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三十二章盼他平安归来

时间:2018-10-14作者:春燕南归

    ,。许氏庄园洛小夕的卧室里。

    我气喘吁吁地跑了进去。

    “依依,这些柜锁都是我和常英让电工给撬开的,你看,这些东西是我从她的柜锁里搜查出来的,你来好好瞧瞧吧。”我一走进洛小夕的卧室里,那是一团乱,里面的柜子衣服被撬翻了一地,常英和林姣姣正在里面忙碌着,书桌上摆放着一些塑料瓶瓶罐罐的,十分打眼。

    我走了进去,一眼就看到了书桌上正中间放着的那个小瓶装的液体,无色纯白的, 伸手就拿了过来左右细看着。

    这只是一个无字的白色小瓶,上面什么字都没有,里面的液体像清水,揭开来闻了下,有股淡淡的暗香。

    那暗香闻着闻着就会有一种让人头晕的迷眩感,我不敢多闻,快速合上了瓶盖。

    用力吸了下鼻子,葛地就觉得这种气味很有熟悉感,曾经在医院里,许越的身上,甚至今天在吴向珍的病房里还闻到过呢。

    “不知道这玩意儿是什么,反正我闻了就有些头晕。”林姣姣拿起旁边一个塑料袋说道:“依依,你瞧,一个女人的卧房里怎么就会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瓶瓶罐罐呢,而且气味怪异,一看就是些不好的药水,我看八成就是这些药水让许越和吴向珍头疼的,这件事情可得要好好查查。”

    “少奶奶,您看,这女人真是淫,荡,这里面都是什么呀,全是一些性用品,看来都是她平时自,慰用的吧,这**也太旺盛了。”常英提着一塑料袋性用品走了过来嫌弃地对我说道。

    我看了下她提着的袋子里的东西,鄙夷不屑的笑了下,正准备说话时。

    林姣姣从卫生间里用二个手指夹起一条男人的三叉裤头大惊失色地跑出来说道:“依依,快看,这可是男人的裤头呢,看来她呆在这个家里可是一刻也没闲着呢,这骚女人真是该死。”

    我看着这些东西,想了下对常英吩咐道:“常英,你将这里所有的东西全部整理归类放好,重新给这门换上锁,不让洛小夕再进来。”

    “好。”常英立即答应了。

    我跟林姣姣走了出来。

    “依依,我觉得应该将这些药水送到医院去检查下,洛小夕肯定是用这些药水给许总和吴向珍下药的。”林姣姣边走边向我建议道。

    我笑了下:“不急,明天阿越就回来了,先放在这里,明天我带他进来看看,免得他不相信,况且这些药水是最新型的致幻剂,目前国内还没有,送到医院也查不出所以然来,约翰霍金马上就会过来了,到时我让他来彻查。”

    林姣姣闻言没有说什么了。

    回到卧房时我将刚才在地下车库外面遇到许延望,及他对我要挟的事情前后细说了一遍。

    林姣姣听得怒目圆睁,愤怒不已。

    “看来,许晟睿这一支人真的是奇葩,特不要脸了,他这样做把你当成了什么,他以为人人都是洛小夕么,简直是丧心病狂到了极致。”她愤怒地骂着。

    我闻言苦笑:“我只希望明天阿越能铲除血森,平安归来,再来收拾这些小人。”

    “嗯。”林姣姣点了点头,突然眼里闪起了亮光,”对了,依依,按这个情况来看洛小夕肚子里怀的孩子肯定不是许总的,这对你来说真的是一件大好事啊。”

    我一听立即说道:

    “没错,她现在怀孕四个月了,肚子里的孩子肯定不是阿越的,我只是不清楚那晚,吴向珍让许越和洛小夕圆房时是怎么回事,难道阿越没有碰她?还是她在这之前就与别的男人有染,已经有了孩子呢?”

    这样说完后我就把在医院的事情全部说了遍,心里有疑惑。

    “这个得要问许总呀。”林姣姣闻言笑了笑。

    “哎,他被洛小夕下了毒,当时根本就不记得这些了。”我无奈的摇着头。

    “管他呢,只要洛小夕没有怀上许越的孩子就够了。”林姣姣无所谓地答道。

    我想想也是,点了下头,认真对她说道:“姣姣,你可得记住我们的约定,千万不能忘了。”

    “放心,忘不了的,对你来说这算是大事,我怎么会大意呢,只是,洛小三那贱人现在动了胎气住在医院里,你确定她能来么?”林姣姣立即郑重点头表态,说完后又有些担忧地问道。

    我笑:“她根本没有什么大事,身体好着呢,等着瞧吧,许延望一定会让她来的,那样的场合怎么能少得了她呢。”

    林姣姣闻言笑了笑:“也是。”说完打了个呵欠:“那好,我先睡觉去了。”

    她一走,我看时间不早了,也冼冼睡了。

    次日,零晨五点,我还在睡梦中就接到了肖然的电话。

    原来陈世章订的那批鲜花已经空运过来了。

    我让她直接给送到许氏庄园里来,并帮着摆放布置,完事后自己拿着押金条到财务去计算。

    挂了肖然的电话后,我又睡了会儿,天已经亮了。

    我立即起床来冼簌化妆换新衣服。

    今天,许悍天八十大寿正式拉开了序幕。

    我并不喜欢浓妆艳抹的,只给自己稍微化了个淡汝,换上了一身粗致的中式旗袍,旗袍直襟,白底上面绣着兰花,白底纯洁,兰花端庄,将我衬得丰姿绰约,风情万种。

    我最爱旗袍,却鲜少穿它。

    许越曾说我穿旗袍最好看,最能体现一个女人的东方神韵,说我穿上旗袍,静静站在那里,宛若一珠古典的花,开放在时光深处,不经光阴的打磨而凋谢,玲珑如玉,美艳动人,他最爱这样的我。

    今天他就要回来了,虽然我们之间并没有真正解开心结,我们之间还横着一个洛小夕,还有许多事情没有解决好,但并不能阻碍我们的感情,而且我相信,这一切不会远了。

    事到今天,我仍然相信爱情。

    我望着镜子里发髻高挽,身材婉约修长的自己,唇角流露出抹自信的微笑来。

    “少奶奶,今天好漂亮哟。”我走下楼去,汪姨迎上我忍不住直夸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