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逆路重生 第一章 屌丝小强

时间:2018-07-23作者:书生廿八

    小强很迷茫,带着些许忧伤。

    大学毕业了,找了几个工作都被拒绝。刚刚从一家贸易公司出来。

    “你是学生干部吗?”“不是。”

    “你有四级证吗?”“没有。”

    “你有计算机二级证吗?”“没有。”

    “会计证?”“没有。”

    “那你有什么。”男面试官身体前倾,盯着小强,自觉很有侵略感。

    旁边的女面试官“噗嗤”一笑,伸手指着小强的肚子:“他有大肚子,哈哈哈……”

    小强嘴角一瞥,拿着毕业证书的手抄在背后,转身走出面试房间,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身后传来一阵大笑。

    “可笑,哼。”走出贸易公司,小强冷哼一声,满脸不屑,“屁大点公司,还要四级证,还要会计证,你咋不上天呢,我呸”,小强狠狠吐了口唾沫,“还大肚子,这叫风度好不好,老子养了四年才有如今这点小规模,要不是看你是女流之辈,早一巴雷特甩你脸上,绝不超过一秒……”

    小强大名朱学强。“小强”的称呼由来已久,记事起,周围所有人都叫自己“小强”。朱学强很反感。“小强”是只什么虫子,他知道,宿舍很多。

    朱学强身高将将一米七二,啤酒肚,平头。眼睛不算小,微眯起来倒也有几分精明的意味,当然,不看身材的话。

    抠门,面试也没舍得买一身正装。宿舍里扒拉了件t恤衫,套个大裤衩,踩个人字拖就来面试了。

    按照他的说法,外表不重要,只有慧眼识英才的公司才值得他留下来。他读过很多名人传记,觉得自己迟早是个人物,现在遇到些挫折才是成功人士正常的发家经历。

    不过名人传记都是高中读的,考上大学就把课本扔一边去,崭新的书本到毕业换了两根伊利雪糕。大学只学会了穿越火线,只请教过*老师。

    朱学强毕业后决定留在河东省会黄塬市,老家是山沟沟里的小县城,回去也没啥大的前途。

    明天就是最后的离校期限了,现在工作还没有着落。想想先找个住的地方,不然就等着披星戴月吧。地方都想好了,城中村,便宜。

    换乘两辆公交,在小马村下车。

    小马村不是农村,而是城中村。小马村名气很大,两年前著名的“小马村拆迁大会战”就发生在这里。

    互联网革命带来了拆迁工作的文明化。断水,断电以及二十四小时宣传拆迁政策的高音大喇叭。直到最后一家钉子户分到了八套住房,拆迁工作圆满落幕,未伤一只狗,没逮一只猫。

    两年过去了,小马村也变成了富丽堂皇的现代城市商业社区。没有三十层以下的高楼,没有一下雨就泥泞不堪的土路。新修的柏油马路两旁停满了宝马奔驰和长城比亚迪新款suv。

    朱学强走在人行道上,抬头看着小马村的高楼大厦,满脸艳羡:“要是能分给我一套房,倒插门也愿意啊。”

    社区一楼全是刚开业的商店。一家连锁药店门口竖着巨大的“万艾可”广告牌,旁边的黑色大音响播放着一系列的药品促销活动。

    社区前的人行道上有很多孩子在嬉闹,也有穿着睡裙拖鞋看孩子的妇女,清凉的丝质睡裙垂在肩上,在微风中轻摆,被风掀起的裙角堪堪遮住腿根,裹着拖鞋的小脚涂着各色美甲油,蓝的,紫的,红的,在十点钟的太阳下分外亮眼。

    拆迁后的住房分配政策是增加出生率的一剂良药。小马社区这两年的新生儿出生率很高,大多两三岁,拿着新买的塑料铲子蹲在人行道的树坑里挖泥巴。别看这些小孩儿满身污泥玩得起劲儿,这些可都是家里的大功臣哩!

    十年前小马村民娶不到媳妇儿,两年前村外的女儿嫁不进来。

    汽车的鸣笛声吓了朱学强一跳,刚从车库里驶出来的宝马车落下车窗,一个秃顶的油腻中年男人朝地上吐了口浓痰:“老子没钱,要碰瓷滚去大马。”

    朱学强抹了抹口水,艰难的转过头,不去看那一条条白晃晃的大腿。

    这里跟朱学强没有关系,他也租不起这里的房子。

    穿过小马社区长长的街道,朱学强呼了口气,握握拳头:“努力!”

    小马街的尽头就是小马社区的邻居——大马村。

    依然是城中村。

    作为千年的邻居,眼瞅着小马村的村民住着高楼,开着小轿车,大马村的村民翘首以待,盼着拆迁工作推进到这里,听说新来的市长已经把拆迁工作提上了日程哩。

    小马街宽阔的柏油路修到这里戛然而止。

    狭窄的街道,水泥地,石头地,还有不加修饰的泥土路纵横交错,大风一刮,尘土飞扬。

    路旁高高低低的坐落着一些自建房。矮的有三层,高的有七层。坑坑洼洼的路旁堆放着砖头,石子儿,沙子,水泥。一些三四层的楼房上工人们正在加高层高。如果怕地基撑不住,就往上加两层彩钢房,这两年毕业的大学生多着呢,一个月三四百,不愁租不出去。

    朱学强走到一处五层高的楼前,看着门上贴着手写的出租广告:一室一厅,带厨卫。

    拿出新买的明星同款欧剖手机,朱学强照着广告打电话。“喂,你好,还有没有房子出租了,对,就是带厨卫的那种。什么?没有了,全租完了,哦,那算了。”

    挂了电话,朱学强暗叫晦气,再往前走了一段儿,同样的五层楼,就在刚才楼房的隔壁。

    按照门上广告的电话拨通,没等到人接听,就听到头顶上方传来喊声:“哎,刚才是你打的电话吧,”朱学强抬起头,发现说话的人在刚才的楼房三楼,从窗口伸出一个身子,是穿着清凉吊带的女人,左手捏着一只麻将,右手握着正在响铃的手机,“别打了,你站的那栋楼也是我的,都租出去了,电话是我另一个号码,双卡双待的。”楼上的女人笑眯眯的晃了晃手机。

    朱学强愕然的张了张嘴,还没说话,那人又开口了:“你往前多走走,这里没有空房间了。”

    朱学强扭头就走,一路小跑。

    他感到有些憋屈,胸闷。因为他想到了一个笑话:一个农民为了不把屎拉在地主的地里,走了三天,憋了三天,结果依然拉在了地主的地里。

    跑了很远,朱学强停下来忿忿的骂了一句:“真他妈的土豪,真真儿的土豪。”

    转过一条小巷,生活气息扑面而来。朱学强背着手慢慢溜达。

    这是大马村的主街道——大马街。

    d  .. q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