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四十一章太无耻!

时间:2018-10-16作者:春燕南归

    ,。“他可能是结不了账,因为这批鲜花比预售的价高了许多,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我就说这批花会这么好看呢,原来全是最昂贵的,比我给你们财务预报的价还要高了许多,他身上没钱,估计是怕回来被我骂,又要失踪了的。”肖然着急地说道,说到后来带着哭腔了:

    “余依姐姐,你可能不知道我们花农吧,一年的收入就靠那点花,要是没收成,今年的生活费都成问题,当时小羊去订那批花时我就说了价格要适中的,不能太高,我长期呆在大山里,不知道市场,刚刚听人说才知道这批花的价格远远高于我所说的价,他身上没那么多钱是结不了账的……所以,姐姐,请你不要计较这批花的价钱了,毕竟你们许氏庄园家大业大的,办喜事最主要的是讲质量和效果,对不对?如果这批花是我的种的,真的,我可以少收许多的。”

    我听得目瞪口呆。

    这该死的陈世章到底在她面前说了啥呀,看把她急的。

    事实上,钱对陈世章来说算个事么!

    这家伙怪不得成天被肖然训呢,简直就是欠揍!

    “这样吧,肖然,这批花不管有多贵,只要你拿出那边花商的收据来,我都要了,资金绝不是问题,这下你放心了吗?”我笑了笑保证道。

    “真的吗?”肖然眼里闪出亮光来,“那他还会不会过来呢?”

    “当然会的,你放心。”我握着她的手,“你先回家去吧,他一回来后我就打电话通知你,或者让他回去找你,好吗?”

    肖然低头想了下,坚决说道:“不,我还是在这里等他,不管怎么样,他手上有那批花商的收款单,今天肯定是要来许氏庄园的财务结账的,我要等到他,否则他又不敢回家的,这次,我一定要带他回家。”

    我听着她语气坚决,没办法,只好说道:“那好,反正你回去也没有什么事,这样吧,你先到会议中心后面的休息室去休息会儿,说不定陈……小羊,就回来了。”

    这样说着,我暗暗心惊,竟差点把陈世章的名字给说了出来。

    “好的,谢谢姐姐,如果你看到小羊,或者你的手下看到了 ,一定要告诉我。”肖然向我道谢,又请求着。

    我笑着点了点头。

    肖然这才放心地去休息室里休息去了。

    我看着她的背影,叹了口气,好个痴情的丫头。

    下午五点,我给司机打了个电话,让他去医院里接回来了吴向珍和许嘉泽,五点半,我吩咐打开了会议中心华贵的大门。

    随着一个个美丽的烟花升到空中,也拉开了寿晏的序幕。

    正门前。

    我和许嘉泽夫妇站在右边,许向晴夫妇站在左边,开始迎接正式参加寿晏的亲朋好友。

    我的身边本来应该有许越一起陪站着的,可他至今还没有回来!

    这时媒体们手持摄像机都站到了正门前面,全部对准了我们。

    我有些心不在焉的站着,东装西望的,这一刻我多么想看到那个英俊熟悉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呀。

    “不好意思,我来迟了。”正在我心神不宁时,突然听到了一个娇嗔嗔的声音,我吃了一惊,抬头看去,只见洛小夕正打扮得十分隆重,花枝招展地走了过来,一过来就将我挤到了一边,然后站到了我的右边,与我并列成一排开始迎接起客人来。

    我一时懵了!

    这样的时刻,当着所有媒体和亲朋好友的面,她这个做法,想要干什么?

    我真没想到一个人能厚颜无耻到这种程度!

    真是善良限制了我的想象。

    这骚女人站在我身边,身上浓烈的香水味不停地往我鼻翼里灌,我憋了口气,突然觉得呼吸困难。

    “小夕,你怎么过来了?”这次大概是吴向珍也看不顺眼了吧,立即问道:“你动了胎气呢,快回到医院里养胎去。”

    “妈,没事的,尽管姐姐打得我肚子里的孩子差点流产了,但我与这孩子就是有缘,瞧,这肚子不还是好好的么,今天可是爷爷的八十大寿,我这个孙媳妇理所当然要带着肚子的孩子来参加寿晏了,这是给爷爷增添点喜气呢。”洛小夕扬眉笑,大言不惭地说道。

    她这话一出口,我们这几个站着的人又全都懵了!

    话说这女人什么时候改叫吴向珍为妈了?还有,她又什么时候又成了许老爷子的孙媳妇了?

    确定这不是在做梦么!

    此时,随着洛小夕的出现,那些正在门口拿着摄像机的记者媒体像是嗅到了什么气味般,异常兴奋起来,全都将眼睛落到了她的身上。

    洛小夕一看,更加得意了,唇角带着抹浅笑,整个人都故作优雅了许多,好衬托出她现在与众不同的身份来。

    “洛小夕,你凭什么站在这里,快滚。”许嘉泽拧着剑眉,趁着媒体们不注意时朝着洛小夕低声喝道。

    可洛小夕只是阳光明媚的笑着,对许嘉泽的喝问不闻不问,特别当看到有记者将摄像机对准了她时,她竟然还伸出五指朝他们摇了摇,含笑打着招呼。

    许嘉泽黑沉着脸狠狠瞪了她一眼,但碍于在如此大的公众场合面前,他也不好做得过份,毕竟这可是许老爷子的八十大寿呢,因此隐忍着怒气。

    我真是没想到她竟然会突然加此一出戏码,看这样是故意想当着如此多媒体和亲戚朋友的面宣示自己的主权,直接打我的脸吧,对她这种鬼心思,我一时竟有些措手无策了。

    旁边的许向晴夫妇也是莫名其妙的,但他们应该早就听说过洛小夕怀有许越孩子的事,因此,不知真相的他们也不好开口说些什么,只好当作没看到。

    “小夕,回去养胎,这里不适合你。”吴向珍趁着摄像机移开的空隙又朝着洛小夕严肃地说道。

    谁知洛小夕只是一笑,亲昵地说道:“妈,今天是爷爷的生日,您说我肚子里的孩子不应该参加么?这样是大不孝的哟。”

    吴向珍自住院起还不知道洛小夕向她下毒后将她所有财产转赠到了她的名下,更不知道洛小夕肚子里孩子的月份。

    本来我是准备等我和林姣姣的计划实行后好让他们亲眼看到洛小夕的丑陋,再告诉他们这一切的,却怎么也没想到洛小夕竟如此不要脸的先入为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