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二十章又要玩什么花样?

时间:2018-10-08作者:春燕南归

    ,。云记咖啡店。

    “路总,不知你找我想谈些什么呢?”我和路明远走进咖啡店后,各要了杯咖啡来喝着,我抬头直接问。

    路明远用手搅绊着咖啡,满脸难为难的表情,似乎有话说不出口。

    “路总,这些天你看到林姣姣了吗?”我只好主动开口问起这事来。

    路明远听到这里突然抬起了头来,很认真地说道:“余依,我想跟你说的是,你能不能劝林姣姣将肚子里的孩子打掉?”

    “什么?”我的手抖了下,咖啡勺差点跌落了下来。

    路明远显得很紧张焦躁,明眸里都是纠结。

    “依依,你应该知道的,我与林姣姣之间纯粹只是巧合,误会,我们之间没有爱情基础,现在她怀孕了,怀上了我的孩子,我真的很纠结,整个事情只是个意外来的,实话告诉你吧,我现在也很茫然,不知道怎么办?但我想想后觉得她现在趁着孩子月份还小,趁早打掉,这是最好的,否则真不知如何收场,我们总不能因为这个就结婚吧,那样也太草率了,而且对她和我来说都是不公平的。”他用手挠着头,尽量把话说得委婉却不敢看我的眼睛。

    “路总,你这是什么意思?想推脱责任?”我一听很不高兴了,原以为他是个有担当的男人,可现在听到他这样说话后真是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

    “不是,依依,你觉得要怎么样?我是真的无法想象出来啊。”路明远有些焦躁地说道。

    “路总,不管怎么样,姣姣现在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你的,这个错是你自己造成的,请不要说这些理由,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爱情不是巧合就是偶遇,有哪几桩是正而八经经人介绍酝酿后才成功的呢?现在不是过去了,恋爱和婚姻只要合适就可以,关健是看你们彼此的态度和对对方的感觉。”我满脸的严肃。

    路明远一听,也是满脸的认真:“余依,你也应该知道婚姻不是儿戏,现在林姣姣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面对的问题也一天天严峻起来了,我最近每天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总觉得我与她之间太突然了,而且你也知道,在这之前,我与子晨的心里都只有你,而林姣姣,只是一个不速之客而已,反对来,对于林姣姣来说,我也是一个外星体,所以,我觉得我们之间太仓促了,为了谨慎起见,她最好是趁着肚子里的孩子还没成形时,先打掉为好,当然,赔偿那些只要她开口,我是尽量满足的。”

    “路总。”听到这儿,我放下了咖啡勺,十分痛心地说道:“林姣姣在爱情上执着认真,因此,她已经受过一次伤害了,真的,她是个很不错的女人,我不希望你再在她的伤口上撒盐,那样会把她推向深渊的。”

    路明远闻言,脸上闪过丝局促不安。

    “依依,正因如此,我才会让她打掉肚子里的孩子,而不是因为孩子强绑上婚姻,如果到时不幸福,那对她就太不公平了,趁着错还没开始,或许一切都来得及呢。”路明远艰难地说道:“我们之间现在并没有爱情,对她,对我,都是如此,你觉得我说的不对吗?”

    没爱情?他一天天往林姣姣的办公室里跑,两人见面不是吵就是玩暖昧,到底怎么样才算有爱情?

    我很有些生气了。

    “路总,在事业上你是那么精明,在感情上却是糊涂之极,你认为一个女人若对你毫无感觉,她会愿意替你生孩子吗?依林姣姣的个性,她要是讨厌你,早就自己去打掉肚子里的孩子了,可到现在你却还是这样的一个态度,我奉劝你,好好珍惜眼前人,先把自己的感情考虑清楚后再来说这些话吧。”

    我说完站起来就要走。

    林姣姣对他有没有感觉,其实我还是清楚的。

    “依依。”路明远突然捉住了我的手,诚挚地望着我:“你应该知道从一开始我心中的人儿是谁?我从没有想过会与她结婚的。”

    他说话时手指紧紧握着我的手指,眸光灼灼地望着我。

    我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想了下后回过身来将我的手从他的手掌中及时抽脱出来。“路总,你先告诉我,你现在是不是并不想结婚,想先好好玩玩享乐下人生,对么?”我对着他的眼睛严肃地问道。

    现在许多富豪,并不想太早结婚,他们都想享受生活,并不想被一个女人给绑住,他们喜欢与许多女人玩玩,直到自己玩不动了,才会找一个最合适的结婚。

    如果路明远也是这个想法,那林姣姣会没救!

