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四十九章 回家,睡觉!

时间:2018-10-20作者:春燕南归

    ,。“快,把脚抬起来。”这时肖然已经脱下了他的裤子褪到脚下面了,大声催促着他。

    我一看,好在陈世章里面还穿了条运动短裤,否则可真是遗笑大方了。

    陈世章则脸憋得通红,一时站着环顾左右不知如何是好。

    “够了。”许向晴突然大声喝道:“一个女孩子大庭广众之下脱男人裤子算怎么回事,快给他穿上。”

    肖然听到这断喝声有些懵逼,抬眼看周围的人都在用异样的眼光看他,不解其意,站了起来。

    “小章章,快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许向晴看了眼肖然,将严厉的眸光看向了陈世章,大声问。

    陈世章弯腰一把将裤子搂起扣好,‘哈’的笑了声,搂着许向晴的肩朝一边走去,边走边向我使了个眼色。

    我当然明白他的意思,这是叫我先将肖然给打发走呢。

    我唇角微微翘了下,上前几步拉着肖然就要出去,可这时敏感的肖然已经意识到了什么,自尊如此强的女孩儿又岂肯糊里湖涂地跟我走呢。

    “小羊,给我站住,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快说清楚。”聪明如她已经意识到了近段时间陈世章的反常不是没有原因的了,她只是被蒙在了鼓里,不甘心被他胡弄当即就朝着陈世章喝道。

    那边许向晴也意识到了什么,更不想被陈世章糊弄,几乎是于此同时也站住了脚步朝陈世章严肃地问道:“小章章,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女孩只是个卖花的吗?完全与你没有 关系么?”

    大家都望着陈世章不说话。

    肖然的脸上变色,蒙上了一层黑气。

    “小羊,在你眼里我只是一个卖花的姑娘,与你毫无关系,是不是?”肖 然立即走前几步冲着陈世章喝问。

    陈世章这时背对着她,不敢回过身看她,低下了头。

    “小章章,你怎么忘了前车之鉴,又犯起了糊涂来?”许向晴已经明白怎么回事了,痛心地追问着。

    陈世章在面对着二个女人的左右夹击之下,在低头沉默了好一会儿后毅然抬起头来,转身,走到肖然面前,望着她的眼睛诚恳地说道:

    “然然,对不起,我向你隐瞒了关于我身世的问题,但你要相信我,我这样做是有原因的,并不是真的想要隐瞒你。”

    肖然抬起明眸瞪着他,渐渐的,凊澈的眸子里蒙上了层雾色。

    “那你告诉我,你的身世到底是怎么样的?是不是你早就找到了家人?上次失踪其实你根本不是去国外联系鲜花的业务去了,而是来到了这里,回家了,是吗?”她握着手,一连串地逼问道。

    “然然,不要激动,先听我说。”陈世章走近她,一把将她搂进怀里,“我不是有意要瞒着你的,我的真名叫陈世章,这里确实也算我的家,今天的寿星许老爷子就是我的外公。”

    肖然完全石化了。

    陈世章搂着她,一起来到了许向晴面前。

    “妈,我给您介绍下,她是肖然,我的女朋友。”陈世章看向许向晴的眼睛果断地介绍道。

    许向晴眼睛的眼睛睁圆了,满脸的不可思议。

    “小章章,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我可从没听你说起过呀!”许向晴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不信地问道!

    “妈,这个事情以后我再详细告诉您!您现在只要知道然然是我女朋友就行了。”陈世章搂紧了肖然,笑了笑。

    “你……你……你又在游戏人生,我还以为你变好了呢,这次可好,竟然是找了个种花的姑娘,难道你忘了前车之鉴吗?”许向晴仍然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指着肖然痛心地追问着陈世章。

    “妈……”陈世章为难地叫了声,直冲着她使眼色,有话说不出口。

    “小羊,她是你亲妈妈?”这时肖然完全醒悟过来了,直冲着朝陈世章问道。

    “对,然然,她是我亲妈许向晴,现在法国,是个雕塑家来的,对不起,我以前没有告诉你。”陈世章脸上挤出丝笑容,艰难地解释道。

    “啪!”的一声脆响!

    “卑鄙,流.氓!”肖然猛地推开陈世章甩手狠狠就给了他一巴掌,怒骂道:“混蛋,玩弄我很有趣是不是?”

    骂完转身捂嘴就朝外面跑去了。

    所有人都懵呆了!

