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二十一章有证据吗?

时间:2018-10-08作者:春燕南归

    ,。“姐姐,还有你们这些,全都认真听着,阿姨已经把她名下的所有财产全部转赠给我了。”洛小夕看了我们在场人一眼,正式开口大声宣告道。

    “怎么可能?”

    “不可能?”

    “屁话。”

    ……

    几乎于此同时,我与汪姨,庄管家和林姣姣同时开口了,全都是否定了她的说法。

    洛小夕似乎早就知道了我们会这样般,只是扬了扬手中的文件袋,笑:“你们信不信没关系,这里可是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的,阿姨已经签字盖章了,当时可是有律师在场签定的正式文件,那绝不是我能信口开河,乱说的。”

    我们一听,这下全都傻眼了。

    “呸,你个贱人是不是疯了,胡言乱语的,吴向珍怎么可能会把她的全部家产都给了你,她又不是傻,我们大家不要信她,先合力把她赶走为好,否则这贱人以后不知要做出些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来。”林姣姣当即用手指着她破口大骂道。

    可这时的洛小夕并不着急,只是静静站着,但笑不语。

    我脑海中在急速运转了下后,眸光盯着洛小夕手上的牛皮袋,渐渐凝成一股利刃。

    “洛小夕,给我看看。”我朝她伸出了手来。

    她轻笑了下,将牛皮袋放到了我的手上。

    我接过来打开了,慢慢看着,渐渐的,头一阵阵的痛,眼前发黑。

    这确实是一份转赠书,里面很详细地记录着吴向珍的身家财产,及她自愿转交给洛小夕的赠予书,有她的亲笔签字,还有指纹盖章,很正式,里面有律师的文书和相关部门的公证。

    这是真的!

    我的呼吸捉狭,想了下后,急忙去看签署日期,正是昨天。

    我呆了,昨天上午,可是吴向珍突发头疼病的时候,她怎么可能会签这样的文件呢?中午我就赶到了医院里,直到快晚上时才离开的。

    那吴向珍到底是怎么签的这份文件?是什么时间签的?

    不可能是晚上签的,因为不放心她,我晚上已经加派了人手去照顾她了,这样的事没理由会绕过身边照顾的人!

    那如果是吴向珍心甘情愿给她的呢,我觉得完全不可能。

    前天她还对我说,在洛小夕生下儿子前,她是不会给她一丁点好处的,可仅过了一天,她就把全部财产都转赠给了她,这不是唐么。

    “洛小夕,昨天我妈生着病,头痛得厉害,她怎么可能会给你签这样的文件?”我眸光冷厉地看着洛小夕:“真没想到她对你那么好,你竟也给她下毒,这样还算是个人么?”

    洛小夕一听无辜地眨着眼睛:“姐姐,你在说些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懂?”

    “听不懂?”我冷笑,“我妈的头疼病与二个月前阿越的头疼病是一模一样的,你敢说这不是你下的毒么?不要以为我拿你无可奈何,你就可以胡作非为。”

    洛小夕闻言一笑:“姐姐,你是不是嫉妒我呀,看到阿姨把财产转给了我,你就不甘心来诬蔑我了,竟然还说什么是我下了毒,请问我下了什么毒呀?你有什么证据么?”

    证据?

    我一时语塞,几个月前许越失忆头疼时,确实是中了毒,那是我请美国专家来调查鉴定的,可到底是怎么中的毒,谁下的毒?虽然我能肯定与洛小夕有关,但到现在也没有查找到确凿的证据!

    这次,吴向珍昨天突然头疼,显然也是中的同样的毒,我当晚就加派了人手守护,正准备这几天看能不能找到办法揭穿她时,却没想到她的手脚竟然会如此的快,快得让我来不及防护些什么。

    预谋,这都是洛小夕在失去吴向珍的信任后采取的最后措施,故计重施!

    可我明明知道却拿她无可奈何。

    我突然想到了,这份文件一定是洛小夕在昨晚凌晨时先给吴向珍下了毒后,趁着她意识迷乱时强行签好的这份文件,至于昨天上午吴向珍的头痛,那只是洛小夕半夜下毒后发作的后遗症。

    她很清楚我已经知道许越有过一次中毒症状了,肯定对吴向珍的病情会有所提防,因此,突然之间就对吴向珍下了毒手。

    我真没想到,吴向珍对她那么好,把她当女儿般,原本还认为她至少还有点人性,不会对她下手的,却没想到这个歹毒的女人早已丧心病狂了,根本不能拿常理来推断了。

    看来是我的失策!

    “来,给我看看。”正在我站着发呆时,林姣姣一把就抢过了我手里的文件拿过去看起来,一会儿后,她边看边气愤得大叫:“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样,这肯定是洛贱人搞的鬼。”

    这样说着,林姣姣双手就将文件撕了个稀巴烂。

    洛小夕则笑眯眯地看着她:“撕吧,那只是复印件,原件早被我藏起来了呢。”

    “你……你可真是不要脸,我打死你算了。”林姣姣被她激得失去了理智,冲上来就要抓住洛小夕打。

    此时一屋子人除了洛小夕冷静外,其他人全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炸懵了!

    林姣姣冲上来时,洛小夕冷笑一声,抬起一脚就朝着林姣姣肚子上恶狠狠地踢去。

    我惊呆了,眼看到洛小夕那双尖锐的高跟鞋快要踢到林姣姣肚子上时,我意识到已经来不及了,吓得脸色发白,惊惧地闭上了眼睛。

    “放肆,住手。”正在我吓得闭上眼睛时,突然听到一声断喝,紧接着就是洛小夕痛苦的叫声,我睁开眼睛时,只见洛小夕正抱着自己的的脚坐在地板上痛得脸上发白,而她的身侧,许嘉泽正威严地站着。

    “胡闹,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菜市场么?竟然敢在这里打人,还有没有把我这个长辈放在眼里?”许嘉泽怒声大喝。

    我看到林姣姣还好好的站着时,心里提着的一口气终于嘘了出来。

    还好,林姣姣没事!

    这女人真是恶毒,她肯定知道林姣姣怀孕了,三番几次想把她肚子里的孩子置于死地,最毒妇人心,莫过如此了。

    “许伯伯,洛小夕太恶毒了,她竟然把阿姨的全部财产转赠到了她的名下,包括这套房子,原本是属于许总和余依的,她竟然也会有份啊。”林姣姣顾不得自己刚才的险境,立即向许嘉泽告着状。

    原来这套房子房产证上最先是许嘉泽和吴向珍的名字,后来许越长大成年后,吴向珍就把房产证上许嘉泽的名字给去掉了,换成了许越的名字。

    然后她再以许嘉泽的名字向许老爷子要到了景然轩那套别墅,现在吴向珍的财产全部转赠给洛小夕后,当然也抱括了这套房子。

    直到这时我才知道有些财产若在婚后没有写上自己的名字,还随时有可能不属于自己和丈夫,毕竟这些都是婚前财产,我无权处理的,看来林姣姣的忠告是很正确的。

    我以前不以为意,现在却已经来不及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