    “依依,我并不是那种人,你看我离婚好几年了,但我的身边女人极少,也很少有绯闻,这个你是最清楚的。”路明远一听急了,忙辩解道。

    我点点头,确实是这样,否则我也不会与他有什么私人来往的。

    “那好,路总,我来帮你分析下关于你与我,最开始,你承认是带着目的接近我的,只是为了报私仇,想要整垮许越,但到后来被我感动了,想要有一段我与许越这样的爱情,是不是这样?”

    路明远听我说着,墨瞳沉沉地点了点头。

    “因此,路总,你对我并没有什么感情的,只是因为接触的时间久了而产生了一种尊重的心里,可你与姣姣呢,才认识了那么几天,你们呆在一起,经常斗嘴,吵架,难道不觉得你对她的感觉与我是完全不一样的么?”我努力解说着。

    路明远有些愣怔地坐着。

    “路总,林姣姣是个真性子,人绝对是好人,她性格刚直善良,也很聪明能干,虽然生了皓皓,却并没有结过婚,其实对于婚姻,或者说对男人,她真的是单纯的,相比于她,你结过一次婚了,也有了一个孩子,我相信对于婚姻,你应该认识得比她更深刻,更能负责。”我继续对路明远说道,“我希望你能郑重考虑下,看清自己的感情,如果实在没有意愿,那就尽快在这个月内做出决定,我只求你,求你千万不要再伤害姣姣了。”

    路明远听我说着,用手扶额,微闭起眼睛来,似乎在陷入沉思中。

    我站了起来朝外面走去。

    “你个死八婆,竟然敢将我的东西给搬下来,是不是不想活了?”我才回到家门口,客厅里就传来了林姣姣的吼叫声,我大吃了一惊,抬步就跨了进去。

    客厅里,林姣姣正双手叉腰站着,满脸愤怒

    沙发上,洛小夕则跷着二郎腿悠闲地坐着,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林姣姣,轻扬着眉,十分的淡定。

    汪姨和庄管家站在一旁,敢怒不敢言的表情。

    看到这一幕我就头疼,好在我让妮妮上了全托,否则这样的嘈杂环境真的对她的影响可不好。

    “姣姣,怎么回事?”我立即皱眉朝着林姣姣问道。

    “依依,你回来得正好,洛小三这个贱人竟然把我的衣物全部给搬了出来要赶我走,简直是岂有此理,她凭什么这样做?这里可是你的家呀,她一个小三凭什么如此张狂,真是欺人太甚。”林姣姣气得满脸通红,指着洛小夕数落着,那个模样恨不得把她给杀了。

    我一听,看了眼那些行李,确实是林姣姣的,顿时心里也堵住了一口气,扭头看着洛小夕,冷硬地问道:“洛小夕,谁允许你这样做的?”

    洛小夕一点也不紧张,只是嘿嘿笑了声,轻俏地吹了口气,站起来,手轻抚着肚子,摇摇地走到了我的面前。

    “姐姐,别这样嘛,这里是你的家,也是我的家,现在我很不喜欢别人住在我们的家里,因此我想将她给赶走。”洛小夕面不改色,大言不惭地说道。

    我一听,冷笑着问:“洛小夕,什么时候这里成了你的家?你这脸皮可够厚的,告诉你吧,我今天回来就是想把你给赶出家门的,没想到你竟然反客为主,要赶走我的朋友,你这也够无耻的了。”

    现在吴向珍被她下了毒病倒在医院里,对我而言倒是一个将她赶走的好时机,

    她却给我反来了一套,这女人真是太奇葩了!

    “咦,姐姐,别生气嘛,先听我把话说完。”洛小夕闻言没有任何不耻感,反而神秘莫测的一笑,用手扶了下额前跌落的发丝,洋洋自得地说道。

    “你想说什么?”看着她如此胸有成腑的模样,我眼皮不由得跳了下,顿时一股说不出来的怪异感觉在心底里升起。

    凭感觉,这女人似乎得到了什么有利于她的东西般,她似乎占据了上风。

    “好吧,姐姐,今天正好你在,他们大家都在,那我就把这件事情说清吧,免得你们以为我在胡作非为。” 正在我疑虑间就听到了洛小夕这样说道。

    我们全把眼睛看向了她。

    她故意停顿了下来,妖娆的眸子得意地扫了我们一眼。

    “你到底想说些什么?”我警惕地问。

    洛小夕清了下嗓音,笑:“姐姐,你等下,我先去拿样东西。”

    说完,不待我说话,她转身摇摇地朝着卧房里走去。

    我们全都面面相覤地看着,不知她又要玩什么花招。

    很快,她手里就拿着个文件袋走了出来,脸上春风明媚的,笑容如花。

    我在看到她手里拿着的那个牛皮纸文件袋时,心里就涌过丝不祥的预感。

    这样正式的文件袋,一般都是律师事物所经常拿的。

    难道……?

    正在我眼皮跳着时,她已经轻飘飘地走到了我的面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