    “然然。”只一会儿,陈世章用手捂着脸,叫了声,朝外面追去。

    “回来。”许向晴立即怒声断喝道。

    “妈。”陈世章只得顿住了脚步,回身看着许向晴。

    “不许去追,这女孩子太没规矩了。”许向晴应该是看到肖然当众打了自己儿子吧,此时已是满腔的怒火。

    “不,妈,我一定要去追她,我舍不得她难过。”陈世章跺跺脚,扭身又要跑。

    “小章章,你这是完全不把我这个当妈的放在眼里吗?”许向晴立即厉声怒喝。

    慑于许向晴的威严,陈世章的脚步又顿住了!

    我看得真是着急啊,肖然就这样子哭着跑出去,情绪受激,可不是好事,若陈世章不追出去,后果很难想象。

    可此时许向晴态度很坚决!

    “姑妈,让世章追过去吧,肖然真的是个很单纯的姑娘,对这里和城里都不熟,若万一发生点什么就不好了,毕竟世章有个前车之鉴,若再发生一次,只会毁了他的名声啊!”我忙上前挽着许向晴的手劝说道。

    “对,孩子们的事就让孩子们自己去解决吧!”这时陈丹也走上来劝说道。

    许向晴闻言泄了口气,浑身瘫软下来,我和陈丹及时扶住了她。

    “快去呀。”我急忙朝着已经呆了的陈世章眨着眼睛,催促道!

    陈世章这才清醒过来转身跑了出去。

    “丹,怎么办?我们的小章章又惹祸了。”许向晴靠在丈夫陈丹胸前焦躁无力地问道。

    我笑了笑:“姑姑,现在小章章不像从前了,他对感情成熟了许多,这件事未必就是坏事,您要相信他啊!”

    许向晴闻言,满脸的痛苦:“他若找个好点的,真有了感情,结婚就好,可偏偏去找个种花的,这不是玩玩么,万一人家小姑娘想不开,那就完了啊!”

    这样想着时,就用手捶着陈丹的胸口哭诉道:“丹,都是你,不让我管孩子的事情,这下可好,又要出事了,这要是再出点什么事,我真的不想活了。”

    说到这儿,痛哭流涕。

    “姑姑,您尽管放心!我保证出不了什么事的。”我只能再次安慰着她,“您的小章章现在成熟多了,与以前的他真的不能比了啊。”

    这样说着,有些痛心。

    在许向晴的眼里,陈世章找个种花姑娘肯定只是玩玩的,根本不可能与她结婚,她只是在担心着又会发生上次那个小女朋友自杀的事。

    从目前状况看,在许向晴的眼里,肖然根本不可能做他的儿媳妇,我早就知道,人就是这样,人家的姑娘看着什么都好, 一旦要做自己的儿媳妇了,那就什么都不好了。

    我叹了口气。

    “少奶奶。”正在我唉声叹气时冷啡竟走了进来,直接走到了我面前大声说道:“许总正在外面等您呢。”

    我一愣:“怎么?你还没送他回医院么?”

    冷啡一听,笑了下,又是大声说道:“少奶奶,许总说您不在身边他睡不着觉。”

    这话一出,立即引来旁边众人的嘻笑起哄声。

    我的脸霎时红到了耳根。

    这男人可真是无语!

    “冷啡,你啥时候学得跟你家许总那个德性了。”我走出会议大厅后朝跟着出来的冷啡责问道。

    冷啡只是用手挠着头:“少奶奶,我都是照着许总的原话传达的,不能怪我啊!”

    说完不等我再说话,大步朝前溜走了。

    我摇了摇头,只得朝着走去。

    加长版宾利房车前。

    许越长身玉立,正斜靠在车窗上悠闲地等着我。

    “阿越。”我急忙走了过去。

    “依依,这都几点了你还在忙什么?”我才开口许越一把就握住了我的手,满脸的严肃:“你也不看看时间,谁需要你这么辛苦了?告诉你,我的女人不需要如此忙碌,只要吃好玩好喝好就行。”

    “我……”我一时语塞。

    “走,上车,回家,睡觉!”许越不容分说,将我一把搂上了车。

    我无奈,只好随了他。

    “依依,对不起,是我无能,让你辛苦了这么久。”车子上,许越将我搂进怀里,紧紧拥着我,将脸埋进我的脖子上十分内疚地说道。

    我心里淌过丝暖意,能换来他这句话,真是所有的辛苦都值了!

    我咬紧了唇,没有说话,手指抚摸上了他的头,五指穿过了他黑亮的发丝,轻轻摩挲着。

    “依依,这段时间我也冷落了妮妮,等过阵后,我就带着你和妮妮出去玩段时间,好好弥补下你们,虽然我许越别的本事没有多少,但要让你们娘俩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还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许越的手指抚摸着我的脸颊,亲昵地着道。

    我的脸上飞起了层红晕。

    只一会儿车子就停了下来,我抬头朝外面一看,却是我们的家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