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三十九章这小姑娘还蛮可爱的

时间:2018-10-16作者:春燕南归

    ,。“少奶奶。”我刚退出来,那边杨姐就打来了电话,“夫人说今天是老爷子的寿辰,她要出院给老爷子来祝寿。”

    我听了立即问道:“夫人今天怎么样了?身体好些没有?”

    “少奶奶,夫人昨晚没有头疼了,今天早上起来精神好了不少,喝了许多粥,就是还有点咳嗽。”杨姐在那边答道,“她说老爷子的大寿,她这个儿媳妇必须要参加的,否则会让人说,也不吉利。”

    我想吴向珍这次病因主要还是因为下身血崩导致身体虚弱引发的肺炎,后来头疼发作那是洛小夕下毒所致,昨晚幸亏我去得及时没有让洛小夕给她注射进去了毒药,因此,头疼好了后,身体也会好些,参加一个寿晏那么几个小时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这样吧,老爷子的寿晏是在晚上六点举行,白天这边没什么正事,你告诉她,让她白天安心在医院里治疗,下午五点我再派司机来接她回来参加寿晏仪式。”我当即这样吩咐道。

    “好的,少奶奶。”杨姐听完立即答应了。

    我挂了电话,朝着大厅走去。

    刚走到大厅边就看到许向晴披着一条黑色纱巾很优雅地向着大厅里走来。

    许向晴在法国生活了这么多年,将法国女人 优雅时尚的典致学到了骨髓里,虽然我没有去过法国,但从杂志上可以看到,走在大街上,随处可见各个年龄段的优雅知性的女人,她们化着淡汝,穿着端庄得体的衣服,举手投足间十分让人赏心悦目。

    许向晴现在就是如此,良好的文化素养加上得体的衣着打扮,让她看起来十分的高雅。

    “咯咯。”我顿了下,突然大厅里就传来了咯咯的清脆笑声,我一听正是肖然的。

    心里不由得悸了下,抬眸间就看到许向晴推开了大厅的门,已经走了进去。

    我立即想到了今天早上陈世章对我的叮嘱,他让我保护好肖然呢。

    原本,我是准备穿过大厅要到后面的休息间休息的,当下脚步也跟着朝大厅里走去了。

    富丽堂皇的大厅是特意用到晚上来举办正晏的,里面早布置得美伦美奂,井井有条的,现在还是处于关闭状态,要到晚上五点半后才会开门,因此,这里面安静得很,自然的,肖然的笑声也就格外的入耳了。

    我走进去时,眼前一亮。

    原来我想象中的几近完美的寿晏布局在如海的鲜花巧妙衬托下,简直是美到爆棚了。

    看来用鲜花来装扮此次寿宴,确实是一大亮点,当然,这也有肖然的功劳。

    “姑姑,还满意吗?”我走进去后刻意征询着许向晴的意见,眼睛却落在了肖然的身上。

    此时的肖然正扎着衣袖,站在客厅正中央从来宾入口一直延伸到舞台上的拱形花架下,用剪刀精雕细修着,她满脸汗水,脸上红朴朴的,与鲜花站在一起,一种不加修饰的自然原生态美随意流露,她边修着花枝边谈笑风生的,热情又活泼,与许向晴的典雅高贵相比,恍若是二个世纪的人。

    一个艺术家,一个是田野小姑娘,二个绝然不同的人站在一起,一点也无违和感。

    我感叹于命运捉弄人,偏偏陈世章要喜欢上这样的小姑娘,看来肖然要融入许向晴的生活,得需要一段痛苦的磨砺,但我想,陈世章若真爱上了肖然,会保护他爱人的,他一定会带着她生活在a城,不会与父母亲住在一起。

    “还不错,鲜花很新鲜,装扮得非常有灵气。”许向晴环视四周一眼,用艺术家的眼光评价道。

    “姑姑喜欢就好。”我听到她的赞美认同,心里高兴,看来,她和肖然还是有相通之处的,至少,这是一种好现象。

    “但在仪式台上的花颜色上应该布置点缀一些其他色彩的,这样会让寿晏的主题更加的深化。”许向晴边慢慢走着边微笑着提着建议。

    我正想说话时,肖然听到了立即开口了:

    “不,夫人,仪式区与宴会厅是鲜花的重要组成部分,装饰与色调应该统一,我采用单一色调的鲜花,就是要达到惊艳的效果,至于色彩的调配,在寿星的座位旁,会有一束与众不同的大鲜花,这样更加突出寿星这个主体的重要性。”

    我陪着许向晴沿着大通道走向舞台时,愉好穿过肖然正在修葺的拱形花门,当下我们就站住了。

    不得不承认肖然是在农村里长大的,不知豪门大家族的礼节,这样的场合,我和许向晴都是主人,来宴会就是来视察工作的,她这样直接干脆的反对,方式太过生硬,真让许向晴难堪。

    果然许向晴的眼睛就看向了肖然,似乎到这时才注意到了这个小姑娘般。

    “哦,这是你布局的鲜花吗?”许向晴毕竟有良好的教养,绝不同于吴向珍,她虽然被顶撞了,但还是收起了那层不愉悦,只是微笑着有礼貌地问道。

    “是的,夫人,我从零晨五点忙到现在,好不容易才装饰完了呢,快到收尾工作了。”肖然脆生生的笑着答。

    “小姑娘,很不错。”许向晴打量着她,笑着问,“你很喜欢花吗?很热爱这个工作么?”

