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二十八章见红

时间:2018-10-14作者:春燕南归

    ,。“当然是真的,妈,刚才就是她拿着针孔注射器想要从您脖颈上给您注射药物的,幸亏被我及时阻止了,否则,您现在就要头痛了,若不信的话马上搜查下她的口袋,那针孔注射器还在她身上呢。”我急忙点头,指着她的口袋说道。

    吴向珍大概是被头疼折磨怕了,听到我说的‘头疼’二字,脸上立即有了害怕的表情。

    “阿姨,不要信她,根本就没有那回事,姐姐是忌妒我肚子里的孩子才故意诬陷我的,您千万不要信她呀。”洛小夕这时从地上爬了起来,扑到了吴向珍身上痛哭着,“阿姨,我肚子里怀的可是您的亲孙子呀,您千万不要被她给骗了,她刚刚就是因为忌妒我,想要杀害掉我肚子里孩子的。”

    洛小夕说到这儿情真意切,紧紧抱着吴向珍的身子,一个劲地流着泪。

    “妈,您不要信她,先让她交出口袋里的针孔注射器来送到医院里检验后再说,否则以后再难找到这样活生生的证据了。”我看到吴向珍脸上刚刚问我话时的怀疑之色正在褪去,转而又是满脸的茫然与犹豫,急得我立即向她强烈建议道。

    吴向珍看向了洛小夕的口袋。

    “哎哟,阿姨,我肚子好痛呀。”洛小夕突然滑下床来,双手捂着肚子,痛喊了起来。

    我冷冷看着这个恶劣的女人,不知她还要耍出什么花招来。

    “阿姨,不好了,我下身好像流血了,刚刚是被余依打的呀。”洛小夕的手指捂紧了肚子,脸色苍白,声音里都是痛苦。

    吴向珍只在短暂的犹豫后,听到洛小夕如此痛苦的声音,惊慌失措起来。

    “医生,快,医生快过来,我的孙子快要没了。”她突然转身按向了床头铃朝着里面大声喊。

    很快,走廊上响起一阵仓促的脚步声。

    不一会儿,医生和护士赶了进来。

    “快,小夕怀孕了,现在下身见红了,赶紧去保胎,千万要保住我的孙子呀。”吴向珍满脸着急,指着洛小夕语无伦次地说道。

    医生也有些慌,立即让护士推来了轮椅,将洛小夕放进轮椅里,准备护送到妇科去。

    我还想要过去搜查洛小夕袋子里的注射器,洛小夕当然明白我的意思,在我朝她走去时,她故意放声大哭着骂道:“余依,你这个贱人,就因为我肚子里怀的是你丈夫的女儿,你就要这样打掉我的孩子吗?不管我们有什么过节,可孩子有什么错呢,你一定要打掉才肯安心么,这样做会遭天谴的。”

    我被她骂得眼睛快要喷出火来,正想干脆与她撕扯时,这时吴向珍朝我怒喝道:“余依,小夕肚子里的孩子要是流掉了,我不会放过你的。”

    我怔住了,说不出话来。

    “快,将小夕送到妇科去紧急抢救,一定要保住我的孙子。”吴向珍这时急得捶着床催促道。

    护士们闻言立即推着洛小夕走了。

    在轮椅掉过头去时我看到了洛小夕唇角一抹狡黠的笑。

    这女人,竟然就这样让她逃掉了么!

    我气愤不已。

    但我若现在赶过去强行搜她袋子里的针孔注射器,她势必会强烈反抗,在她下身见红的情况下,护士和医生肯定是不会允许我这样做的。

    我泄气了,走到床头边坐下来。

    眼帘处就是洛小夕坐过的地面,那上面确实有点血迹。

    看来,她怀着孩子与我的这番打动很有可能真的伤到了胎气。

    “哎哟,头好痛呀。”我正准备再跟吴向珍解释下我所看到的时,突然,她的双手捧住头,大声痛喊了起来。

    “妈,您怎么了?”我惊得连忙问道。

    “头痛,头好痛呀。”吴向珍双手捧着头喊道,满脸的痛苦。

    我讶异不已,貌似刚刚洛小夕还没来得及给她下药吧,她怎么就会头痛呢,难道还是上次的毒没有消掉么?

    “妈,来,先喝点水。”我赶紧跑到一边倒了满满一杯水来递给了她。

    她一把捧住,张口喝了起来,一会儿后,满满一杯水就喝完了。

    “你是谁?”在她喝完水后就瘫软在了床上,浑身大汗淋漓,头痛似乎也没有那么剧烈了,可她的意识竟迷糊起来,呆呆地看着我问,甚至连我也认不出来了。

    我呆了。

    明明刚刚她还认得我的,可在这么一会儿后,她竟然像傻了般连我也认不出来了。

    这里面有什么古怪么!

    我突然想到了刚刚洛小夕紧紧抱着吴向珍时,嘴唇对着吴向珍的脸吹了好几口气,难道上次约翰霍金所说的空气中的毒气体就是洛小夕这样放出来的么!

    对了,上次许越也是这样被洛小夕抱在怀里后,很快就会头疼,然后就会意识迷糊,连我也认不出来了,眼里只有她洛小夕。

    那么,会不会许越根本就没失忆,只是被洛小夕下了毒迷失了那段时间而已呢。

    否则后来,他对我的态度怎么会转变得如此之快?

    或者说他确实失忆了一段时间,就像我和陈世章一样,但后来清醒了,只是因为洛小夕给他下了毒,他才丧失了短暂的记忆而已,但在我请回约翰霍金教授解了他的毒后,他的记忆早就恢复过来了呢?

    我已经听许氏集团的智囊团说过,许越在搬回许氏庄园重回公司上班后,做了许多重要的事情,那些事情可不像是一个完全失去记忆的人所能做到的呀。

    我心中有丝莫名的喜悦。

    一会儿后又惶惑不安。

    上次,我去深市时曾问他记忆恢复了没有,他却摇头否认了,如果真恢复了记忆,为什么要瞒着我?

    我总觉得失去记忆后的许越对我的爱来得太突然了,尤其在有洛小夕那样的骚女人在他身边时,他还能做到那样坐怀不乱,若不是心中藏着对我的大爱,一个男人又怎么可能呢!

    我百转千回,时喜时忧,坐立不安。

    如果许越的记忆恢复了,那明天他就会回来了,他会像以前一样爱我宠我,会把洛小夕给彻底赶出许氏庄园的。

    “约翰教授吗?”我看着已经陷入昏睡的吴向珍,拿起手机来再次拨打了约翰霍金的电话。

    “许太太。”约翰教授只一下就听出了我的声音,立即笑着用生硬的中文与我打着招呼。

    我们彼此问侯了下后,我就将吴向珍的情况详细地告诉了他。

    “好,我很快带着新药过来。”他正在研究着这种新型的毒药,听到我的说话后立即来了兴趣,马上答应了我。

    我终于松了口气。

    这时病房门推开了,杨姐提着保温饭盒匆匆走了进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