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逆路重生 第三十三章 为正义干杯

时间:2018-07-23作者:书生廿八

    麻烦顺利解决,尤文龙笑着道了谢,朱二刀也开心起来,搂着尤文龙说要好好喝一顿。

    添酒回灯重开宴。尤文龙让朱二刀把馨玲嫂子叫来,四人在店外喝酒吃肉。

    酒多的是,肉很快就没了,许凡婷拉着沈馨玲去店里烤肉,留下尤文龙和朱二刀在外面喝酒聊天。

    朱二刀来了兴致,给尤文龙讲起了自己当年在大马的威风。

    朱二刀当年绑着炸弹救了社团的一位大哥,被提拔成大马扛把子,时常带着人去小马扫场子,两边人马你来我往斗得热闹,直到小马被拆迁开发,那里的势力才土崩瓦解,散入其它地方。

    有些环境天生就是滋生黑暗的温床,只有釜底抽薪,把温床去掉,黑暗自动消散无形,拆迁开发不是简单的城市规划问题,也是推动文明进步的有力手段。

    其实算起来朱二刀和小壁虎等人算不上真正的黑社会,影响力仅限大马小马,收收保护费,敲诈勒索,小打小闹,在整个黄塬市都上不了台面。

    这几年外来务工人员越来越多,很多人选择在城中村扎根,这里租房便宜,人流量又多,很适合做生意,渐渐滋生了有黑社会性质的一些小团伙,控制着城中村里的保护费,洗头房,灰色酒店等业务。

    其中一支势力被陈家收编后,成为陈家的打手,处理一些偏门的生意。原本陈家集团的掌门人陈昌熠无意把这些势力发展壮大,只是需要的时候才用一下,直到陈夏一接手集团一些业务后,才重用了这支势力,还把生意经营到了黑道上。

    陈昌熠是正经生意起家,对黑色业务有着天生的反感,原本想让陈夏一放弃这些偏门,认真经营公司的正常生意,但是出于某些不可告人的原因需要大量的钱,而陈夏一从这些偏门的生意中每年能赚不少钱,犹豫着就渐渐放弃劝说,听之任之了。不过这几年陈夏一把势力发展到了城中村之外,对这里渐渐放手,只留几个代理人,这里的钱他已经看不上了。

    拐了几个弯还是跟陈夏一有关系,尤文龙有些郁闷,和陈夏一的梁子算是越结越大了。不过他也没有过多的担心,以前执行过的任务哪次不是危险重重,甚至九死一生?最后一次还莫名其妙死在挪威。

    上天给了自己一次重生的机会,就要好好重活一次,现在正是积蓄力量和资本的好时候。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千古年来唯一不变的真理啊。”朱二刀干了一杯酒,感慨着说道。

    “想当年我在这里叱咤风云,谁见了不给三分面子?要不是遇见你馨玲嫂子,说不定现在混大发了,不过也有可能被埋在荒山野岭,谁都忘了还有我这号人,呵呵。”朱二刀有些喝大了。

    尤文龙无意参与黑社会,受父母的影响,从小接受的就是军队的正面教育,嫉恶如仇的他甚至想把这些黑恶势力一网打尽。只是别说现在的他,就是换成从前的他也没有能力做到这一点。从他内心讲,他未必会遵循法律去处理一些事情,但是心里有自己的道德标准,这个标准才是尤文龙真正的核心价值观。

    他自己也明白,黑恶势力是经济快速发展中必然伴生的产物,是全世界的难题。就像这白天和黑夜,有光明就有黑暗,打倒一批又会有另一批,能做的只是投入大量的人员和金钱不断的打压黑恶势力的发展。

    说来可笑,尤文龙不喜欢这些黑道人物,偏偏想生存,想做生意,依然借用了朱二刀从前打打杀杀闯出来的名声,这何尝不是一种参与?

    然而又有什么办法?自己即使作了这个社会的罗宾汉,也没有能力一个人就扫除这些社会的渣滓。生活在畸形的生态里,必然在畸形中成长壮大,拥有一些力量才能反过来压制这种畸形,甚至把畸形带回正轨。

    这些尤文龙现在做不到,他只能顾好眼前,让自己在夹缝中生存下去,当然,如果有不平之事闯进来,他依然会根据能力去处理,他的心还做不到冷血旁观。

    尤文龙给吴彦亮打了电话,告诉他自己刚盘下一家店,请他过来喝酒,不过吴彦亮正在忙着办案,脱不开身,相约开业的时候一定过来捧场。

    尤文龙挂了电话,想到同样嫉恶如仇的正义警察吴彦亮,心里就有了一些安慰。这个社会总体还是健康向上的,而且吴彦亮这种人不说多,也绝不会少,正是这样一群正值的人把握着这艘社会的巨轮向着正确的航向行驶,多数人民还是安居乐业的,比如小马村?否则这个社会早变成了旧社会的sh滩,一切拳头说了算,最大的黑帮反而成了旧社会的警察局。

    想到这里,尤文龙满上一杯酒,和朱二刀碰了一下说道:“为所有正义之士干杯!”说完一饮而尽。

    朱二刀喝多了,不过脑子还算清醒,哈哈大笑着喝了杯中酒。在他眼中,尤文龙的神秘终于被打破,到底是个刚出社会的小年轻,心怀理想主义。不过他也并不反感,他也想有安稳的生活,只有理想主义的人多了,社会才多了一分希望。

    许凡婷和沈馨玲过来放下烤好的肉食,看到喝酒喝的开心的两人,相视一笑。

    夜深了,大马的夜市也走到了尽头。

    朱二刀被沈馨玲扶着回家休息,尤文龙酒量大,不过也有些迷糊了,关好店门,搂着许凡婷回家。

    在许凡婷强烈的抗议下,尤文龙迷迷糊糊洗了澡。然后光着身子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清晨的时候有些醒了,隐约觉得自己好像有什么重要的心事还没有完成,清醒了一会儿,看到睡在身边的许凡婷,哈哈笑着就翻身压上去。

    天光大量的时候,三楼起床上班的人依然重重拍了拍门。吓得许凡婷拼命推开正作恶的尤文龙。

    </br>

    </br>

    ps:书友们,我是书生廿八,

    </br>

    </br>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