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三十章野种

时间:2018-10-14作者:春燕南归

    ,。“哦。”医生闻言恍然大悟,脸色严肃起来:“孕妇一般在怀孕二个月左右时是最不稳定的,需要静养,不能做剧烈运动,今天她这样的打斗行为,好在已经是怀孕三个多月了,胎儿稳定了点,虽然见了点红,但还算是保住了,否则会很麻烦,目前这个状况先住院观察下,问题并不会太大,不过下次可一定要注意才行。”

    我听得有些懵懂,“医生,洛小夕肚子里的孩子有三个来月了吗?”

    医生闻言点点头:“是的,快接近四个月了,不过胎位是往里长的,不显肚子,也好在月份有这样大了,否则今天这样见红,八成是保不住孩子的。”

    医生的话语间带着些侥幸心里,又语重心长地说道:“所以呀,女人怀孕时是要时刻注意……”

    后来,医生还说了些什么话,我是一个字也听不进去了。

    脑海里只有洛小夕肚子里的孩子快四个月了这个事实!

    话说,这有可能吗?

    许越自出事到现在还不到三个月呢!

    我可以肯定的是许越在泥石流事件之前,他是绝对没有碰洛小夕的。

    那么……

    我脑海里葛地闪现出上次在游泳池里她穿着泳衣,微微突出的肚子,难道在那之前她早就怀孕了么!

    如果真是这样……

    “对不起,请让一下。”我只管站着出神,背后有护士朝我说道。

    我机械地让了下,护士从我背后匆匆越过了,进了洛小夕的病房里。

    我清醒了过来,医生早就已经走了。

    停顿了下后,我慢慢走进洛小夕的病房里。

    护士们正在忙碌着给她吊瓶,检查,我走进去时,洛小夕正穿着病服悠闲地躺在病床上,看那个模样,她是没有一点事呢。

    我走近去冷冷地注视着她。

    看到我来,她有些吃惊,也是瞪着我。

    我们对恃了一会儿后,终于在我的强大气场下,她心虚了,眸光自动避开了。

    “小姐,吊完瓶后按床头铃呼叫我们,我们先有事忙去了。”一会儿后,值班护士叮嘱了她句后匆匆走了。

    “余依,失望了吧,我的孩子并没有流掉。”她唇角浮起抹得意的笑,看着我,阴阳怪气地说道。

    我唇角动了下,不屑地看了眼她的肚子:“你这肚子里的野种有没有流掉,我真不关心,我想吴向珍若知道了真相她也不会关心在意的。”

    洛小夕一愕,脸上的笑容没了,警惕地问:“什么真相?”

    “哼,当然是关于你肚子里孩子的真相了。”我冷哼一声,不屑地说道。

    她错愕了下,眸中闪过丝慌乱,瞬间平息。

    “哦,你是说我肚子里的孩子不一定是男孩吧。”洛小夕阴阳怪气地说道:“这不管是不是呢,吴向珍对我的肚子都比对你的要紧张得多,而且我还相信我怀男孩的机率也比你要大得多,总之,现在,我比你矜贵,不服气也不行。”

    “哦,是么?”我嘲讽地笑:“若是野种,不管是男是女,又有谁会去在意呢?”

    “余依,你到底什么意思?”洛小夕这时脸色变了,扬着眉怒声问。

    “什么意思你自己不清楚么?”我冷笑了下:“医生说你肚子里的孩子快四个月了,这事你瞒得了吴向珍可瞒不了医生,你认为吴向珍真有那么傻么,只要她知道了,稍加推算,就会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可不是他儿子许越的,你凭什么认为,她还会对你肚子里的野种感兴趣呢?”

    洛小夕这时浑身紧张起来。

    “余依,你忌妒我,胡言乱语,这全是你乱说的,谁会相信你呢。”她用手指着我十分的愤怒。

    我淡笑了下:“洛小夕,不要认为这个世上人人都是傻子,都聪明不过你,你要知道二个多月前,那可是吴向珍亲自带着你与许越圆的房,可现在你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接近四个月了,这样的事不是明摆着么?难道吴向珍会傻到这种程度?当然了,你对她下了药,让她的意识迷糊,她可能分不出真假来,但明天许越就会回来了,我想有些事情该要弄清楚了。”

    “胡说八道,我这肚子里怀的就是许越哥哥的孩子,你可不要忘了,许越哥哥那时是天天抱着我, 说离不开我的,凭什么,你就说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许越哥哥的呢?” 洛小夕恼羞成怒,用手指着我,说到后来时却又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女人的话说得太无耻,我心脏像被人狠狠撞了下般疼痛。

    “洛小夕,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不是靠你嘴上说的几句话就能证明的,孩子可不是个物件,不是任意可以变换的, 你放心,这事很快就会真相了。”我冷笑道: “我劝你最好还是把所有的证据交出来,去自首,争取宽大处理,这样对你,还有你肚子里的孩子都会好点,你应该知道那句古话: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

    “哈哈。”洛小夕呆了呆后,突然抬起头来,阴森森地哈哈大笑起来,“我说余依,你都死到临头了,还在这里装神扮清高,难道你不知道许家快要完蛋了吗?你以为你还能风光多久,告诉你,等着瞧吧,看我们谁才是最后的赢家。”

    说到这儿,她又得意地大笑起来。

    听着她如此丧心病狂的笑声,我愣了愣,正准备厉声喝斥她时,护士长走了进来,手中拿着二件衣裤,正是洛小夕身上刚换下来的脏衣服。

    “许太太,我们查过了,这件衣服的上衣口袋里并什没有什么东西。”护士长走来对我礼貌的说道。

    刚才,我来找洛小夕时顺便让护士长帮我去查找了洛小夕换下来的衣服,让她帮我找找别漏到了什么地方了,找完后给送到洛小夕的病房来。

    她这样一说,我心沉了下去,看来,在刚刚护士推洛小夕进急诊室里时,她应该早就想办法扔掉了。

    若说别的东西扔掉了还可能找出来,但医院里最不缺的就是针头注射器,洛小夕肯定是将那个注射器丢进了别的注射器垃圾桶里, 就算是现在找到这些垃圾,再要找出那支来难度也太大了。

    我有些泄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