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二十四章他已回家了

时间:2018-10-10作者:春燕南归

    ,。次日大清早我赶到了红墙阁里,今天准备给老爷子的寿晏进行彩排。

    我赶过去时外面已经站了好多人都在等着我上班发出指令。

    打开办公室门后,我甚至还没来得及坐下来,弘季明就匆匆走了过来。

    “弘叔,有什么事吗?”我看他满脸焦虑,神色凝重,不由得问道。

    “少奶奶,今天许晟睿出狱,明天就要开庭审理官司了,老爷子要出庭的。”弘季明反手关掉了办公室的门,忧心忡忡地说道。

    我一听,大怒:“岂有此理,明天是爷爷的八十大寿,他竟然选择在这天开庭是不是太过份了,难道连一点点兄弟情谊都没有么?”

    “少奶奶,他但凡要是有一点点兄弟情谊,少爷就不会三番几次遇险了,许董更不会被他们染上毒瘾废掉了,这明明就是故意气老爷子的,丢他的脸,不让他安心过生日。”弘季明悲愤不已。

    我一巴掌拍在办公桌上:“太可恶了。”

    弘季明叹了口气:“少奶奶,怎么办?明天老爷子寿辰,宾客满坐,媒体云集,而他竟然要在众目暌暌之下去法院开庭打官司,这让他情何以堪。”

    我腾地站了起来,决然说道:“不行,明天一定要让他老人家开开心心地过完八十大寿,一切事情等这之后再说。”

    “少奶奶,我也是这样想的。”弘季明听了立即赞同我的意见,只是满心的顾虑:“法院那边怎么办?”

    “法不在乎人情,我想法院也不会不顾虑一个八十岁的老人生辰那天还要去打官司吧,我先想个办法让人代他去,他开心过生日就好。我沉吟看说道,说完后又问道:“弘叔,明天打官司这事老爷子他知道吗?”

    “他知道要打官司,但具体时间还没告诉他,想想觉得太残忍了,这不就来找您商量了么。”弘季明立即答道。

    “好,这事我知道了,你先忙吧,下班前我会给你一个答复的。”我想了下后这样说道:“明天你要尽心帮助我打理这个寿宴,我答应过他老人家一定要办好这次寿晏,让他过一个快乐的八十大寿的。”

    “好的,少奶奶,有您这句话,我就安心了,放心,我会尽全力的。”弘季明听了我的话后,脸上露出了笑容。

    他走后,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将所有需要交待的事情全部下发了指令,又重新检查了彩排的每一个细节,确认无误后才放下了心来。

    办完事后我在办公室里踱了几圈,拿起手机打通了陈世章的电话号码。

    “hi。”电话一接通,里面就是陈世章那娘里娘气的声音。

    “陈世章,现在事情忙完没有?”我直接问道。

    “呀,余依,表嫂,不对,余总,是你呀,这几天可忙死我了,快要忙晕了,瞧,我这头上都有白头发了,真是要死了啊。”陈世章在那边一听到我的声音立即像开了阀门的闸,一连串的叫嚷起来。

    我忙了一上午,本来头晕脑胀的,现在被陈世章这一通叫唤,益加感到头晕乎乎的了。

    “停,陈世章,给我打住,再叫我扣你这个月的奖金。”我立即喝斥住了他。

    “好,好,我不说了。”陈世章听到要扣他的奖金,立即肉疼得很,闭上了嘴巴。

    “你事情忙完没有?快说呀!我让你闭嘴,可没让你不回答问题。我没好气地催道。

    “报告余总,我已经忙完了。”陈世章一听,立即尖着嗓音响亮地答道。

    “这样吧,下午你回许氏庄园来,我带你去见下你外公,然后有事情要找你。”我想了下后吩咐道。

    陈世章回来几天后还没有回来见过许老爷子,本来是想在寿晏上给他一个惊喜的,但现在来看他必须提前回来了。

    “我说余依有什么事情呀,这公司里下午还有……”陈世章在那边又要开始罗嗦起来。

    我立即打断了他的话:“少给我罗嗦,我说让你回来就回来。

    说完挂了他的电话。

    才挂下电话就听到门响了下回头一看,只见林姣姣满脸气愤地走了进来。

    “姣姣,又怎么了?”我不解地看着他。

    “怎么了?还不是被那个贱人洛小三给气的。”她没好气地说道:“真是气死我了,这个遭天打雷劈的女人。”

