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逆路重生 第三章 大马之夜

时间:2018-07-23作者:书生廿八

    因为下午还要上班,就没敢吃蒜。喝完老板端上来的面汤,付了钱走出店门,回头看着店名:三碗面。普普通通的店名,朱学强却感觉到了其中的含金量。

    朱学强摸摸大肚子,感觉还差点,买了一份儿鸡蛋灌饼,找个阴凉地儿,热乎乎的蹲在地上吃起来。

    大中午的太阳有点毒辣,天上没有一丝云彩。

    大马街上行人没有因为太阳而稀少,正值饭点儿,商人吆喝声,行人呼喝声,自行车铃铛声,还有被导航带进大马街,被堵得不耐烦的汽车鸣笛声。

    吵吵闹闹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强行闯入耳朵,朱学强鬓角滴着汗,心中有点烦闷。

    “小兄弟不是这里人吧,来找住的地方?”旁边卖鸡蛋灌饼的大叔看着皱眉的朱学强。

    “哦,刚毕业,想着找个工作,住下来。还好刚才找到一个工作,就是前面的大马连锁便利,虽然只有3500的工资,但是有餐补,还包住,先凑合着干吧,以后再换个好工作。”朱学强吧唧着嘴,摆摆手,有些得意又有些不屑地说到。

    灌饼大叔笑着道:“3500,工资很高啊,比我一个月赚的都多。”

    “嗨,多啥啊,凑合着先干,你要是不想卖鸡蛋灌饼了,以后我开个便利店,请你来,每月给你5000。”朱学强打个哈哈,又习惯性地摆了摆手,满脸认真地吹着牛。

    “哈哈,好好好,小兄弟别忘了今天说的话,大叔等着跟你发达呢。”大叔一边招呼着客人,一边笑着回应朱学强。

    “好说好说。”吃完灌饼,朱学强随手把包装用的塑料袋扔地上,抹抹手上的油,起身回去上班。

    灌饼大叔看着朱学强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

    回到店里,彦亮哥已经走了,倩妮雯瞥了一眼进来的朱学强,没说话,低头看书。

    朱学强走过去瞅了瞅,倩妮雯看的是会计基础。

    下午人不多,三三两两的客人。有人买东西倩妮雯就拿着扫描枪扫描结账,没人的时候就低头看书。朱学强觉得无聊,看着货架上的价格标签打发时间。

    无聊的时间过得最慢,分分钟都像一个世纪。朱学强早没了刚来时的干劲儿,蔫耷耷的靠着收银台打盹,顾客来结账也不让开,气的倩妮雯破口大骂,打发他去打扫门口,擦透明的门窗。

    下午就在朱学强的昏昏欲睡中缓慢度过,夜幕降临,朱学强想着晚上的好事,又恢复了精神。

    傍晚人流量渐渐多了起来,倩妮雯收起书,忙碌的收钱,找钱。

    朱学强警惕的盯着每个顾客,瞅着谁都不像好人,生怕别人会偷东西,这事他以前干过,门儿清。

    忙忙碌碌一直到晚上八点,人流量才慢慢降下来。

    彦亮哥晚上又来了,给倩妮雯带了一份排骨汤,两碟子小菜。

    朱学强识趣的出去找食儿吃。

    晚上的大马街同样热闹。大量的小吃摊都摆了出来,最不缺的便是烧烤摊。焦香的肉味飘地满大街都是,朱学强去了一家烧烤摊前,想想工资有3500呢,就狠狠心点了5串烤羊肉,2块一串,不知真假,管他呢,不干不净,解解馋就好。

    烤肉的是个小伙,光着膀子,胳膊纹着青龙,嘴里叼着烟,眯着眼睛给肉串上撒着孜然,辣椒面儿,不时甩甩遮住眼睛的长刘海,虽然刘海瞬间就会落下来。

    大马的夜晚霓虹闪烁,炎热的天气让很多人都光着膀子,女人们大都穿着清凉的吊带裙子,小背心,紧身短裤。

    朱学强一边吃着烤串,一边大饱眼福。

    洗头房前闪着广告牌,三个衣着暴露的女人坐在门口的小凳子上,指着正在大饱眼福的朱学强嘻嘻哈哈地交头接耳,不时爆发出一串笑声。

    朱学强正疑惑她们说什么,见她们又指着街边穿着丝袜的女人说话,一会儿撇撇嘴,一会儿摇摇头。

    丝袜女挺漂亮。乌黑的秀发披散在一边,清纯的大眼睛忽闪忽闪,挺秀的鼻梁,涂抹的艳红的小嘴,对指点自己的三个女郎视而不见。一身红色皮衣,紧身短皮裤,黑色丝袜,细高跟,性感靓丽。

    朱学强看呆了,感觉一瞬间就爱上了这个极品女郎。心脏怦怦跳起来,这种往日只有在某岛国的电影里才能看到的女人居然活生生出现在自己面前。

    一个骑着电动车的中年男子停在女郎身边,伸出三根手指,女郎轻蔑地看了电动男一眼,转头不搭理他。随后电动男又加了几次价码,女郎再也没看他一眼。电动男愤恨地咒骂几句,扭动电门走了。

    朱学强呆了呆,意识到了什么,满脸通红,憋了一会猛地将剩下的烤串砸在地上,转身往店里走,身后传来三个女人的大笑声。

    朱学强感到很愤怒,说不上原因。那个女人和自己无亲无故,选择怎样的生活方式又关自己什么事?

