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四十五章给我闭嘴

时间:2018-10-18作者:春燕南归

    ,。许越含笑看着我,轻搂住我的腰,将脸轻磨噌着我的脸颊,“依依,你真的不想我么,我们有多长时间没做了?一个月零二十天了。”

    我一听,脸霎时红到了耳脖根,坐在他的腿根上,明显感到了突起的坚硬。

    “这是我们第一次分开这么长时间吧。”他声音里有不满,甚至带着孩子气的委屈。

    “阿越。”我心里软了下,“认真点好吗?”

    “不,我很认真的,难道说这些就不认真了么?这可是人之常情,我是个正常的男人哟。”许越在我耳边调笑。

    “阿越,那许氏庄园现在危在旦夕,你找到对症的办法了吗?”我昂起头问道。

    他的手指磨挲着我的腰,滚烫的掌心让我的肌肤生温。

    “来,开会去吧。”他沉吟了下,站起来,拖住我的手。

    “我也要去吗?”我有些讶异。

    “当然,你是公司的副总,参加没有什么不对。”许越站起来后身子一边有些僵硬,牵着我的手,朝前走去,忽然,我就感觉到了不对劲,猛地抬头就看到许越脸上的肌肉扭动了下,牙齿紧咬,似乎在压抑着巨大的疼痛般。

    突然间,我脑中灵光一动,快步绕到他前面,蹲下来,伸出右手朝他左腿摸去。

    触手到的全是温热的液体,沾了我一手。

    “阿越,你受伤了。”我脸上变色,颤声问道,望着手心里浓浓的血液,心脏缩成了一团。

    “没事,小伤而已。”许越知道瞒不住了,轻描淡写的,“血森逃跑时,向我开了一枪,我躲过了,但子弹擦到了我左腿侧边的肌肤。”

    “不……”我摇着头。

    “傻丫头,快去开会吧,别人都在等着呢。”许越不以为然,牵起我的手还要走,“等下路明远来了,他说过的要找我复仇的,他说要抢走的我事业,还要抢走我的老婆……这男人太狂妄了。”

    “不,必须先处理好伤口。”我听不进去,拉着他不肯走,蹲下去就要去脱他左侧裤子。

    “依依,你就这么迫不急待么。”许越无奈,只得任我去脱裤子,嘴里却开着贱贱的玩笑:“我还想早点处理完事情回家后搂着我的老婆睡觉呢。”

    我的手有些发抖,轻轻脱下裤子时才褪到大腿处左侧西裤竟然扯不下来了,稍一用力,许越发出‘咝’的痛吸声,我一看,原来伤口处裤子已经连着皮肉沾到了一起。

    我的整颗心颤粟了起来。

    “我都说没事了,走吧。”许越看我没有动手了,就伸手去搂起裤子要走。

    “不要动。”我突然厉声大喝道。

    他愣了下,大概是从没看到我如此严厉地对他说过话吧,一时间,有些懵了。

    “好好躺着,我马上就来。”我扶着他走到沙发边,将他轻轻按进沙发里坐下侧躺下去后大声命令道。

    他乖乖的听从了我的吩咐。

    我站起来朝着总裁室里面的卧室跑去,很快,从里面我就提了个大大的药箱走出来。

    随后立即返身打来了一盆热水。

    “不要动。”我拧干毛巾,开始轻轻擦着他腿上伤口旁的肌肤,语声温柔得我连我自己都感到惊讶。

    他眸光如水,痴痴地望着我,手指伸过来抚摸着我的脸颊。

    我咬紧牙关,先拿出剪刀来,在他大腿处剪掉了那块沾着皮肉西裤之外的裤子,然后才将整个裤子脱了出来,伸手拉亮了沙发旁的台灯。

    这时一道好几厘米长的伤口,血肉模糊地呈现在我的眼前,上面还沾着被我剪留下来的西裤布料,正在往外冒着血,而伤口的周围肌肤已经泛起了红色,用手一摸,滚烫。

    凭直觉,这个伤口起码有五个小时以上了。

    我颤抖着手抚摸着这个伤口,想起了中午的那个梦。

    或许在冥冥中,心有灵犀,他中枪受伤时,想到的是我,我就梦到了他,原来那个梦也并不只是一个梦呵。

    “阿越,马上送医院处理伤口。”看到这样的伤口时,我绷紧了脸,站起来命令道,语气不容他置疑。

    “不用,先帮我上点云南白药止血就行,今晚可是老爷子的寿晏,我答应了他要回去的,明天再去医院好了。”许越不当回事,口气轻淡,“先去开会吧,开完会后我们就回去看望爷爷。”

    这样说着,他坐了起来。

    “阿越,你一定要让我和爷爷都伤心吗?”我生气了,“你都这样走路都不稳了,如果去看爷爷,难道要让他在八十大寿时看到你这样来伤心么?你可是他唯一的孙子。”

    如果只是个一般的伤口,我还敢与他处理下,但这个伤口太深,连着布料,血肉模糊的,还是往外冒着血,这样的情况我必须要去医院做消炎处理,否则一旦炎症往里……这条腿别想要了。

    与事业相比,我宁愿要老公。

    “余依,你什么时候不听我的话了?”许越这时的语气也严肃起来,刚刚见我面时的温柔完全不见了,显得有些不耐烦。

    “这个时候你必须要听我的话。”我望着他伤口,满脸黑气,与他争执起来。

    “许总。”这时冷啡站在门口说道:“路明远过来了。”

    “让他进来。”我想了下后朝着冷啡吩咐道。

    冷啡静了片刻,大概是没有听到许越的声音吧,答了声“是。”

    一会儿后,门被推开了,西装革履的路明远大步走了进来。

    “路总。”我站起来看着他,“阿越现在要去医院,有些合作可以在病房里谈吗?”

    路明远愣了下,看了看许越的腿,笑:“当然,没问题。”

    “那好,冷啡,吩咐下去,会议改为视频会议。”我立即朝着门口的冷啡吩咐道。冷啡答应一声,走了。

    “这样,我来开车。”路明远看着许越的伤口,“你陪着他做在后排。”

    “好,谢谢。”我点头道谢,先去卧室拿了条宽松的睡裤过来给许越穿上了,扶着他朝外面慢慢挪去。

    “依依,你这是在强绑我,我的人生第一次被个女人强迫,不要以为我会拿你无可奈何,等着吧。”车厢里,许越一只手紧紧搂着我,在我耳侧咬牙切齿的。

    “给我闭嘴。”我轻声喝斥:“现在你必须听我的话。”

    事情再紧急也没有生命重要,我怎么会容许他拿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呢。

    外科手术急诊室里。

    “这要是再晚来一点时间,炎症加深,这条腿别想要了。”医生皱着眉头看着许越的伤口,不悦地责怪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