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五十九章你真是不孝啊

时间:2018-10-25作者:春燕南归

    :

    “谁给了你权力竟敢骂我的女朋友?”陈世章冷厉地盯着洛小夕喝道。

    “你……女……朋友?”洛小夕惊得睁圆了眼,结结巴巴的。

    “没错,然然就是我的女朋友,你竟敢无故欺负她,这是不将我放在眼里,快,给她道歉。”陈世章继续严厉地喝斥道。

    洛小夕有好一阵都无法反应过来,到后来她忽然捂着嘴大笑起来:“世章少爷,你竟然找了个这样的乡巴佬来做女朋友,这也太搞笑了吧。”

    “你……住口。”看着洛小夕竟然如此嘲笑自己心爱的女人,陈世章大怒,放开肖然走上前去一把拖住她的手臂就朝外面走去,边走边说道:“你个贱小三,给我滚出我们许家,以后再也不许进来了。”

    “哎呀,夫人啊,这里有人要打我了,要打掉你肚子里唯一的亲孙子呀,快来救救您的孙子吧。”洛小夕一见慌了,用力甩掉陈世章的手臂,索性倒在地上大声哭喊了起来。

    这时肖然见状,走上前去拉住陈世章的手说道:“算了吧,小羊,不要跟这种女人计较了。”

    “你不生气了吗?”陈世章回头看着她问。

    肖然只是摇了摇头:“与她这样的人生气,那是自讨苦吃,我可没这么傻。”

    陈世章惊喜地看着她:“然然,你这是原谅我了,是吗?”

    肖然却低下头去不说话,一会后,她扭身朝外面跑去。

    “然然。”陈世章见状立即跟跑了过去。

    这里洛小夕看到二人走了,自己嚎哭也不管用,毕竟她嚎了这么久,也没一个人过来看下她,只得自已抹了眼泪爬起来灰溜溜地走了。

    秋天的傍晚,一轮浅色的残霞挂在天边,温馨恬静。

    许氏庄园里,终于迎来了盛大的慈善晚晏。

    今晚的慈善晚宴比起昨天的寿晏丝毫不会逊色,前来参加的人比起昨天还要多,抱括社会各界的精英,及各种媒体记者。

    其实这种慈善晚宴许氏庄园里已经举行过二次了,每次都取得了不错的效果,有点类似芭莎慈善晚晏那种,一些商人或歌星明星,将自己收藏或喜欢的东西拿出来拍卖,当然越有名人效应越好,最后所得的钱全部捐赠给偏远山区的孩子,许多商家或明星即可以借此做公益慈善,又可以宣布自己代言的产品或自己的公司,因此这样的慈善晚宴,大多数上层精英都是趋之若附的。

    会议中心正门前,一辆辆顶级豪车开了过来。

    车门打开,走出来一对对手挽着手,光鲜靓丽的男女。

    摄影师的镜头直接对准了他们。

    快七点钟时,许越才挽着我的手臂满脸微笑地走了进来。

    今晚与昨晚最大的区别就是昨晚我孤零零地站着大门口迎客,今晚则是许越紧挽着我的手臂出现在大众面前。

    我仍然穿着中式的旗袍,不过换了个式样。

    他一米八八的个子,高大伟岸,我一米六七,穿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和束腰修身的旗袍,头发松松挽起,尽显华贵婉约。

    毫无疑问的,当许越挽着我的手出现在大众视野中时,现场顿时一片静寂,所有人都朝我们看来。

    我们像个发光体般,闪耀了全场。

    “许总,许太太好。”参加晏会的上流精英们一个个前来与我们敬酒,寒暄,现场在片刻的静寂后又更加热闹了起来。

    慈善晚晏要到八点才正式开始的,然而开始之后就是拍卖表演类的活动,没有了私人空间。

    真正想交友叙旧,联络感情的就是现在这段黄金时间,因此,懂行的人在这个时间段都是十分热情积极的,那些想要趁此攀附的,或有互相合作意向的商家也在此时抓紧了时间推广自己的品牌或公司。

    整个晏会大厅可谓是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许越带着我与众人一一碰杯寒暄着。

    我环顾了下现场:

    许悍天陪着卫兰青夫妇正坐在大厅右边的休息区沙发上,他们正在聊着天,看样子很融洽。

    吴向珍和许嘉泽也坐在他们的隔壁桌,吴向珍向来对于这类慈善颇有心得,她每年都要将自己的收藏拿来拍卖捐赠,她似乎很热衷于做这样的事,许氏家族里她许太太的名份就是伴随着这样的善事而家喻户晓,让人刮目相看的,因此,尽管她此时的身体不太好,还是支撑着不肯放过这个机会了。

    许向晴夫妇正在那边与几个雕塑收藏家聊在兴头上。

    在我眼光扫视一圈后,终于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闷闷不乐的陈世章,他正穿着一套深紫色的西服,头发一样梳得油光发亮,只是无精打采地站在那里,一看就知道他与肖然的感情还没有得到解决。

    原本这样的场合,他是最热情活泼的,现在却像个霜打的茄子般,蔫蔫的。

    我不免叹息了声,以肖然现在的见识身份,要跟着陈世章来参加这种场合的晏会恐怕有一定的距离,他们之间确实有些不现实。

    但真正的爱情是不分种族阶级,能跨越时光的,能不能有结果就看他们当事双方的态度了。

    我轻呼了口气,掉过眸光来时,不期然地遇到了一双阴冷闪铄的眼睛。

    许晟睿正站在不远处冷冷看着我们。

    我心惊肉跳了下,葛地手心一紧,一股寒意从脚底直窜上心头来。

    “阿越。”稍后,他朝着我们走来。

    “叔爷爷。”许越脸上挂着生动的浅笑,淡漠地开口。

    “阿越,你真是不孝啊。”果然,这样的场合,许晟睿见面的第一句话竟然就是如此直接的责怪,我顿时将清冷的眸光望向了他。

    “叔爷爷,怎么这样说呢?”许越握着我的手紧了下,脸上仍然挂着淡淡的浅笑,恍若他的责怪是美好的问好般。

    “阿越,许氏集团乃是我们许家的祖业,你竟然就这样将他让给了路氏集团,这是辜负了我们许家祖宗的厚望,愧对许家先祖呀。”许晟睿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