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五十四章头等大事

时间:2018-10-25作者:春燕南归

    :

    许延望呆了许久:“爸,您是说余依可能就是卫兰青的女儿了?”

    “没错,很有可能,我仔细看了下,余依那眉眼间与卫兰青和汪淇涵生得很像的。”许晟睿肯定地答道。

    “天,原来余依还真是只凤凰,tm的许越太有福气了,竟然好事全给他沾上了,这上天也太不公平了吧,我就说余依看上去不像是一般的市井女儿了,很有大家闺秀的风韵,原来还真是个公主来的,这许越的眼光可真好,一瞄就准。”许延望喃喃自语着,脸色发白,一会儿后很恐慌地问:“爸,如果是这样,那我们就完了,彻底完了。”

    可许晟睿只是呵呵干笑了几声:“这事还真难说,你听说过祸福总相依这句话吗?以前,卫兰青为了政治前途狠下心来不要这个女儿了,因此才瞒了这么久,风平浪静的,但现在不同了,卫程程失踪了,老无所依的他或许直到这时才意识到亲情的可贵吧,想要认回余依了,只是,这个世上就没有二全的事,认回余依是可以,那他欺骗组织的事也就曝光了,这些在政治上,都是极为敏感的,只怕他认了女儿就要丢了官位喽。”

    “真的吗?”许延望一听,声音里全是惊喜。

    “嘿嘿,走着瞧吧,会有人收拾他的,他在这一届已经干了三年了,明年就会到期,只要这个事情捅出去,他就休想连任了。”许晟睿说到这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听得全身直冒寒气,身子麻木地靠在了路旁的树干上。

    “爸,您说许越有没有可能早就知道余依是卫兰青的女儿才娶她的呢?”上面,许延望仍在这样问道。

    “这个可能性应该不大。”

    ……

    不知过了多久,我扶着树干站起来朝前面走去,心,再次乱如麻。

    每一步的发展都超出了我的意外,不知道这盘棋究竟会下成什么样子。

    才走到会议中心,手机就响了起来,我接通了。

    “余依,不好了,这官司怕是要打输了。”电话是陈世章打来的,他在那边尖着嗓音号丧:“你知道吗?原来我外祖母竟然将属于她的许氏集团股份早就全给了许晟睿,那可是黑纸白字的,无法抵赖,还有一部分是许晟昆的,这一下若细算起来,许氏集团要去掉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了,这下许氏集团算是玩完了。”

    我握紧了手机。

    好算计!

    果真如许晟昆说的那般,若算上洛小夕从吴向珍手中骗取的那些股份,妥妥地有百分之六十的股权会要丢失,怪不得许越要铤而走险了。

    “没关系,你就按照原来的计划尽力而为就行了。”我现在明白了许越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后,放下心来,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答道。

    “余依,许越那臭小子呢,太离谱了,现在火烧眉毛尖了,他竟连个人影都没有看到,我可告诉你,这要是真打输了,可不能怪我。”陈世章在那边尖细着嗓音,委屈地叫道,声音听上去挺疲惫的。

    我心想,你要是打赢了算你有本事!

    “行,不怪你,你尽管乖乖打官司就行了。”我笑了笑,“不管打输打赢我都请请你吃饭,给你奖金。”

    “真的。”陈世章不可置信的问。

    “当然。”我抿唇笑了下,直接给他挂了电话。

    这电话才挂掉,立即又响了起来,我拿起一看,竟是俞初南打来的,立即接起了电话。

    “余总,我看到洛小夕了。”俞初南电话接起来开门见山地说道。

    我一听,眼皮猛跳了下,不管什么时候,洛小夕这个名字,都是把插进我心里的一把刀,只要听到就会全身难受。

    “她在干什么?”我立即追问。

    前天她可是动了胎气的,不应该是呆在医院里保胎么,这又是要浪到哪里去作妖呢!

    “余总,这个贱女人竟然跟鲁卫国在一起,他们一起去了酒店里吃中饭,其间二人举止亲密,似乎在密谋着什么,余总,您可要小心点,这女人得不到东西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俞初南在电话那边提醒着我。

    “能听到他们在说些什么吗?”我吃了一惊,心沉了下去。

    “余总,真听不太清楚,隐约听到的似乎又是与借钱有关的事,反正就不是好事儿。”俞初南在那边认真说道。

    “好的,谢谢你,我明白了。”我眸光里发出寒气,“麻烦你再帮我盯紧点,一有消息就告诉我。”

    “放心,我会的。”俞初南满口答应道。

    我无力地挂了电话。

    话说洛小夕找鲁卫国干什么呢?她现在可是欠他五千万高利贷来着,利滚利算下来只怕已经有六千万了吧,如此巨额的高利贷,她竟然还有底气与他搞在一起,这是要有什么阴谋么?

