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四十章恶梦

时间:2018-10-16作者:春燕南归

    ,。我一愣,睁开了眼睛,拍了下他的屁股说道:“起来,一旁好好坐着说话。”

    路子晨从我身上滚了下去,在我面前蹲下来,双手托腮,看着我:“依依妈妈,你快回答我呀。”

    我看着他笑了笑,调侃道:“子晨,你喜欢姣姣阿姨做你妈妈吗?”

    路子晨眨着眼睛想了半天:“我觉得还是依依妈妈当我妈妈最好了。”

    我噗的笑出声来。

    “姣姣阿姨给你生小弟,弟或小妹妹,这样,你与姣姣阿姨就是一家人了,没办法,只能是姣姣阿姨做你妈妈了喽。”我这样解释着。

    “这样呀。”路子晨用手挠了挠头,“只要老路没意见,我也就没意见了。”

    说完又涎着脸皮说道:“依依妈妈,我还是想做你儿子,这样吧,我娶妮妮好了,如果我娶了她,以后就能叫你依依妈妈了,你觉得这样好不好?”

    这样说着,朝着我扮了个鬼脸。

    我一听,差点笑抽。

    正在这时门推开了,林姣姣拿着篮子提了许多吃食过来,一看到我笑,就问道:“依依,你在笑什么?”

    我忍住笑就将路子晨的话说了遍,林姣姣也听得大笑起来。

    “耶,有吃的了。”饭菜香味飘了过来,路子晨立即从我身边溜走去看饭菜了。

    “先去冼手。”林姣姣板着脸。

    “好吧。”路子晨似乎有些怕她,只得垂着头答应一声,乖乖先去卫生间里冼手去了。

    “记得用冼手液除菌。”林姣姣又在外面叮嘱道。

    “好的。”路子晨答得倒爽快。

    一会儿后,路子晨走过来,林姣姣摆好了饭菜,路子晨就爬上了饭桌开始用手拿东西吃了。

    “子晨,你想娶妮妮,那可要看妮妮同不同意呢,依依妈妈说了不算的。”林姣姣边给他夹菜,边说道:“ 这得要看你长大后有没有本事了,所以,你现在要好好读书,多学本领,知道么?”

    “放心,我现在就开始追妮妮,对她好,她以后一定会喜欢我的。”路子晨自信满满地说道,说完屁股一翘,身子前倾,伸手过去夹起一个蜜汁鸡中翅,偏偏林姣姣也正站着在给他挑菜,二人脑袋撞到了一起,路子晨直喊疼。

    “怎么了?”这时门被推开了,路明远走了进来,听到了叫声,立即问道。

    看到路明远进来我只得坐了起来,正好肚子饿了,就与他们坐到了一起。

    “没事,撞了下而已。”路子晨继续捡起鸡翅膀吃了起来。

    “子晨,吃完了饭就回幼儿园去,知道么?”林姣姣用手摸了下路子晨的头亲切地说道。

    路子晨故意低下头去吃饭装作听不到。

    我抿唇而笑。

    路明远坐在沙发上,看着我们吃饭,他喝了点酒,脸上有些红,微眯着眼睛,眸光落在林姣姣和皓皓身上,尔后又停留在林姣姣的肚子上。

    吃完饭后,路明远摇晃着站起来要带路子晨走。

    “依依妈妈,姣姣阿姨,再见。”路子晨胖乎乎的小手给了我们一人一个飞吻,我们都笑了起来。

    “老路,姣姣阿姨要给我生小弟,弟,小妹妹,你可要加油哟。”路明远抱着路子晨,路子晨搂着他的脖子郑重叮嘱着。

    路明远拍了下他的屁股,笑:“小子,少管闲事,以后给我好好呆在幼儿园里,再逃课,我将你屁股打烂。”

    我走过去问道:“路总,你司机在吗?”

    路明远打了个嗝:“放心,我不会酒驾的。”

    我微笑着点了点头。

    “依依,许越呢,看到他后让他给我回个电话,我有事找他。”路明远临出门时叮嘱着。

    想到许越,我心中沉了沉,默然点了点头。

    路明远终于抱着路子晨走了。

    我和林姣姣就准备午休一阵。

    “姣姣,dj房里都准备好了吧?”我悄声问道。

    “放心,都已经准备好了,全程直播,到时洛小三一定会家喻户晓,身败名裂的。”林姣姣得意地笑了起来。

    “嗯。”我点了点头,“只是许延望这二天未必敢乱来,毕竟今天文书记和许晟睿都在。”

    林姣姣却神秘的一笑,“放心,我有药。”

    我闻言一惊,看着她:“姣姣,什么药?”

