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四十八章被教训

时间:2018-10-19作者:春燕南归

    ,。“很简单,我就朝她抛了个媚眼,夸她有女人味,她立即就浑身酥软了,我对她说我最喜欢她这种有风,骚味的女人,还暗示她楼上有客房,她一听,心花怒放,竟然真的跟着我走了。”陈世章忍着笑说完满脸的鄙夷不屑:

    “我是真没想到她现在竟然变成了这种女人,简直是倒了我的胃口,毁了我的三观,你知道么,到楼上休息室时,我说只要她脱下衣服让我瞧一眼,我就给她一百万,要是脱裤子的话,我就给一千万,她一听,二话不说,立即就直接脱起了裤子来,我趁她脱裤子的瞬间,反身走人了,并顺便给反锁上了房门,嘿嘿,让她一人在里面。”陈世章恶趣的说完后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得前仰后合的。

    我瞪着他,“陈世章,说起这些还是拜你所赐,当时慈善晚宴时若不是你贪图她的美色,引荐她给许氏集团当什么代言人,吴向珍还不会看上她呢,都是你,将一个黑老鼠搅进了一锅汤里。”

    陈世章很委屈:“余依,那时的洛小夕真的很清纯可爱,我也没想到短短这么几个月就把她变成这样了,哎,你们女人呀,还真的是经不起金钱的诱,惑,一看到钱,就忘记自己姓甚名谁了。”

    我一听,立即说道:“陈世章,你可别一锅黑,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是洛小夕这样的,所以,你找女人时可要看好人品,告诉你,洛小夕这个源头还是你引进给吴向珍的,所以,以后你要给我将功赎罪,否则……”

    “小羊。”正在我的话还没说完时,就听到了一声大喊,我吓了一跳,抬头一看,肖然正从外面走了进来, 她进来一眼就看到了陈世章,那模样仿佛已经找了他好久了般。

    麻烦来了!

    我心里一沉,没想到肖然还没有走!

    这时陈世章的脸上也变色了。

    “小羊,你给我死去哪里了?说是结个账,结果一整天了也没见个人影,打你手机也不接,什么意思?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快说,是不是又想背着我玩失联?”肖然走过来一把揪住陈世章的耳朵大声骂道。

    “然然,快放开,好痛。”陈世章立即用手捂住耳朵,尖声叫着。

    我的心快跳出嗓门了,朝那边一望,许向晴夫妇也正朝这边望来呢。

    肖然目前还不知道陈世章的身世,只以为他还是那个小伙计呢,这下……

    “瞧瞧你,这身上的衣服从哪里来的?鞋子又是从哪里借来的?看看吧,背着我将自己弄成了什么样子,这头发梳得油光焕亮的,脸上还涂脂抹粉,我想问你,你究竟想在这里干什么?是不是要想找女人?”肖然不仅没有放开手,还用力揪着陈世章的耳朵,上下打量着他,没好气地质问道。

    “肖然,快放开他。”我急了,连忙阻止着她,可这时的肖然应该是找陈世章找了一天了,憋了一肚子气吧,根本就不理我,只是揪着他的耳朵,连珠炮似的轰道:“我问你,花的钱结了没有?是不是你拿了卖花的钱去买了这身名贵的西服?这次你若不给我说清楚,我可不会放过你,这钱还没赚到呢,就养成了这一身的臭毛病。”

    肖然满脸正气,义正严辞地教训着陈世章,把个陈世章训得像个龟孙子般。

    “肖然,不要这样,快放开他,小羊好歹是个男人,男人都是要面子的。”我看到许向晴黑着脸朝这边走来,急了,连忙拉着肖然的手提醒道。

    可肖然压根也想不到陈世章会与这个富丽堂皇的许家有什么牵连吧,只当是教训自己的小跟班,就朝我说道:“姐姐,你是不知道,自从你与我订了那些花后起,这段时间这家伙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每天那个花钱呀,就像流水似的,也不知他从哪里弄了那么多钱,每天变着花样买东西给我,什么贵的就买什么,我问他钱从哪里来的,他又说不清,你说若再这样下去,那还不得把他给毁了吗?这个世界上哪有天上掉毛爷爷的事情呢,你瞧他现在身上这套衣服吧,少说也要上万块,他一个花农跑到你们许家穿成这样是要干嘛呢?不是作吗?这次,我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

    我一听,完了,陈世章这是自己把自己给作完了,本来今天上午我还陪着许向晴将肖然的形象给树立好了,便于她们婆媳以后好处理关系,可现在,她当着这些人的面将陈世章这样的教训,这文雅惯了的许向晴能干么!

    “然然,快,你先回去,等下我再给你电话。”这时陈世章抬眼间也看到了满脸黑气走过来的许向晴,急了,捂着耳朵,跺着脚朝肖然喊。

    可肖然这次是铁了心要带走他,将他改邪归正了。

    “不行,这次你必须跟我回去,告诉你,还想逃跑门都没有。”肖然果断地说道,说完松开了他的耳朵,又开始脱他身上的西服,“快把这身西服脱掉还给别人,租这西服肯定是花了不少钱的,你这败家玩意儿,今年我还打算盖个土楼呢 这不是浪费钱么,瞧你这好吃懒做的样,一点也是不会过日子的人。”

    许向晴走过来时就看到肖然正在脱她儿子的西服,阴沉着脸,一双黑眸渐渐有了凌厉之色。

    陈世章哭丧着脸站着,只能任肖然脱了他的上衣,又脱他的裤子。

    我干着急,却拉不开执着的肖然。

    “这位姑娘,你这是要干什么呢?”看到肖然大庭广众中要脱陈世章的裤子了,许向晴终于忍不住了,直接冷声发话了。

    肖然回头一看是许向晴,认得她是许家的女儿,立即陪着笑说道:“夫人,这是我的伙计小羊,我正在教训他呢,放心,我们脱下西服立马就走,不好意思,打扰了。”

    我闻言用手扶额,叫苦不迭。

    许向晴眸中闪过丝寒意,看着肖然,又将眼光看向了自家儿子陈世章。

    陈世章呢,只能是躲闪着她凌利的眼神,哪敢说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