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三十一章肮脏的交易

时间:2018-10-14作者:春燕南归

    ,。“把我的衣服放到这里吧。”洛小夕躺坐在床头,对着护士长颐指气使地指使道。

    “好。”护士长闻言皱了下眉,只得将衣服放到了她身边的床头柜上,没有理会她,转过身来向我礼貌地说了句:“许太太,若您没有什么事,那我先出去忙了。”

    “嗯,好的,谢谢。”我微笑着向她点了点头。

    “怎么样,余依,还要不要再搜搜呀。”护士长一走,洛小夕就朝着我得意的笑,用手指着床头那二件脏衣服说道,“来吧,尽管搜,看你能搜出什么东西来。”

    我冷厉地盯着她:“洛小夕,不要以为你销毁了证据,我就找不到你犯罪的事实了,咱们走着瞧吧,我一样能让你原形毕露。”

    “啧啧,姐姐,我好怕哟!洛小夕故意做了个害怕的表情,嘻皮笑脸的,“我早就说过了嘛,我什么也没有做,你偏偏要说我做了什么,就算再忌妒也不至如此吧,现在,整个许氏庄园里谁都知道你把我打得肚子里的孩子都差点流掉了,这样恶劣的事,你觉得明天许越哥哥回来,会相信你所说的么。”

    洛小夕说到这儿狂妄到了极点,满脸的得意。

    我盯着她不可一世的脸,眸光冰冷,正想要污辱她几句时,手机却响了起来,我拿起一看, 竟是林姣姣,连忙转身走了出去。

    背后,是洛小夕得意张扬的笑声。

    “依依,你先回来吧。”林姣姣在电话那边说道,话语很急。

    “好,我马上就到,你等着我。”我答应了一声,收了手机匆匆朝外面走去,看来她己经找到有价值的证据了。

    许氏庄园。

    绿树上,横幅飘扬,霓虹灯交错闪亮,流水孱孱,已经大晚上了,还有不少工作人员在忙碌着,一派热闹喜庆的场面。

    “余依。”我将车子开进地下停车场走出来时被一个男人叫住了,我顿住了脚步。

    转过身来时,一个头发梳得油光焕亮的男人站在了我的面前。

    他,正是许延望。

    “有什么事?”我吃了一惊,后退几步,立即冷声问道。

    “余依,这样急着回家干什么呢?”许延望双手插进裤兜,横着身子,涎皮赖脸地望着我,唇角是抹阴沉莫测的笑,“许越又不在家,这回家得多寂寞呀!”。

    我左右看了下,这里光线阴暗,偏僻,一时有些害怕,不知这个恶心的男人想要干些什么!

    “许延望,你想干什么?”我满脸寒霜,冷漠地问道。

    许延望上下打量着我,眸光流连在我的胸脯上,涎着口水啧啧说道:

    “还真是不错,前凸后翘的,比起洛小夕来耐看实用多了。”

    “许延望,这么大晚上的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不耐烦了,厉声喝道,“快让开,我要回去有事了。”

    “别急嘛!”许延望却笑了笑,一只手突然伸过来抬起了我的下巴,用力捏住,脸凑近来,眸光泛着青色,啧啧说道,“这红唇娇艳欲滴,珠圆玉润的,若就这样守了活寡多可惜呀!”

    “可恶。”我的下巴被他抬起固定了,整张脸胀得通红,急怒交加,尤其在听到他的最后那句话时,整个人像被泼了盆凉水般,浑身都是凉嗖嗖的,我咬牙切齿骂道:

    “许延望,你在胡说些什么,去死吧,快放了我。”

    说完,挥出一拳朝他脸上打去。

    “想打我?”许延望头一偏松开了我的下颌,一手握住我的拳头顺手包住将我用力一拽,我身子被甩到了车库的外墙边上,钻心的疼痛从肩背处传来,脸上变色,就在我还来不及站起来时,许延望走了过来,用膝盖将我顶在墙壁上,一只手握住我的下巴,阴沉的眸光逼着我,阴冷命令道:

    “余依,与我做桩交易,若乖乖听话,我保你后半辈子荣华富贵。”

    说完眸光落在我的唇上,狠狠吞咽了下口水。

    许延望,你这个丧心病狂的小人,打死我也不会与你这种小人同流合污的,死心吧!我看着他眸里的暗光,心提到了嗓门口,愤怒地骂道。

    “嘿嘿!余依,识时务者为俊杰,许越就要完蛋了,你还不如乖乖跟着我就好,若与我好好合作,那前途会大大的美好的。”许延望并不恼,只是嘿嘿笑着,

    “你认为许越和吴向珍就对你好吗?许越背叛你,让洛小夕怀上了他的种,吴向珍呢,从来就没有把你当儿媳妇看待过,我说你这是何苦呢?只要你从了我,与我好好合作,我立即就会帮你把洛小夕赶出家门,从此后让你真正当家做女主人,如何?”

    听着他这唐的屁话,我真是恨不得一拳打瞎了他的狗眼。

    “那你想要我怎么与你合作?”我的身子被他顶住动弹不得,想大声叫,还是忍住了,我很想知道他到底要玩什么花样,于是定下神来,故意淡淡问道。

    许延望见我态度好了不少,唇角浮起抺满意的笑来,顶住我肚子的膝盖松了许多。

    “这才乖嘛,女人就要这样温顺才对!”他撇嘴笑了笑。

    “那你到底想要我做些什么?”趁着他膝盖松动时,我趁机一把推开他,大声问道。

    许延望再度将眸光从我胸前收了回来,强抑住了内心的欲,望,认真说道:余依,你现在不是当家么,那咱们做个交易,你把许氏庄园里所有隐形不动产和固有资产的详细数目,地址,归属及价值明细全部整理出来交给我,还有,庄园里的财务账本也给我备一份,并配合好我,咱们里应外合,事成之后我一定会满足你的一切要求的,怎么样?

    我一听,好家伙,这不是要把许氏集团连锅端么,这还没开始呢,就做起黄梁美梦来了。

    这胃口也太大,太贪了吧!

    许氏家族的固定资产与财务账目,那都是核心机密,只有许悍天,许越和当家人才能有看的资格,而且这些财产的明细许多还是锁在保险柜的,连我都没有见过呢!

    你做梦吧!我表面上不动声色,趁他松懈的瞬间,突然间抬起一脚朝他裤挡处狠狠踢去。

    “哎哟!”许延望惨叫一声,脸上变色,双手捂住下身,痛得躬下了身去。

    我趁机转身朝外面跑去,跑去很远后仍能听到他的痛叫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