    “当然是迷情药了。”林姣姣嘿嘿一笑,打开手提包,从里面掏出一小瓶子药来,在我面前摇了摇:“看到没有,从洛小三卧房里搜出来的,只是倒了一点点,到时许延望就会听我的话了。”

    我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这就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害人者必没有好下场,我只是顺手反用下而已,放心,这药不是还没被法律禁用么,我也打下擦边球,让他们难过下。”林姣姣眉飞色舞的。

    “好吧,还是你鬼主意多。”我笑了笑,一头倒在沙发上,“先睡会儿吧。”

    “好。”林姣姣也躺了下去。

    “依依,依依。”一会儿后,迷迷糊糊中我听到有人喊我,那声音好熟悉,我立即爬了起来。

    可这是在哪儿?

    面前是一片望不到头的黑色森林,黑得没有一点点光明,里面笼罩着一层烟雾。

    我站在那儿,望着它发呆。

    “依依,依依。”叫声又从里面传了出来,那么熟悉,那么亲切。

    “阿越。”我突然一阵惊喜,朝里面疯狂跑去,是许越在里面叫我,他在里面叫我。

    我拼命叫着,朝里面不停地跑。

    里面没有路,只有一丛丛的冠木林,数不清的树叶带剌,刮着我的肌肤生痛,可我仍然不停地跑着。

    不知跑了多久,突然前面是一片冲天的火光升腾起来,我呆住了。

    “依依,以后好好照顾妮妮,快出去。”我隐约听到火光中那个声音在朝着我叫。

    “不,阿越,你在哪里?”我疯了般冲着那片火光喊,这时里面不时有枪声响了起来。

    “依依,你一定要照顾好妮妮。”那个声音又在朝着我喊,火光冲天而起,突然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漫天火光照亮了整片森林,我前面的森林被炸开了一大片空地。

    在漫天的大火中,我看到一个男人站在血泊中,身上脸上全是血,我不能呼吸,拼命睁着眼睛,伴随着火焰的燃烧,我看清了那个男人的脸,正是我日思夜想的许越。

    “阿越,不要。”我锥心蚀骨的喊道,身子猛地坐了起来。

    “依依,你怎么了?”林姣姣揉着眼睛坐在我的前面,不解地看着我问。

    “姣姣,许越出事了,他死了。”我满额都是汗,拉着林姣姣的手痛哭起来。

    林姣姣愣了下,摇着我:“依依,快醒醒,现在大白天的,你这是在做梦呢。”

    “不是做梦,是真的,我看到许越满身满脸的血,他死了。”我拼命摇着头。

    “依依。”林姣姣大声喝住了我,“快清醒下吧,现在大中午的,今天还是许老爷子的寿晏呢,你竟然在这里说些什么死呀之类的,多么不吉利呀。”

    我终于被林姣姣的叫声喝住了,抬起头来,窗外,一片艳阳天。

    果然,刚刚我是做了一声恶梦。

    我呆呆望着窗户外面发呆,此时手脚一片冰凉,连身体都是冰凉的。

    “哎,你这是太累了。”林姣姣拿纸巾擦着我額头的汗水,安慰着我:“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就是这样吧,也就怪了,许总这一去又有好多天了,也不给你个消息,这也太折磨人了吧。”

    我终于惊醒了过来,意识回复后,确认刚刚只是做了一场恶梦,心里轻松了许多。

    林姣姣打来了热水,给我擦了下冷汗,我仍坐着出神。

    “姣姣,不知怎么回事,我总觉得阿越现在凶多吉少的。”我眼皮跳着,焦虑不安。

    “不可能的,只有一个血森而已,上次血仇都被他们消灭掉了,更何况还有那么多警察呢,听说还去了一个特种部队呢。”林姣姣安慰着我,“你呀,别自己吓自己了,出去看看吧,说不定许总已经回来了呢。”

    听她这样说我安慰了许多。

    再休息了会儿,我朝外面走去。

    刚走出会议中心大门就看到前面大树彩灯下,肖然正在紧张不安地左顾右盼着。

    我看了下,都已经下午四点了,她还没有回去。

    “肖然。”我想了下朝她走过去叫道。

    “余依姐姐,可找到你了。”她看到我立即迎了上来,焦虑地说道。

    “怎么了?”我立即问。

    “余依姐姐,小羊不见了,他说只是去找那些花商结账的,可现在都下午四点了还没有回来,我打他手机竟然又是关机了,怎么办?他肯定又要失踪了,像上次那样的。”肖然急得有些语无伦次。

    我愣了下,这个时候,陈世章恐怕还在法庭上呢,手机,估计进法庭时就让关机了。

    “不会的,放心吧。”看着她着急的样子,我忙安慰着她:“他一个大男人不会随意消失的,上次,你也知道,他是去联系鲜花了,才没跟你联系的。”

    “是的,上次他说是去联系鲜花了,怕联系不到后被我责怪,因此一直没敢给我消息,这次,他走之前我也威胁了说:要是结不回账,就别回来了。”肖然说到这儿眼圈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