    只是前一刻的朱学强感觉自己深深的陷入恋爱中了,后一刻被人强行夺走,还被狠狠地打了脸。毕竟这种天仙一般的女人一直是朱学强的梦想,想了二十年,也只能在打飞机的时候在脑海里意淫一下。

    他有些想哭,捏着拳头锤了锤胸口,压下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低头走到店里。

    彦亮哥已经走了,店里刚刚送来一些货品,倩妮雯正在清点数量。

    看到朱学强低头走进来,奇怪的看了看他,吩咐到:“把新送来的货品搬到库房里,再给货架上补补货,还有,你手机号多少,想找你才发现没记你的手机号。”

    朱学强一声不吭,拿起营业台上的纸和笔写下手机号码交给倩妮雯,转身搬着货品去库房。

    倩妮雯撇了撇嘴,没心思关心这个胖子遇到了什么委屈。

    朱学强沉默下来,坐在小马扎上想事情,这会儿顾客也少,倩妮雯继续翻书,店里难得安静下来。

    一直到晚上十一点,朱学强才起身伸伸懒腰,踢踢腿,活动活动酸麻的四肢。

    心情刚刚舒畅起来,店里来了客人。

    朱学强彻底呆住了,来人正是击碎他某个内心的女郎。

    女郎走进来朝朱学强笑了笑,倩妮雯不说话,也不看那女郎,在身后的香烟格里抽出一包刚上架的芙蓉王细支。递烟,收钱,找零,一声不吭。女郎抽出一支烟想点上,倩妮雯冷着脸道:“店里不许抽烟。”

    女郎又笑了笑,把烟叼在嘴里,走出店门,点上吸了一口,缓缓吐出一个烟圈,回头看了一眼朱学强,扭头走了。

    朱学强又耷拉着脸,慢慢走到门口,看着心目中曾经至高无上的女神又站在之前的位置上,左手抱胸,右手夹着烟幽幽的吸着。

    说不出来为什么,朱学强觉得她不像是失足妇女,尤其是刚才的笑容,很有亲和力,眼神深处有上位者的锐利。

    偏偏事实摆在眼前,女郎就站在那里,一晚上有无数的苍蝇飞过来,流着口水上下打量她,只是没人能带走。不知道有多贵?朱学强有些心痛,希望贵上天,没人付得起,偏偏内心深处又有一丝侥幸,便宜的话自己也有机会?

    想想看过的电视和,失足妇女要一大笔钱才能从老鸨的手里赎出来。

    捏捏干瘪的钱包,朱学强转身走回店里,气的骂了一句:“操!”

    倩妮雯冷笑一声,讽刺道:“怎么,心疼了?哼,男人呐,都一样,没一个好东西。不,除了彦亮哥。”

    朱学强反讥道:“对啊,男人没有好东西,除了彦亮哥。呵呵,果然恋爱中的女人智商都是零,唉,胸小还无脑的女人,迟早吃大亏。”

    朱学强的话够狠,倩妮雯腾地一下跳到收银台上,叉腰怒目,指着朱学强咬牙切齿:“你——说——谁!”

    朱学强震惊了,他都没看清楚倩妮雯是怎么上的收银台。没想到遇到高手了。

    瞬间朱学强就做出了决定,好汉不吃眼前亏,跑!

    幸亏他跑得快,后一秒,一个马扎就跟着飞了出来,“砰”的一声砸在远处的马路上,得亏现在马路上人少。

    朱学强感到一阵恶寒,这,还是萝莉吗,战斗力这么强?再说,身为一个萝莉,胸小不是很正常嘛!

    朱学强想走远点,看到那个女郎抽着烟望向这边,他赶紧低头走向另一边。

    夜晚十一点的大马渐渐安静下来,除了几个烧烤摊不时传来喝酒划拳的声音。

    昏黄的路灯下,朱学强低头慢慢走着,回想起今天的遭遇,越想越郁闷。

    眼前出现一双穿着丝袜的腿,抬头往上看,高跟,黑丝网袜,紧身短裙,黑色职业装,朱学强舔舔嘴唇,再往上看,露出一个中年老男人的脸,满脸皱纹,带着红色假发,笑眯眯地朝朱学强吐出一口烟气:“帅哥,来玩吗,20块,包满意。”

    “啊——”朱学强大叫一声,转身就跑,远处的女郎往这边看了看,一手叉着腰,噗哧笑出了声,刚点燃的香烟也掉在了地上。

    朱学强一头扎进便利店,口中喊道:“我投降,我道歉,救命啊!”

    倩妮雯在朱学强发出猪一般惨叫的时候就探头往门外看了,自然清楚发生了什么,也不想刚才的不愉快,哈哈大笑道:“活该!哼,男人!”

    朱学强想起那张褶皱的脸,黑丝网袜高跟鞋,就一阵干呕。直到凌晨才平静下来。

    倩妮雯吩咐朱学强用一根粗大的铁链子锁在玻璃门的环形把手上,推开门只留下一条胳膊粗细的缝。

    倩妮雯解释说夜晚也有人来买东西,为了安全通过门缝收钱递东西就好了。朱学强想想是这个道理。

    深夜顾客就很少了,很长时间才有人通过门缝买些烟酒饮料。倩妮雯安静的看着书,有顾客就吩咐朱学强收钱递送,让他学着扫描结账。

    深夜的时间缓慢的流逝,朱学强第一次上夜班,昏昏欲睡,站着摇晃,坐着也直打盹,倩妮雯没抬头,捂着打哈欠的小嘴,说道:“困了就去库房找几个纸箱子铺在地上睡。”

    朱学强勉强眯着眼,模糊地说道:“好,一会儿我换你。”去库房随便拉来几个纸箱,撕开扔地上,倒头就睡。

    d  .. q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