    “她又怎么了?”我凝眉问道。

    “别提了,这贱人越来越猖狂了,今天我还在睡觉,她竟然闯到楼上去将我的房门擅自打开,说什么东西不见了怀疑是我偷了,趁机将我的化妆品,衣服鞋子之类的翻得乱七八糟,我气不过当场与她吵了起来,小宇在隔壁听到风声后过来帮我的忙,竟然被那贱人给打了一巴掌,她气得现在还在哭呢,依依,你这个家真的没办法再呆下去了。”林姣姣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气呼呼的,“真是太嚣张了,我第一次有想杀人的念头,都是被这个八婆给逼的。”

    “姣姣,不管她现在如何作妖,这几天你都给我忍着,阿越明天就会回来了,一切等他回来后再做决定,再说了,她现在就是希望我们乱,越乱越好,我们要是真乱了就达到她的目的了,因此,沉住气吧。”我走过去拍了拍林姣姣的肩郑重说道。

    “好吧,我知道了。”林姣姣气鼓鼓地拿起遥控器调着空调温度,“真是气死,热死了。”

    我满脸凝重:“姣姣,小不忍则乱大谋,千万不要把我的计划给打乱了。”

    “放心,我会的。”林姣姣的怒气总算平静了下来。

    “姣姣,下午四点彩排,到时跟我去现场坐镇指挥,彩排的仪式流程在请阑上,你好好看看吧。”我将办公桌上的流程图递给了她吩咐道。

    “好,我相信这次寿宴一定会很出彩的。”林姣姣接过流程图看了看后笑道。

    “少来,我可不想听你这些马屁,快去会场看看吧。”我将她推离了办公室。

    林姣姣才走,陈世章就风风火火赶了过来。

    “余依,今天下午公司还有好多事,你说你让我过来干什么呢?”陈世章走进来就抱怨道。

    他也是个工作狂来的,一旦工作起来也会全身心地投入进去。

    “陈世章,这个时候叫你过来当然是有事情的。我看着他满脸的严肃。

    陈世章见我很郑重的样子有些疑惑地看着我。

    我知道自从泥石流事件发生后许氏庄园里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全新的,陌生的,他并不知道后来发生的事。

    我略一思考就把许晟睿许晟昆为争家产而将许悍天告上了法庭,明天开庭的事说了一遍。

    陈世章听得大怒。

    “这些忘恩负义的小人,外公不知对他们支助了多少,他们现在落魄后竟然如此对待外公,太可恨了,看我去将他们给揍扁。”陈世章将脚一跺,用兰花指摸了下头,咬紧了牙关。

    说完转身就要去找许晟睿算账。

    “陈世章。”我立即叫住了他,就你这样鲁莽还要去揍扁他们,只怕被他们打得满找牙吧。

    陈世章干着急:表哥呢,他干什么吃的,怎么不去收拾他们?

    他现正在深市收拾他们的羽翼呢,明天应该就会回来了,我们这里要智取才行。接着我就把许越去深市的情况跟他说了遍,他听了好一会儿才压抑住了自己的负面阶情绪,平静了下来。

    余依,你说,要怎么才能收拾他们?我全听你的。陈世章静下来后,满脸愤慨地问。

    我正欲说话,突然弘季明走了进来。

    少奶奶,表少爷,许晟睿巳经回家了。他大步走进来满脸的忧虑。

    “回家就回家了,谁怕谁呢。”陈世章闻言不屑地说道。

    我想了下,拉着陈世章的胳膊说道:“走, 我们先去见老爷子。”

    说完带着他陈朝老爷子的别墅走去。

    一路上,正在忙碌着的佣人看到我都会停下来礼貌地与我打着招呼:“少奶奶好。”

    “行呀,余依,你这气场够足嘛,看来,这里的人都很尊重你,你把这个家也打理得很好嘛。”陈世章啧啧调侃着,一双桃花眼四处看,“不错,毕竟是有名的园林设计师,这许氏庄园已经被你打造得井然有序,面貌全新了。”

    “这时间太仓促了点,否则我还真能将这许氏庄园设计成世界一流的庄园来。”我自信地笑了笑。

    “放心,以后有的是机会, 慢慢来吧。”陈世章笑了下,突然尖叫一声,用兰花指捂住了嘴。

    “怎么?”我吓了一跳,回头看着他。

    “呀,我竟把爷爷寿宴鲜花的事情给忘记了,真该死。”陈世章眨巴着眼,用手打了下脸。

    我瞪着他:“你不会把肖然也给忘记了吧?”

    前天肖然给我打电话,说这小子自从前几天出来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了,也没有与肖然联系过,这都过去了好几天,他竟然到现在才记得鲜花的事,难道他彻底将肖然给忘了?还是又像以前那样,对待爱情不过是玩玩而已,新鲜劲儿一过,早忘掉了九宵云外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