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四十三章有危险吗?

时间:2018-10-17作者:春燕南归

    ,。我有些麻木地站着。

    不一会儿,有卫兵下来替他们打开了车门,卫兰青夫妇走了出来。

    “卫部长,卫夫人,欢迎您们大驾光临。”很快,吴向珍满脸堆笑地从台阶上迎了下来。

    “卫部长,卫夫人,您好,欢迎您们大驾光临,快请里面坐。”让我大跌眼镜的是洛小夕竟然紧随着吴向珍身后大步迎了上去,像女主人般,巴结热情地说道。

    我站在角落里,冷冷看着这一切。

    这时

    汪淇涵的眼睛在看了眼面前迎接的人后,大概不是她想看到的吧,开始左右看起来,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我站在侧面,迎着逆光,看到她似乎憔悴苍老了不少,同样是精致妆容,同样是得体端庄的衣服,却在不经意间看到了她眉眼间流露出来的那份无奈与沧桑,那不是岁月给她的创伤,而是饱受内心煎熬痛苦后留下的凄沧。

    卫兰青呢,仍然是穿着那件黑色的名牌夹克衫,高高的个子,面无表情,全身都是威严的气息,可这次,他脸上怎么看也缺少了那份自信和冰傲,自他走上台阶起眼睛似乎也在四处看着,极力在寻找什么般。

    我唇角凝着寒霜,漠然站着。

    或许他们是在找我吧,毕竟失去了爱女,无所依靠的情感也想要找寻一份原本并不起眼的安慰了。

    可对于这样替代式的迟来的所谓关爱,我还真的不稀罕。

    这一对夫妇,自我出生起就没有给过我一点点应有的关爱,到了人生的这个阶段,我其实已经不需要了。

    我转过身去,来不及擦掉眼里的泪,朝着后门的休息室走去。

    宾客已经来得差不多了,卫兰青算是最后来的了,里面的宴席主持一切自有司仪和主持人全程把控,这一切早就安排得妥妥的了,已没有我什么事了!

    此时的我有种无比厌倦的心里,不喜欢看到那些人,不喜欢周旋,只想静静地呆在一个属于自己的角落里舔渎着属于我的伤口。

    走近休息室里,我坐在沙发上,微闭着眼睛养神,却怎么也安静不下来,脑海里不时闪过各种脸孔:许越,卫兰青夫妇,吴向珍,洛小夕……

    可到最后我心灵最原始想要依靠的却是已经走了的永埋在地下的养父母。

    我的眼睛又模糊了视线。

    “依依,原来你在这里呀,我可是到处找不着你。”一会儿后门开了,一个男人快步走了进来。

    “怎么了?”我坐着没动,无精打采地抬起了头来,来人竟然是冷昕杰。

    “依依,好好的,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冷昕杰一看到我的脸,立即无比惊讶地问道。

    “没事。”我有些窘,连忙拿纸巾擦干了泪,又抬头问道:“杰哥,有什么事吗?”

    冷昕杰若有所思地看着我:“依依,我知道的,一定是洛小夕那个女人欺负了你吧。”

    我慌得别开了他深沉的眸光,只是说道:“杰哥,我真的没事,你来找我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他能如此急匆匆的赶来找我,依他的性子,肯定是有事的。

    “哦,对了,你知道许越现在在哪里吗?”冷昕杰似乎这才想起了正事,连忙问道。

    我一听,茫然摇了摇头,低声答:“不知道。”

    “看来,他是全都不想告诉你了。”冷昕杰沉吟着。

    “杰哥,那你知道他现在哪里吗?”我一听,心里一喜,他肯定是知道了某些内幕才来找我的,于是抬起了眸来渴盼地问道。

    他看着我,眸光深沉,慢慢说道:“据说血森受伤后已经逃到a城城东一带了。”

    “啊。”我腾地站了起来,“那阿越呢,现在哪里?他有危险吗?”

    我想到了那个梦,可怕的梦,心提到了嗓门口。

    看着我如此紧张的表情,冷昕杰忽然苦笑了下:“依依,就算许越伤你再深,你对他也是深情如许,我真的羡慕他,作为一个男人,有个如你这般的妻子,此生夫复何求呢?”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来,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一听到有关许越的消息就顾不得这么多了。

    “杰哥,若有来生,我希望你能最早来追我,而不是躲在我的身后不敢说话。”我苦笑着,说完后再次央求道:“杰哥,请告诉我,阿越现在哪里?有危险吗?”

    “路明远没有告诉你一点点消息吗?”冷昕杰眸里仍有怀疑的光,“据悉,你与路明远最近也是有联系的。”

    路明远?路明远与许越还有什么联系么?

    我的头仍然昂着,有些懵懂,脑海里却闪现出今天中午路明远离开时对我说过的话,说是若看到许越就说他有事找他,让他给他去电话,而且今天一个上午,路明远来时都是在找许越的。

    难道他们之间还会有什么争斗?又或者是路明远已经趁此时机向许越挑战落难了?

    如果是这样,许越二面受夹击,恐怕无力分心。

    这样想着时,我心更加不安了,拿出手机来立即拨打起路明远的电话来,电话倒是通的,可连打了好几个,也是没人接,我有些泄气地挂了电话。

    “杰哥,求你带我去找阿越吧,我想看到他。”我放下手机后央求着。

    “好。”冷昕杰看着我,最后终是点了头,“你跟我来。”

    于是,我紧跟着他朝外面走去。

    一路上,路明远带我走着的都是十分熟悉的路,我几乎是眼睁睁看着他把车子开到了许氏集团的大门口, 真的震惊不已。

    原来许越今天已经回到了a城,他没有回老爷子的寿晏现场,而是来到了他的公司里,看来是有紧急事情需要处理的。

    许氏集团总裁室门口。

    “许总,您真的打算把公司转让给路明远吗?如果将来他不还怎么办?”我和冷昕杰才走近了些,里面就传来了冷啡顾虑重重的声音。

    此时整个许氏集团空无一人,已经是晚上了,就连往日的保安似乎都没有安排值夜了,说不出的清净凄凉。

    因此冷啡的话显得特别的空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