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逆路重生 第四十七章 天注定

时间:2018-07-23作者:书生廿八

    花雨灵拍手叫好,几个女人都捂嘴偷笑。

    洪明宇看了一眼正欢乐的花雨灵,脸红了红。洪明宇父母向尤文龙几个人道了谢,请他们坐下。

    众人哪好意思坐着,帮忙把打烂的桌椅板凳收拾好,等天亮了再请木工师傅修一修。

    洪父捡起破成两半的牌匾,轻轻抚摸着,悲由心生,忍不住擦擦眼泪。洪明宇沉默着帮父亲固定好牌匾,出门又挂回去。

    尤文龙问周昊怎么惹了朱四爷,周昊红着脸说酒喝多了,挡了朱四爷的路,没好意思说其实是他伸手拦住了正要进门的朱四爷,想先进门,结果被扔了进来。

    洪母被几个女人围坐在中间,抹着眼泪向大家哭诉事情缘由。

    洪家有个祖传的烤肉秘方,洪明宇祖父过世前把两个儿子叫到身前留下遗嘱,让他们共同经营好“七公烧烤”,无论如何不能把秘方泄露出去。无奈洪明宇的二叔好吃懒做,游手好闲,没了老爷子的压制,整天和一群狐朋狗友混到一起花天酒地,不久染上了赌瘾,赌光了自己的钱还欠下了赌债,伸手问大哥要钱,次数多了,大哥也不管了。

    要不到钱,洪家老二便把主意打到了烧烤秘方上,可惜老大早有防备,藏着秘方不给他,老二被债主朱四爷逼急了,便说出了秘方的事情,准备用秘方还赌债。前后用了不少办法,老大油盐不进,就是不肯交出秘方。有人献上一计,先行注册“七公烧烤”的商标,再来逼老大用秘方换商标。商标到了公示期,朱四爷迫不及待地带着洪家老二前来逼迫,可惜遇到了尤文龙兄弟俩,尤其是尤海龙,以一敌百,偏偏正在执行任务,随身带着枪。

    尤文龙不禁感叹世间巧合的奇妙。先是听了花雨灵的话才来买烧烤秘方,临来前遇见了大哥尤海龙,并邀请他一起过来,正巧朱四爷今晚过来闹事,究竟是洪明宇一家的幸运还是朱四爷的不幸?

    似乎缺了任何一个环节,今晚洪明宇一家都要遭难。然而一切又像是注定的。尤海龙和女朋友闹别扭去了翠屏山,尤文龙和许凡婷嫌天热也到翠屏山乘凉,为了烧烤秘方去学校接花雨灵,洪明宇对花雨灵的暗恋,一定会答应带她来家里,因为唐舒琳在学校教书,尤文龙接花雨灵的时候又会碰到大哥尤海龙,因为对大哥的情谊,会邀请他来喝酒,尤海龙性情豪爽一定会答应,朱四爷为了洪家老二的赌债刚好来洪家闹事,一切的一切充满了巧合,却又注定般碰撞到一起,像是被人提前设定好的程序,整个事件都按照设计好的程序稳定运行着。

    就像周昊遇到尤文龙和许凡婷的一刻起,注定了今晚要挨打。抠门又烧包的性格注定了他不会拒绝尤文龙客气的邀请,喝了酒就飘飘然注定遇到朱四爷就会被修理一顿。

    一切都是注定的?有某种力量在安排着一切?尤文龙感觉自己越来越像哲学家,只是这些事情永远看不透,想不透。

    尤文龙看着抹着眼泪的洪母,思绪飘飞。也许从洪家老爷子对老二的溺爱开始,就注定了今日的劫难。

    夜深了,弯月斜在天边,注视着这方小院,注视着它能照亮的所有地方,默默观看,不言不语,世间冷暖,与它无关。

    洪父摆了一桌酒,要重重感谢众人的帮忙。洪明宇重新摆开烧烤架,和母亲一起烤着肉串。

    敲门声传来,洪父开了门,看到几个警察有些不知所措。警察接到报警来查看情况,听说有人持枪伤人,都带着枪械,警惕地对着院子里的人。

    洪母没经历过这些,尤其看到警察都带着枪,吓得脸都白了,其他人也都有些不安。

    尤文龙皱皱眉,想着是否要给吴彦亮打个招呼。尤海龙站起来,拿出军官证件交给大队长,大队长查看了证件有些迟疑,警察历来最不想处理的案子就是关系到军人的案件,但是持枪伤人是大事,又不能不处理。

    尤海龙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说了一会儿递给大队长,大队长接过手机听了一会儿,意识到面前的人能量之大远远超出他的判断。挂掉电话,朝尤海龙敬了个军礼,尤海龙接过手机还礼。

    警察走了,来得突然走的也突然,除了尤文龙,众人都像重新认识了尤海龙一样,说起话来也小心了许多。

    唐舒琳看着自己男朋友,心里得意,面上却不露声色,挽着他的胳膊心里暗暗下定了某个决心。她以前只知道尤海龙是军人,家里也是军队系统里的,只是没想到能量这么大,一不小心钓到了金龟婿,哪有放手之理?

    只有尤文龙依然和尤海龙称兄道弟,喝酒聊天,心里没有丝毫不适。从小一起光屁股长大的亲兄弟,他没有一丝陌生感,躲在大哥的羽翼下,被大哥保护着似乎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久违的来自亲人的安全感让他忍不住想落泪,即使如今的大哥再也认不出自己了。

    尤海龙活了三十年,人情世故早看透了,他明白众人的拘束,更佩服今天刚认识的“朱学强”的豪爽,这个和自己称兄道弟的“小强”没有一点拘束,也不像是巴结自己,一切情感都流露的那么真实,好像两人原本就认识,有种淡淡的亲情感觉,他不禁想起了三弟,眼前的人影和三弟渐渐重合,完全不同的外貌偏偏融合到了一起,好久没见过三弟了,只知道他执行任务时跟组织断了联系,不知道有没有危险?

    尤海龙和尤文龙干了一杯酒,淡淡愁绪萦绕眉梢。

    洪明宇崇拜地看着尤海龙,突然想到了什么,在父亲耳边小声说了说。洪父听了想起了这些人来的目的,按说受了别人这么大的恩惠,把秘方送给人家也是应该的,可是自己不正是为了父亲的遗嘱,誓死保护秘方才有了如今的遭遇吗?难道到头来还是保不住秘方,注定了要流露出去吗?

    </br>

    </br>

    ps:书友们,我是书生廿八,

    </br>

    </br>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