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四十四章 好,我等着

时间:2018-10-18作者:春燕南归

    ,。“金蝉脱壳,懂吗?只是一个形式,这个时候,a城除了路氏集团,没有人能收购得起许氏集团,这样做,他们才会信,信了就会狗急跳墙,路明远这个人有能力,魄力,是完全可以镇住那些跃跃欲试的牛鬼蛇绳的。”许越的手指轻敲着桌面,声音异常的冷静。

    冷啡这时才恍然大悟:“许总,您只是想利用下路氏集团过渡么?”

    许越唇角弯了下,淡淡说道:“他路明远不是想找我复仇么,我现在成全他,把许氏集团让给他,很快,我就会让他知道不仅他爷爷曾是我爷爷的手下败将,他也会是,江畔南弯那块地我先送他玩几天,到时连公司与那块地他都要乖乖交给我。”

    我站在门口听着许越那熟悉到骨子里的声音,仍然是那么的自信,霸气。

    心中的那股焦虑与不安恍若一下就烟消云散了,多日来的积郁一扫而空,整个人的心灵像找到了依靠慰藉般安静了下来。

    今天,我做了一个梦,真的只是做了一个梦而已! 许越已经远好无损地回来了。

    我整个身心激动起来,哪怕此时冷昕杰就站在我的身边,也是完全将他忽略了。

    直到此时,我才知道我对许越仍然是没有一点点抵抗力的。

    “许总,现在血森受伤逃跑,许晟睿的后翼等于已经全部剪断了,他唯一的希望就在许氏集团和许氏庄园上了,现在已经如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每天像条狗般跟在文书记屁股后面。”办公室里,冷啡的说话声是极度的鄙视,“越是这个时候可越要小心,他老谋深算,这次算计的事情绝不会那么简单的,我听说许氏庄园已经被文物部门呈报上去了,只要上面批下来,许氏庄园就会彻底玩完,许氏庄园可是我自小看着长大的,早把那里当成了我自己的家啊。”

    说到这里时冷啡的语气里都是浓浓的不舍与依恋。

    我的手指握紧了旗袍,心里揪得高高的。

    身侧,冷昕杰低头望着我紧搼的手指,轻柔地提醒道:“依依,不要太紧张,放松些。”

    我顿时像绷紧的弦,忽然呼了口气。

    “冷啡,立即召集所有高管开会,许氏集团与许氏庄园是我们许家的产业与祖业,是许家的灵魂,岂能容那些小人夺走。” 许越的声音无比的冷厉。

    “好。”冷啡答应一声,很快我就听到了脚步声朝门边走来。

    我不知道该不该回避,可脚步像生了钉般迈不动步子。

    “少奶奶。”稍倾,门开了,冷啡出现在我的面前,看到我时惊讶得叫出声来。

    我脸上挤出丝笑容来:“冷啡,我是来找阿越的。”

    “好,许总就在里面,那我先走了。”冷啡的眸光落在冷昕杰脸上,闪过丝讶异,但很快就恢复了往昔的冷清,快速离去了。

    办公室里,许越正在低头翻看着手中的文件,浓密的黑发下,俊颜如画,可眉宇间里有抹化不出的凝重。

    “阿越。”我快步走进去,声音里都是喜悦。

    许越愣了下,抬起头来,唇角微微翘起来,墨瞳里闪过丝柔和的亮光,很快,他的眸就落在了跟进来的冷昕杰脸上,翘起的唇角微微平复了下去。

    “冷总,欢迎光临敝公司。”他放下了手中的文件,整个上半身挺直了,唇角带着抹笑意,淡然若水地说道。

    冷昕杰微微一笑:“许总,余依十分牵挂你的安危,我被她所感动,将她给你送了过来,请你好好安抚下她。”

    “谢谢。”许越笑,眼睛仍然看着冷昕杰,手却朝我伸了过来。

    我的眼睛落在他白晳的大手上,却有些犹豫,冷昕杰还在身边呢。

    “阿越。”我顿了下后,还是走近了过去,握住了他的手,求助似的看着他。

    他愣了愣,忽然笑了下,对冷昕杰热情地说道:“冷总,请坐,我让助手来给你泡茶。”

    冷昕杰摇了摇头,笑:“不了,许总,你们两夫妻别后重逢,想必有许多话要说,我就不做这闪亮的电灯泡了。”

    说完他高大伟岸的身子就要转身离去,但在转过身去时,想起了什么,又温温淡淡地提醒道:“许总,建议你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还是先给余依说下,其实,你这样不说,她更着急的。”

    “哦,谢谢你的提醒,是我大意了。”许越闻言,满脸的笑,倒是从谏如流。

    “那我不打搅了,先走了。”冷昕杰微笑着说了句,抬脚就走。

    “冷总,不知什么时候能喝到你的喜酒呢?”许越将身子靠向椅背,关心地问道。

    冷昕杰正在走着的身子不经意间抖动了下,停住了,用手扶了扶眼镜,温和的笑:“我不像许总能找到余依这么好的女人死心塌地相随,我缘份浅,应该还没到时候吧,放心,若有了一定会给你发请贴,请你喝喜酒的。”

    “好,我等着。”许越被我握住的那只手抽了出来轻轻环绕住了我的腰,将我身子一提,我就被他抱坐在了他的大腿上,笑了笑,“冷总,你这情路还真是坷坎,我只能给你送祝福了。”

    冷昕杰背对着我们,笑:“谢谢你的祝福。”

    说完他大步离去。

    我看着他的背影落寞凄清,心里一股说不出的难过。

    “呜。”突然,许越的唇堵住了我的唇,牙齿轻轻啃咬着我的唇瓣。

    我挣扎了下,伸手去推他,他轻笑一声,一只手捉住我的双手,将我按压在他的臂弯里,舌尖趁我分神的瞬间溜了进去,在我的口腔里肆意掠夺……

    “许总。”不知什么时候,冷啡站在了总裁室门口轻声说道:“高管们都已经回来了。”

    许越这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我的唇畔,抿了抿唇,脸上都是满足的表情。

    “好,你先过去,我马上就来。”他低沉的声音很悦耳。

    冷啡一走,我从他怀里坐起,缺氧的我长长吸了口气后,伸手打了他一拳:“阿越,事情如此紧急,你竟然还有这个闲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