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二十七章撞个正着

时间:2018-10-14作者:春燕南归

    ,。我皱起了眉来,正准备伸手推开病房门时,突然眼前的玻璃上看到病房里似乎有个鬼鬼崇崇的人影,心里一怔,推着病房门的手停顿在了半空中。

    只因为这个人影太熟悉了!熟悉到哪怕是这么个模糊的身影,也不妨碍我能看得真真切切。

    她,正是洛小夕!

    此时,吴向珍正躺在病床上昏昏睡着,洛小夕的背对着门,手里似乎拿了个什么东西。

    我盯着她,只见她慢慢弯下了腰来,手,朝躺着的吴向珍颈部摸过去……

    我眼皮猛烈跳了下,正想推门而入时。

    就听到病房里正在昏睡着的吴向珍突然张嘴念着‘水,水。’大概是很难过吧,她突然翻了个身,将脸对向了正门口。

    洛小夕瞬间像受到了惊吓般,手仓促地缩了回来。

    就这样的一个动作,我立刻断定她在做坏事。

    我看到吴向珍脸扭过来后还是处于昏睡状态中,用力屏住了呼吸,眼睛紧紧看着洛小夕,想要看清她究竟要做什么。

    这时的洛小夕左右环视一圈后随即快步绕过床尾走到了吴向珍的另一侧。

    她这一转过去,脸就正好对着了门这边,整张脸被我看了个一清二楚。

    我瞬间看到她脸上满是慌乱的表情。

    太不对了,明明天快要黑了,她呆在里面却不开灯,还显得如此的慌乱。

    一定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突然。

    她的手伸向了吴向珍的颈窝,我仔细朝她手上看去,不看则已,一看吓了一大跳。

    只见她的手上正拿着支像针孔注射器样的东西。

    我的呼吸变浅了!

    她慢慢弯下腰去,一手拂过吴向珍颈后部的头发,一手就要将手中的东西朝吴向珍的颈部扎过去。

    我瞬间想起了上次在景然轩搜查她卧房时搜查到的针孔注射器,脸上变色,立即一把推开房门,大喝道:“洛小夕,你在干什么?”

    洛小夕应该是做梦也没想到我会推门进来吧,一时吓得手一抖,手中的东西跌落在床上。

    我顺手摁开房间的吊灯,朝着病床奔去。

    果然是一支短短的针孔注射器!与上次搜查到的一模一样!

    我眼眶涩红,伸手就要去拿。

    这时呆愣的洛小夕瞬间反应过来了,在我的手快要达到针孔注射器时,快速伸手将它夺过去握在了手中。

    “洛小夕,这是什么,快交出来,你再也跑不掉了。”我气愤不已,冲上前去就要去抢。

    洛小夕完全清醒了,面目狰狞,一把将手中的东西放进口袋里,怒笑:“余依,你想要干什么?”

    “我要干什么?”我大怒:“刚才你在对我妈做什么?快把袋子里的罪证交出来,今天已被我亲眼看到了,休想再抵赖了。”

    谁知洛小夕脸无惧色,只是阴阴一笑:“姐姐,我且问你,刚才你看到什么了?”

    我没想到都这样了,她竟然还能如此张狂,就紧盯着她的口袋,横拦在她面前,冷笑:“洛小夕,你今天要是不把袋子里的注射器交出来,就休想离开这里,你作恶多端,是时候该显原形了。”

    “去死的。”我的话还没说完,洛小夕抬起一脚就朝我踢来,我大惊,身子急忙一闪,躲过了这一脚,可这女人天生就是个打架高手,还没等我站定,她整个身子就朝我狠狠撞来,我一时来不及被她撞得跌到后墙上又反弹回来,最后朝地上倒去,一屁股跌坐到地上。

    而洛小夕趁着这个时间撒腿就朝外面跑去。

    “别走,贱人。”我情急之下,伸手就抓住了她的裤腿。

    她跑得太急,被我抓住裤腿后,一个踉呛不小心身子朝前跌了过去,在快要着地时,一双手撑到了地面上,单腿跪到了地上。

    “贱人,想跑?没门。”我立即翻身爬起,冲过去将她按到地上,伸手就去搜她袋里的东西,大声喝道:“快拿过来。”

    洛小夕急了,一只手死命护住袋里的东西,在护着的过程中,袋里的针尖露出来扎到了她的手指,痛得哇哇直叫。

    我不顾她的叫喊,一只手拧紧她的一只胳膊,另一只手伸过去就要掏她口袋里的东西。

    她的口袋很深,我伸手过去时好不容易摸到了注射器的头,就要拨去来时,突然,她狗急跳墙,张嘴狠狠咬住了我的胳膊肉,用力咬着,痛得我眼泪都快流了出来。

    “毒妇。”我咬牙怒喝一声一巴掌朝她脸上甩去,她脸上狠狠挨了我的一巴掌,吃痛之下松开了手,可一双手却死命地抱紧了我,将我拽到了地上,然后翻 身压在我身上,一把抓住了我的头发,就要朝地上撞我的头。

    我不甘示弱,也抓住了她的头发,我们二人滚倒在地上,打成了一团,边打边喊着。

    “你们在干什么?快住手。”我们的吵闹声终于惊醒了正在昏睡的吴向珍,她爬起来看了好一阵后大声喝问道。

    此时,我正好翻过来骑趴在洛小夕身上,一拳正要朝着她的脸上打去,被吴向珍这一喝,吓了一跳,手软了下来。

    洛小夕趁机将我推翻下去,几步跪爬到吴向珍面前哭诉起来:“阿姨,姐姐是趁着您病了虐待我,她想将我肚子里的孩子给打掉,您要护着我呀,我这肚子里的孩子可是您的亲孙子。”

    她颠倒是非地告着状,泪流满脸。

    “洛小夕,胡说,分明是你在给我妈下毒被我抓了个正着,我阻止你,你反而来打我污蔑我。”我怒不可歇地指着她喝道,说完站起来对吴向珍说道:“妈,您头疼就是洛小夕给您注射了药水所致,是她蓄意谋害您的,当初许越哥哥也是被她这样陷害的,刚刚若不是我及时赶过来,您又要被她下毒残害了,您可千万不要相信她的话呀。”

    我说得很焦急,诚恳。

    吴向珍的眸眼仍有些呆滞,看来原来的药性还没有完全散去,她看着我一会儿,又看了洛小夕很久,才嘶哑着嗓音问:“余依,你说的是真的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