是丰盛的自助餐厅,吃喝是食品任吃,各种海鲜日料和牛等高级食品无限量提供,就连饮料的选择都琳琅满目。

    坐在位置上,穆语彤娇羞的看着帝夜琛。

    “阿琛,我记得你喜欢喝葡萄汁,我去帮你倒吧。”

    帝夜琛继续冷淡的没反应,但穆语彤已经开心的站起,自顾自给是帝夜琛盛饮料去了。

    今天是她请了一圈的秘书办员工,才顺道将帝夜琛也给请来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的,不少员工礼貌和她打招呼,穆语彤一一回以微笑,派头还真是像极了未来的总裁夫人。

    当然,更让她开心的是,员工们私底下在打听她的情况,俨然是有巴结的意思。

    曾经被众星拱月环绕的感觉似乎又回来了,穆语彤很是享受。

    从善如流应对着,等人们离开后,穆语彤这才开始帮帝夜琛打葡萄汁。

    当然,掩藏在没有人发现的地方,她拿出了一个小药瓶,将里面三分之二的液体,咬咬牙,悉数倒了下去。

    这次,看童洛宁怎么和他斗!

    端着葡萄汁回到了座位,穆语彤笑吟吟的将水果汁放到帝夜琛手边,方便他饮用。

    “阿琛,这是我专门帮你打来,你试试看,好不好喝?”

    帝夜琛看着她灿烂妩媚的笑,眉头皱了皱眉,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

    “阿琛,你不喝吗?”

    帝夜琛应了一声,再看这葡萄汁,端了起来。

    穆语彤看着他举着果汁靠近唇瓣,眼睛里熠熠挥动的疯狂,越来越狂烈,越来越激动——

    “喝了它,喝了……”

    当果汁距离帝夜琛只有两厘米的时候,一服务员忽然往他们餐桌这边歪倒,帝夜琛眼明手快站起,躲开了服务员手里砸下来的盘子,手一晃,果汁杯跟着菜盘。稀里哗啦的也碎在了地上,果汁全都洒了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

    穆语彤横眉怒眼,是恨不得掐死这个忽然跑出来的服务员,“怎么做事的,连盘子都端不好,残废吗!”

    “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

    帝夜琛听着她骂出如此难听的话,脸色不怎么好,“他是无心。”

    “可是葡萄汁……”

    帝夜琛睇着她,“葡萄汁怎么了?”

    穆语彤笑得极为勉强,“没,没事……”

    那葡萄汁里,有她手里全部的药水!

    完了,她要完了么……

    她知道了他那么多秘密,却没有完成一件任务,他会怎么对付她?

    生不如死吗?

    “我去一去洗手间。”

    帝夜琛进了隔间,紧跟其后,一个服务员装饰的男人躲了进来。

    帝夜琛面无表情看着他,“你到底是谁?”

    男人只说,“我看见她把所有的药都倒进了果汁里,那个剂量,你可是会变成疯子的!”

    闻言,帝夜琛面色瞬间变得异常沉重。

    自助餐厅里,穆语彤呆坐着,忽然听见经过的同事说

    “进来的时候,我好像瞧见童小姐了。”

    “哪一个童小姐啊?”

    “还有哪个,就是在少爷办公室吵吵闹闹那位还没被赶出来啊。”

    失去希望,呆滞中的穆语彤,忽然动了一下。

    ……

    “这就是童小姐?梁辰经理常夸赞的那个?原来长得这么年轻啊。”

    包间,坐在中间位置上的一个年轻男人,在童洛宁进门之后,就开始上上下下大量起她来,狭窄的眼发着精光,似是不好对付的模样。

    童洛宁谨小慎微,“领导好。”

    听见这客气疏离的语气,男人眉毛抖了抖,朝着童洛宁招了招手,“来,童小姐是我们南城唯一的女管事,理应上座……”

    不等他说完,童洛宁自己摸到了对头的安全位置坐下,“谢谢领导赏识和抬爱,我做这边就好了,也不妨碍领导和两位管事谈话。”

    “童小姐是还真是善解人意啊。”

    “呵呵呵,您真是说笑了。”

    “还愣着做什么啊,给我们唯一的女管事倒酒啊。”

    童洛宁看了眼桌上的白酒和二锅头,嘴角抽了抽。

    这三个大男人是怎么做到这么理所当然让她也跟着喝酒的?

    “抱歉啊,最近有些皮肤过敏,吃的药跟酒可能会有反应,所以……”

    是真吃药还是假借口借口,大家早已心知肚明。

    男人捏着个杯子,皮笑肉不笑,笑容猥琐的很,“童小姐这般,是看不起我了?”

    “您是我们领导,怎么可能看不起您呢……”

    男人自顾自的说,不理会童洛宁的赔笑,“是,我的职位是比不上梁辰,也不像童命这么好,有古囵大师这样的金牌前辈保驾护航,但是在香家,我也是为公司战战兢兢服务了几十年的老员工,童小姐这般是……看不起我?”

    “怎么会呢,领导您说话严重了,我们绝对是敬重您的,那就让我以茶代酒,敬您一杯……”

    “还说不是看不起,敬茶,童小姐这是把我当神明么?”

    童洛宁心里呸了一句,当死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