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四十二章你甘心吗?

时间:2018-10-17作者:春燕南归

    ,。“洛小夕,你这肚里的孩子是许越的吗?不要太无耻了。”我咬牙低声对着身边的洛小夕说道。

    她唇角一扬,十分自信地说道:“当然,孩子一定是我的许越哥哥的。”

    “哼。”我冷笑,“你心里没有点逼数么,到时会让你去做羊水穿刺来证明的。”

    谁知洛小夕竟面无惧色,仍是十分自信地说道:

    “做就做,真金不怕火炼。”

    我一下竟愣住了。

    话说这女人凭什么如此笃定?凭什么会有如此的底气?仅仅是因为超级无敌不要脸吗吗?

    漫天的烟花在许氏庄园的夜空开始绽放,一波又一波的客人进来签到,进到了大厅里,大厅里顿时热闹起来, 一派喜气洋洋,许多人都在赞美着鲜花,有的甚至摘了一朵来放到掌心里把玩,观赏着,客人的欢笑声,打招呼应酬声此起彼伏。我站在正门口,腿都麻了,望着这一切,脸上却始终保持着公式化的微笑,有谁能知道我内心像有火在燃烧般呢。

    我所期待,渴盼出现的那个身影,在洛小夕腆着肚子站到我身边后,所有的激情正在一点点消失……

    我知道如果洛小夕肚子里的孩子真是他的,我几乎没有原谅他的勇气,不过,现在还有一线希望,那就是很有可能并不是的……。

    “呀,你谁呀?”正在我站着恍惚出神时,突然一个男人拿着公文包走了过来,很快尖细的嗓音就惊叫了起来。

    我惊了下,这才朝他看去。

    原来是陈世章从法庭回来了!

    此时他的眼睛全部落在洛小夕身上,像见到了外星人般,无比惊讶的模样!

    我这才想起,自他回来这么几天起,不是在公司里忙碌就是回家要打官司,真还没有见到过洛小夕呢,恐怕也没时间听说过关于洛小夕的事吧。

    “我是许越哥哥的女人呀。”洛小夕一双眼睛也同样打量着陈世章,应该是不认识他吧,就冲他眨着眼睛,妩媚妖娆地答道。

    今天晚上洛小夕几乎是把这句话挂在嘴边的,凡是有机会说的,尤其是对着新闻媒体的时候,她更是话不离口,无时无刻不在宣示着自己的身份。

    就连吴向珍站在对面也拿她无可奈何,谁让她在意她肚子里的孩子呢!

    “你是许越的女人?”陈世章呆滞了半晌后,不可思议地问道。

    “是呀,我肚子里怀了许越哥哥的孩子呢。”洛小夕说这句话时没有半点的羞耻感,而是无比的自豪。

    “是么?”陈世章眸眼里都是惊诧的光,终于把头转向了我:“余依,这是真的吗?”

    这一刻,我真不敢看他的眼睛,低下了头去,眼圈却红了。

    “余依,你说话呀,到底是不是真的?”陈世章有些急了,逼问:“如果她是,那你算什么呢?”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高朋满座的,我真不想在这个大庭广众之下讨论这些心底的伤疤,因此,只是低着头沉默缄言。

    “余依,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跟我说清楚。”陈世章突然一把拉住我的胳膊将我拉到了一旁逼问道。

    “陈世章,不要逼我了,我也不知怎么回事,但我相信洛小夕肚子里的孩子不是许越的,上次泥石流事件后到现在只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可洛小夕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快四个月了,现在真说不清这些事情,今天可是老爷子八十大寿,先让他老人家安心过完今天后再说吧。”我被逼无奈只得这样说道,“过完今天我会把一切告诉你的,好吗?”

    “看来还真有这么一回事了。”陈世章的深眸里突然爆发出无比的愤怒来:“好个许越,你小子真行啊,余依那么拼了命地去救你,你竟敢如此背叛她,不行,我看不过眼了,一定要支持公平正义,让我去好好教训你,让你知道忘恩负义是什么后果。”

    这样说着,陈世章满脸愤怒,拿着公文包扭头就走,嘴里吼道:“许越,你这小子,给我出来,我要与你算账。”

    他这一吼,立即引来旁边许多人朝我们看来。

    我慌了,忙上去拖住了陈世章的手说道:“陈世章,不要冲动了,现在许越还没有回来,你是找不到他的,先沉住气,让爷爷过完今晚的寿宴后再说吧。”

    陈世章腥红着眸眼盯着我:“余依,你甘心吗?那天我们冒着生命危险救了他,不仅是你的命,就连我也差点丧命了,你如此死心塌地救他,他却让别的女人怀孕了,还站到了你的前面,这算什么事?你是不是傻掉了啊?这样都能忍受吗?说白了这可是你的利益,为什么不去维权?为什么不把她赶走?这连我都是无法看不下去了啊。”

    “我知道的,陈世章,但现在不是一下子就能解决得了的,你看看现在这样的场面,你若闹起来了,最难堪的人是谁?还不是爷爷吗?他都如此高龄了,你忍心看着他过不好这个可能是他这辈子最后的一个整生了吗?先消消气吧。”我只好劝说着他。

    他看着我半晌,最后泄气了,忿然说道:“我这样做都是为了你,懂吗?我反正已经活过来了,还有了然然,可你呢,你的日子以后将要怎么过下去?你能睁只眼闭只眼吗?这但凡是一个有良知的人都是会站出来的。”

    我心中一暖,感激地说道:

    “陈世章,我知道的,你这是为了我,你的心意我领了,也谢谢你了,但我余依就只有这个命,苦命,懂吗?”

    我忽然握紧了拳头,咬着牙说,眼泪却从眼角流了出来,“可是,我要告诉你,先忍忍吧,你要相信许越,相信爷爷,他们会给我一个公道的,而且我也有了计划了,但绝不是现在,先让爷爷开心地过完八十大寿吧,现在洛小夕一人在胡说八道,别人最多是猜疑还不能肯定,若我们与她闹起来,那就是坐实了这个事实,再说了,她说肚子里的孩子是许越的,凭她说就是呀,会有科学的办法证明的,听我的,先忍忍吧,不急在这一时。”

    陈世章闻言看着我,眼里都是心痛与无可奈何。

    这时会议中心正前面,一辆黑色红旗牌轿车缓缓开了过来,很低调地停在了草坪前。

    我只在看了一眼后,怔住了。

    “卫兰青来了。”这时陈世章也看到了,在旁边低呼出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