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逆路重生 第十章 小强之死(一)

时间:2018-07-23作者:书生廿八

    朱学强也回到店里,手里依然拿着一大把肉串,找了个干净的食品袋放着,邀请倩妮雯一起享用。事实证明,萝莉都是吃货,倩妮雯终于不再对朱学强冷着脸,咽咽口水,笑眯眯的吃起来,不时品评一下盐少了,火大了,辣椒不够辣。

    朱学强满嘴流油,顾不上反驳,埋头痛吃。

    吴彦亮过来看到两人的吃相,了解到这是朱学强趁乱自己烤的,竖竖大拇指,又叮嘱两人把门锁好,又出去忙碌。

    倩妮雯吃了一顿朱学强的烧烤,渐渐放下戒心,兴奋起来也对朱学强叽叽喳喳个没完。

    两人聊了一夜,不过都是倩妮雯在问朱学强,为什么朱学强一个大学生不去好好找个工作,要来这里混日子;为什么看上去隐约有些清秀的朱学强吃这么肥不去减肥。

    这些问题让朱学强感到一阵无语,他自己也答不上来自己如何一步步堕落的,如何上了四年大学就把自己养成了一头肥猪。只好转移话题聊起了自己的家乡,聊起了自己小时候的趣事。倩妮雯渐渐沉默下来,静静聆听,不时好奇的问问,又不时点点头。

    朱学强难得看见小萝莉认真与自己说话的模样,更加卖力的讲起来。倩妮雯一会儿听的咯咯笑,一会儿又耷拉着脸沉默下来。

    两人从店里拿了几瓶啤酒和一堆零食,边喝边聊,不过倩妮雯强行把朱学强晚上得到的“脏钱”拿出来,录入电脑,扫描结账。

    朱学强心痛之下也只能听之任之。

    喝到后来微微有些醉意,朱学强打着哈欠问倩妮雯的故事,倩妮雯沉默下来,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我是孤儿。”

    这倒让朱学强震惊了,没看出来,这个小萝莉平时挺坚强的,原来是被环境逼的,她这个年龄原本应该正上高中吧。

    见倩妮雯没了聊天的兴趣,天色渐渐亮起来,朱学强伴着微醺的醉意,倒头睡到地上。迷迷糊糊中听到倩妮雯叫自己起来回家。

    看着东倒西歪,走路不稳的朱学强,倩妮雯只好和前来接班的大姐在朱学强迷糊的指路中,把朱学强送回了租房的地方。

    朱学强在房间里呼呼大睡,门也没锁,许凡婷曾路过看了一眼,帮朱学强盖上肚子,关上门又走了。

    朱学强做了个梦,梦中许凡婷和自己结婚了,气的倩妮雯撅着嘴直跺脚,朱学强哈哈大笑,关上婚房的门,点上蜡烛,和许凡婷洞房花烛,共赴巫山。

    这一觉,朱学强遗精了。

    昏睡了一天,下午四点才醒过来,头昏脑胀的,朱学强感觉很不舒服,拿起水瓶咕咚咕咚喝了整整一瓶,又感觉尿憋得难受,下楼去院里的厕所放了好久的尿。回到楼上拿了身换洗的衣服去公共澡堂美美的洗了个澡才彻底清醒过来。

    回来路过刀哥的面馆,进去呼噜噜吃了一大碗,身心彻底放松下来,回味着白天做的春梦一阵叹息,唉,还真是白日做梦啊!

    回到院子里的时候已经傍晚了,巷子口停了一辆车,朱学强也没在意。

    上楼时发现许凡婷的房间亮着灯,犹豫了一会儿,想起白天做的梦,没有勇气敲门,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想事情。

    隔壁传来吵架声,许凡婷在反抗!

    朱学强猛地坐起来,刚拉开门就看到两个男人拉着许凡婷往外走,朱学强火气冒了起来,冲过去就要打拉着许凡婷的男人,不过对方是练家子,灵巧的躲开,顺便一个回旋踢就踹在朱学强的肚子上,朱学强呕了一声,刚刚吃的面条就从嘴里喷了出来,吐了一地。

    那个男人看到朱学强跪在地上呕吐,还想上去再踢一脚,被许凡婷挡住。

    许凡婷头发有些散乱,流着泪,看了一眼朱学强,对男人道:“我跟你们走,放过他。”

    两个男人拉着许凡婷往楼下走,朱学强忍着疼,佝偻着站起来,抹抹嘴,看着许凡婷被强行拉走,心痛的难以呼吸。也许是同情许凡婷的遭遇,也许只是因为中午的一个梦,朱学强感到许凡婷很亲近,像是自己心爱的人被抢走。

    朱学强的武力值太低,一个都打不过,更别说对方有两个人,自己在这里只认识彦亮哥,可是没有彦亮哥的电话,现在倩妮雯也不在店里上班,不知道怎么找到彦亮哥。

    一楼房门紧闭,房东一家不知去了哪里,二楼倒是有几个大妈,躲在栏杆后面偷偷往下看,小声地指指点点。

    来不及多想了,朱学强眼睁睁看着对方拉着许凡婷下楼出了院门,赶紧冲下楼,跑到车棚推出不知道是谁的二八永久自行车,蹬着脚踏板就追了出去,刚出院门看见对方上了一辆车,刚才回来的时候朱学强还见过,汽车启动,绝尘而去。

    朱学强使出吃奶劲儿,狠命的蹬着自行车,随着车尾灯追去。

    路上拿出手机打倩妮雯的电话,可惜没人接听。看到汽车拐上了沿河路,赶紧放好手机,加速追上去。

    在朱学强的记忆里,从来没有这么卖力过,肾上腺素的飙升使朱学强感觉不到疲劳和疼痛,永久自行车被朱学强脚蹬的“吱呀”直响,仿佛下一秒就要散架。

    即使用上了全部力气,前面的汽车依然渐渐消失在视野里,自行车终究是自行车,别说两个轮子,八个轮子的自行车也追不上汽车。

    朱学强感到一阵心慌,手脚冰凉,肥胖的身体机械的蹬着自行车向前行驶,不顾身后的车流发出愤怒的喇叭声。

    朱学强绝望了,视野里再也没有那个汽车了,夜幕降临,沿河路上的车流量激增,满眼的汽车却找不到带走许凡婷的那辆。

    自己对许凡婷的感情深吗?刚刚认识而已。为什么会这么心痛?几个小时前还在梦里洞房,可那又怎么样?那不过是一场梦罢了。许凡婷好美,越是靠近她就越是被他的美丽折服,也许第一眼就爱上了她吧。

    这样的女神就在自己面前被掳走,想到她绝望,流着泪的眼神,朱学强就一阵心慌,一定要救她,无论她在哪里,那个该死的骗她的男人,一定是他派的人,一定是,你这样糟践别人,不怕有报应吗!

    朱学强就这样木然的向前骑行着,慢慢的流下泪来,泪水被风吹向后方,他不想放弃,又找不到方向,只能机械前行。

    萍水相逢,自己这是在干什么呢?难道你救了她就能得到她?况且就凭自己救得了她吗?朱学强找不到说服自己救人的理由,偏偏又心痛不已,眼前全是许凡婷憔悴的面颊,绝望的眼神。

    朱学强想到一句话:我要做英雄,哪怕只有一秒,此刻,我没得选。

    d  .. q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