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六十一章撒酒疯

时间:2018-10-26作者:春燕南归

    :

    “许越,你这臭小子。”我们刚在一个稍微空点的地方站定后,我正准备去翻看手机想要查看林姣姣在那边的动静时,忍不防一个人影走了过来,大声叫着许越的名字,我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只见陈世章满脸通红,醉熏熏地走到了我们面前,他一过来,一只手掌就放到了许越的肩膀上,重重拍了下。

    “陈世章,你喝了多少酒?”许越皱着眉扶开了他的手,瞪着他。

    “不用你管,今天你就听我说好了。”陈世章一向都是挺怕许越的,现在喝了酒后,胆子大得很,许越一扶开他的手,他的兰花指就立即冲着许越的胸口点了好几下,喷着酒气说道:“许越,我鄙视你,你太对不起余依了。”

    许越一下愣住了,看着他。

    “许越,你知道吗?那天你被泥石流埋在下面,所有人都放弃了,是余依,她坚持要去救你,她坚信你没有死,我也被他感动了,跟着她去的,你知道我当时去时是什么样的心态吗?那是一种必死的心态啊。”陈世章说到这儿声音带着哭腔,用手比划着:

    “那么大的风,那么大的雨,泥石流还不时从山上成堆地滚落,又是在黑夜中,没有人会认为我们这样过去还能活着回来的,但余依什么都不怕,去了,我也去了,我们在泥石堆里一步一个脚印地寻找着你,叫着你的名字,余依的喉咙都叫哑了,手指的皮全部被泥石流划破了,鲜血淋淋的,但她没有放弃,不断反复地叫着你的名字,凭着她对你的爱,对你的执着不放弃不停地寻找着,我想,肯定是她对你的爱感动了上苍,后来,终于让我们找到了你,就在我打了救援队的电话后,一股泥石流从山上冲了下来,将我们推入了万丈深渊里,后来发生的事情我不太清楚,反正我是失忆了,九死一生,被河水冲到了兆扬的一个山脚下,余依呢,也被水冲走了,最后是路明远救了她。”他明明喝醉了酒,可在说这段话时特别的流畅,顺口,我很感动,这样的话,他肯定在心里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否则也不能如此顺溜的。

    “可是,许越,当我这些天从兆扬回来时,竟然发现你被教援队救回家后,竟然念念不忘的是洛小夕,还让她怀上了你的孩子,我问你,你如此做,要让余依怎么办?你怎么对得起她的深情啊。”陈世章打着酒嗝,边说边捶着许越的胸膛,重重威胁道:

    “告诉你,许越,你若不把洛小夕那个贱女人给赶出去,不善待余依,这辈子,我要与你断绝关系,与你再不相往来,我没有你这样的表哥,请你记住:我这样做不是因为我向着余依,而是良心使然,我见过许多不公平的事,但在这件事情上,我无法忍受。”

    陈世章边说着,情绪很激动,嘴里又大声叫着:“酒,快给我拿酒来。”

    我一看,这下完了,慈善晚晏还没开始呢,他就开始闹酒疯了,虽然他是为了我,可这闹下去影响也不太好,当下走过去拉着陈世章说道:“世章,别闹了,我让人送你到楼上面休息去吧。”

    “不行,我不休息,我要告诉许越,做人不能这样无情。”陈世章心中郁气难消,一把拿起桌上的一个红酒瓶放到嘴边狠灌了几口后,狠狠摔到了地下。

    “啌”的一声,啤酒瓶碎裂的声音在大厅里极不和谐地响地起来,这时所有人都朝着这边看来。

    许越的脸色变了下,看着陈世章。

    陈世章也猩红着眸瞪着许越:“小子,是不是想打架?来呀,我今天正好要教训你。”

    许越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却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若是平时陈世章敢这么吼他,他一定会好好收拾他的,但这次,他竟然隐忍了。

    可许越隐忍了,局面却控制不下来了。

    那边,陈世章的举动惊动了许向晴夫妇,他们立即走了过来,待看到陈世章的醉态时,脸都黑了。

    大厅里的其他人也围了过来,不知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然然,你在哪里?求你原谅我好不好?我真的不是有意要欺骗你的呀。”陈世章醉得一塌糊涂,或许也是心里太难受了吧,他拿起手机开始给肖然打起电话来。

    可这哪里是打电话呢,那手机还是倒拿着呢!

    那边肯定是不会有人接的。

    一会儿后陈世章打电话无果,嘴里喊叫着‘然然’,竟抱着电话蹲下哭了起来。

    许向晴看着如此失意落魄的儿子,脸比锅还黑,大概这辈子也觉得没有这么丢人现眼过吧,当即弯腰扶起了陈世章就要朝着会议中心后面的休息室走去。

    “不行,我要然然。”谁知陈世章一把推开了她,大声叫道:”然然,然然,你在哪里?快过来陪我。”

    说完赖着躺到地上,撒起酒疯竟不愿意起来了。

    这下许向晴的头痛了,用手扶着额。

    我看得直摇了下头,想了想后拨通了肖然的电话号码。

    电话只响了一声,就立即接了起来,我把整个过程简要的给肖然说了遍后,她在手机里沉默了会儿,只说了声:“好,我马上就来。”就挂了电话。

    不到一秒钟,肖然竟然从人群中挤了进来。

    我愣了愣,看来,刚刚肖然一直就在大厅里,正在某个角落里注视着陈世章呢,只是碍于许向晴夫妇在不好与他呆在一起了,这一出戏,她应该是全部看到了的。

    “小羊,起来。”肖然走近蹲下来去扶陈世章。

    “然然,你终于来了。”陈世章像嗅到了某种气息般,刚还躺在地上撒泼耍赖呢,一听到肖然的声音,立即就爬了起来一把抱住了她。

    “走吧,我扶你去休息。”肖然握着他的手,轻柔地说道。

    “好。”这次陈世章竟然乖乖地跟着站了起来。

    我看得目瞪口呆,敢情这陈世章到底是真醉还是装醉呢,又或者说是故意演戏给许向晴看的呢。

    肖然终于扶着陈世章终于慢慢地走了。

    许向晴看着儿子的背影,整个人都像受到了重大打击般,后退了好几步,用手撑在了茶几上。

    “许越哥哥,许越哥哥。”就在众人都以为事情过去了,正准备散去时,突然,一个穿着性感的女人喊叫了声就朝着许越的怀里扑了过来。

    这女人一下就扑进了许越的怀里,双手吊着他的脖子,在他脸上大大地印了个吻。

    霎时许越白腻的脸庞上留下个红红的唇印,特别的打眼。

    我窒息了下,定晴一看,这女人正是洛小夕!

    洛小夕的这个举动无异于一根导火索,刚刚准备散去的人群瞬间又全都聚拢了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