    “余依,终于找到你了,哎,许越一回来你就没了人影,拜托你先分清主次好不好?现在的关健是要赶走洛小夕,这洛小夕要是再不赶走,你这许少奶奶的地位可就保不住了。”我这电话才刚挂下,林姣姣匆匆走了过来拉着我责怪道。

    “姣姣,怎么了?”我看着她。

    “哎,洛小夕这贱人昨晚被陈世章关了一晚,今天早上放出来时气坏了,现在出去后竟连个人影也不见了,也不知干什么去了。”林姣姣没好气地说道。

    我一听,明白了,立即说道:“放心,她还没有得到想要的东西呢,估计现在就要赶回来了。”

    “是么,就怕她不回来,今天晚上,我可要好好导演一场戏,让她丑陋的真面目展示在所有人面前。”林姣姣一听嘻嘻笑了起来。

    “放心吧,我们里应外合,到时让吴向珍和许越直接看到,免得他们不相信。”我搂着林姣姣的肩笑道。

    “就是了,他们还真以为洛小夕肚子里怀的是许越的种呢,就要让他们看看洛小夕是个什么样乱搞的女人。”林姣姣笑着拖着我朝外面走去,边走边说道:

    “我们先回家去整理下这段时间里收集到的洛小夕那些犯罪证据,看到时她的丑闻出来后能不能把她给直接送到警局去。”

    “好,姣姣,先让我把这里工作处理完……”我想着晚上的慈善晚宴,这又是一场盛大晚晏,马虎不得的。

    “哎,你这个死脑筋,对你来说现在的头等大事就是解决掉洛小夕,这些事有设计师,管家来管,你操那么多闲心干毛呢。”林姣姣不让我进去了,只是拖着我往家里走去。

    我想想也是,没有坚持了。

    卧房里。

    “瞧瞧,这几个视频是在白帝庙,洛小夕与那个高僧的,这些呢,是洛小夕与许延望在一起的照片,可这些证据虽然不好,但都没有直接利用价值呀。”林姣姣将手机里的视频照片一一调出来看了遍后,有些泄气了。

    其实这些问题我早就想过了,正因如此我才没有动洛小夕的。

    “依依,看这张,洛小夕浑身脱光坐在许总的身上,许总的上衣全被她扒拉光了,这个照片和视频可以给许总好好看看,看洛小夕是怎么强制萎琐他的。”林姣姣忽然指着我手机里其中的一张图片笑了起来揶瑜道。

    我一看也是笑了下,可没好气地说道:

    “这个自然会要给阿越看,可看了又能怎么样呢?这只能佐证她怀上阿越孩子的可能性是有的,这不是打自己脸么。”

    “哎,这女人还真是狡猾,明明干了那么多坏事我们却没有抓到她最致命的证据,光靠这些还是不够的,就算明天我们让她的丑行曝光了,那也不能凭这些把她给抓进去坐牢啊。”林姣姣分析对比着,满脸的不开心。

    我一听沉默无言。

    这个问题我想了许久了,到现在也有些不知所措,但我想,只有让许越和吴向珍亲眼看到她的丑事,他们才会绝对相信洛小夕做的那些龌龊事,而这样的丑闻也足以让她身败名裂,这样,洛小夕在许氏庄园里是再也呆不住脚了的。

    不管怎么样,先赶走她再说。

    “对了,依依,那天晚上她端给你喝后来又被吴向珍误喝的那碗滋补汤呢,这个算不算证据?”林姣姣昂着头问我。

    我一听更加泄气了。

    “姣姣,那个汤本身就是吴向珍弄的补药,哪里有毒呢?就算是后来洛小夕特意加了红花之类活血的药吧,那也不知她什么时候放进去的,死无对证,而且汤早被吴向珍给喝掉了,再说了,那个汤的渣底当时是拿去化验了的,根本没有什么毒药的。”我摇着头,黑着脸说道。

    “哎。”林姣姣一听,用手扶额,哀声叹气的,“我就说了,那天在医院里,洛小夕给吴向珍下药时,可被你逮了个正着,你怎么就不拍下个视频呢?那可是铁的证据呀。”

    我一听立即说道:“你以为我不想吗?那天已经是傍晚了,病房里一片漆黑,还隔着层玻璃门,我肉眼都看不太清楚,更别说拍什么视频了,再说了,那时情况危急,如果洛小夕的药真的注射进了吴向珍的身体里,本就十分虚弱的她很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我这是救人重要呢,还是拍视频重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