    “当然,我最喜欢花了,每天与这些美丽的鲜花呆在一起,人美花好心情好,很开心哟。”肖然满脸灿烂的笑,露出了一排洁白的小牙齿。

    许向晴微笑着颌首。

    “姑姑,这位是肖然姑娘,当时我就是看上了她的花才想到给爷爷寿宴准备这些鲜花的。”我立即在旁边笑着解释道:“肖然姑娘纯朴又能干,可是个好姑娘。”

    许向晴闻言又看了一眼肖然问道:“小姑娘,你是种花的吗?”

    我听到这儿心惊跳了下,她竟然能看出肖然姑娘是个种花的,这眼力可不错。

    “是的,夫人,我种了有十几亩鲜花,只可惜今年一场台风将它们全给摧毁了,这些鲜花呀可都是小羊从国外采办空运过来的,否则还真是耽搁了呢,好险哟。”小姑娘胸无城俯地说道。

    许向晴闻言笑了笑:“哟,小羊,这个名字好有趣哟。”

    肖然一听,抿唇一笑:“他呀,长得细皮嫩肉的,可是个大帅哥来的,就是说话举止有点娘,不过办起事来倒不娘。”

    说到这儿她脸上染上了层红晕,扭头四处看着,又朝我有些着急地问道:“姐姐,小羊呢,怎么还不见他回来,我这工作快要收尾了,上次,他可是失踪了好几天不给我回信的,这次, 我要将他带回去才行。”

    我一听有些慌了,这个时候陈世章怕是还在法庭上激辩着呢。

    不过看样子今天许晟睿要陪文书记并没有亲自上法庭,应该是也是派了人去吧,这样我还放心些。

    “不急,肖然,先吃了饭再走,我已给你安排好午餐了。”我笑笑这样答道。

    “那多不好意思呢。”肖然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俗话不是说寿晏越多人吃越好么,吃掉些灾难,对寿星好的。”我笑。

    “那好吧。”肖然满口答应了,又去忙活了。

    我就陪着许向晴朝舞台上走过去。

    “这小姑娘还蛮可爱的。”许向晴笑了笑,一语总结了。

    “那是,现在的女孩子个个势利,唯利是图,像肖然这样纯朴的女孩子真是太少见了。”我想到了洛小夕不由感叹地说道。

    如果许向晴对肖然没有反感,这对陈世章与她的结合还是会不错的,只是,人心是很难说的,对许向晴而言,现在的肖然只是一个路人甲,她看上去觉得不错,但一旦与她儿子沾染上关系,要做她的儿媳妇了,那要求就会完全不同了,到时的想法也就会多起来。

    就像吴向珍看我一样,如果我不是许越的妻子,我相信她看我也会公平公正的,但一旦成了她儿媳妇,那就是万般挑刺了。

    陪着许向晴参观完正厅后,许向晴就到楼上用餐去了。

    我想着许向晴这样与肖然见面也还算不错吧,接下来要看陈世章的安排了。

    她一走,我就朝着舞台后面走去,这些天劳心劳力的,有些累,想找个休息间好好休息会儿,毕竟晚上还有一场盛大的正晏呢。

    “一个螃蟹八只脚,两只眼睛那么大的阔(壳),两把夹夹尖又尖,走起路来么辗也辗不着……”刚走近其中一间休息室,就听到里面传来了路子晨幼稚的童声,唇角不由微微翘了下,推开门时,路子晨正拿着个摇控器,手指灵活地按着,一辆玩具小汽车被他指挥得在沙发边,桌椅上,地上到处飞跑着,他摇头晃脑地,边念着童谣边五指灵活地按着遥控器,玩得满头大汗的。

    “着。”我才一走进去,那辆小汔车就朝我飞跑过来,一下就爬到了我的脚背上。

    “起。”谁着路子晨一声喊,小汽车竟朝着我的腿上飞了上来。

    “小调皮。”我痒得难受,弯腰拿起了小汽车,放到了一边,问道:“姣姣阿姨呢?”

    “去给我拿吃的了。”路子晨从我旁边接过了玩具小汽车,头也没抬地说道。

    我倒在沙发上,微闭着眼睛。

    “依依妈妈,听说姣姣阿姨要给我生弟弟和妹妹,这是真的吗?”正在我闭目养神时,路子晨忽然爬到我身上眨巴着眼睛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