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逆路重生 第三十六章 生而有畏

时间:2018-07-23作者:书生廿八

    女人一屁股坐到地上,愣愣地看着一脸尴尬的尤文龙。尤文龙没想到情急之下居然把人推倒了,赶紧过去扶起她。

    女人借着尤文龙的胳膊爬起来,擦擦脸上的泪水,嘴唇有些抖:“让你看笑话了,我才没有这么脆弱。”说着自顾自地走到河边,拿出一根烟点上。刚才的一切都像梦幻一般,久违的安全感让她不能自拔,如果可能,永远活在梦里多好?为什么要醒来?他能救别人,为什么不能救救我?他为什么这么狠心?对,男人都是狠心的牲口,不然自己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尤文龙怕她想不开,尴尬地跟过去,想解释又不知怎么开口。女人吸了一会儿烟,盯着尤文龙问道:“我很脏对吧,我知道”,女人回头看着水面,“恐怕这河水也洗不干净了。”

    尤文龙皱皱眉,有这个原因吗?也许有?也许没有?刚才没想这些问题。

    “你一定认为我做这些就是为了钱,对吧?”女人抬头看着河对岸,突然呵呵笑起来,“我说什么呢,可不就是为了钱。你知道我的价格吗?”女人突然笑起来,期待地看着尤文龙。

    尤文龙有些尴尬,这种事情怎么能明讲?挠挠头没说话,想着赶紧转移话题。

    “一百万,今晚我就是你的。”女人吐气如兰,慢慢靠近尤文龙,媚眼如丝,“你叫什么?告诉我你的名字。”

    尤文龙被逼的慢慢后退,扭过头不去看她,紧张中下意识说了一句:“这么贵......”说完感觉不妥,赶紧回答她的问题:“你......你可以叫我尤文龙。”这是尤文龙第一次开口告诉别人自己的真实姓名,可能觉得为所谓,又或许觉得对方以后也跟自己没有交集,说出来也没有问题。

    “贵?呵呵......不贵怎么行呢......”女人终于放过尤文龙,没落的笑了笑,像是在自言自语。

    尤文龙想说赚钱的行业多的是,何必糟践自己?不过女人扔了烟,已经走了。他急忙开口喊道:“何不放过自己?有什么困难一定要这样解决?办法总会有的,你说出来我才能帮你。”

    女人停下脚步,回头冷冷问道:“我放过自己?谁来放过我?如果死都是奢求,我如何放过我自己!你不用高高在上可怜我,我不需要!”女人似乎被戳中了内心最软弱的地方,恶狠狠地盯着尤文龙,盯了一会儿见他沉默了,才放缓语气说道:“你上次不是问我名字吗?以前我叫苏思妍,不过她已经死了。”说完独自走远了。

    “苏思姸。”尤文龙若有所思,想必是以前的朱学强问过吧,名字很好听,和人一样漂亮。回头看看暗淡的月光,有些感慨,人和人为什么不一样呢?难道她真的有苦衷?这个苦衷大过生死,宁愿糟践自己也要委屈的活下去?她的身上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一百万?怪不得没见她接到过生意。

    昏黄的路灯下,尤文龙的影子被拉长又缩短。他没有打车回去,一个人走在寂静的大街上想着心事。

    她不肯说出来,自己没办法帮她。人的本质是个体,谁都决定不了这个个体的行为,可是人又积极融进集体,别人的行为又会干扰个体的行为方式。你重视你的集体超过个体,你就会接受集体对个体的影响;你重视个体超过集体,那么能决定自身行为的只有自己了。

    然而,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人一生下来就被迫组成了一个集体,随着年龄的增长,不断的试图脱离这个集体,反抗着这个集体对个体的影响,殊不知,逃离了这个集体,也只是融入了另一个集体罢了。谁能真正活成个体呢?隐居的方外之人?遁入空门的出家人?

    尤文龙从来没思考过这些问题,经历决定思想。从前的人生也不给他这样思考的机会。

    尤文龙甩甩头,想的复杂了,还是想想明天开业的事情吧。

    回到便利店的时候,倩妮雯没有在看书,一个人站在玻璃门前眺望着。远远看到尤文龙回来,冷哼一声,坐回收银台里又捧起了书。一会儿觉得店里有些沉默,抬头看见他低头想着心事,嘲讽道:“玩爽了吧?这次没被水冲走?”

    尤文龙回过神来,一路的思考让他甚至没意识到已经回到店里了,听到倩妮雯的讽刺,故意逗她:“太贵了,玩不起。不过你还挺好看的。”

    倩妮雯一愣,没想到他突然这么说,脸红了红,又不知道该怎么接口,郁闷地不理他。

    尤文龙一招制敌,又开口道:“你说什么事能大过生死,让一个人想死都做不到?”

    倩妮雯奇怪的看着他,不知道他发什么神经,仔细想了想,突然就生气了:“当然有,如果不是想着要报复我的亲生父母,我早死了,我活着就是要找到他们,看看他们有多狠心。”

    尤文龙见勾起了她的伤心事,闭嘴不言。对,也只有亲情了,苏思姸这样做是为了父母吗?难道当父母的忍心她这样糟蹋自己?

    “她是个可怜人。”尤文龙又说道。

    “可怜?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倩妮雯恨恨说道,也许还在想着自己的父母。

    尤文龙听到这个经常被人挂在嘴边的俗语,仔细思考着。真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苏思姸的可恨之处是什么?倩妮雯呢,她难道不是很可怜吗?生下来就是孤儿,她可恨在哪里?

    “可怜之人未必就有可恨之处。”尤文龙看着倩妮雯的眼睛,认真的说着。

    倩妮雯霍然抬头,看到尤文龙眼里的关爱,紧皱的眉头缓缓松开,圆圆的脸蛋上绽开笑容,暗淡的灯光下,更显可爱。

    “哥。”倩妮雯看着尤文龙,甜甜地叫了一声。

    尤文龙看着她的笑脸,恍惚中好像看到了小时候自己的妹妹,天真活泼,每次闯了祸都会甜甜地叫自己一声哥,拉自己去背锅,而自己每次都心甘情愿去保护她。

    可惜,这辈子还能见到妹妹吗?她还好吗?她又闯祸了吗?大哥二哥会替自己保护她吗?尤文龙的眼睛湿润了,看着倩妮雯,两行热泪滚滚而下。

    倩妮雯也哭了,看着流泪的尤文龙,呵呵笑起来,两人在暗淡的小空间里相视傻笑。

    上天让自己死了一次,又让自己活了一次;失去了一个妹妹,又送给了自己一个妹妹;失去了父母,朱学强的父母现在就是自己的父母;没有了哥哥的保护,又结识了结义兄弟朱二刀;失去了暗恋过的人,许凡婷又走进自己的内心。上天公平吗?不公平又似乎公平。夜深人静的时候感到孤单,何不放过自己,融入现在的亲情里?

    尤文龙的内心悄悄变化着,突然觉得人生又鲜活起来。

    天亮了。

    </br>

    </br>

    ps:书友们,我是书生廿八,

    </br>

    </br>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