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一十九章自作自受

时间:2018-10-07作者:春燕南归

    ,。“杨姐,昨晚我走后还有什么人来过医院吗?”我看着吴向珍苍白泛青的脸正声问道。

    杨姐闻言擦了擦眼泪,抬起头来,想了下后摇摇头:“少奶奶,没有了,昨晚我一直守着夫人,没有其他人来过,夫人与庄园里其他人关系也不太好,没有人过来看她的。”

    我闻言不再说话了。

    下午,吴向珍的检查结果出来了,我问询了杨医生,他满脸的奇怪表情。

    “杨医生有什么问题吗?”我有些紧张地问。

    “很奇怪,你婆婆的检查单上看不出任何原因来,头部ct很正常,按理来说不至于头痛得这么厉害的。”杨医生拿着检查单反复察看着,满脸是说不出的怪异。

    我闻言若有所思起来。

    “其实女人头痛多少都会有点的,有些是心里原因造成的,这个还要待观察一段时间后再下定论吧,不管怎么样,现在查到头部没有什么实质性的问题,还算是好事一桩,具体的原因只能边治疗边看。”杨医生放下检查单来安慰着我。

    我闻言也只能点头赞同了。

    回到病房后,吴向珍仍在睡得沉沉的,眉毛不时拧成了一团,很痛苦的模样。

    我看着她,摇了摇头

    “杨姐,我妈今天有没有吃东西?”我扭头看着杨姐问道。

    “少奶奶,夫人早上只吃了点稀饭。”杨姐想了下后回答道,又担忧地擦着眼泪:“夫人可是上了年纪,这样的折腾真不知能不能熬得过去呀。”

    “别着急,不会有什么事的。”我安慰了句后吩咐她:“你先好好看着夫人,我等下就过来。”

    吩咐完后我心思沉沉地走出了医院,来到了百货商店,买了一罐老年人的进口配方蛋白奶粉提了回来将它交给了杨姐叮嘱她等吴向珍醒来后一定要给她多喝水,冲泡这些奶粉给她喝补充营养,又去了杨医生那里让他给吴向珍打进口营养针以补充她的体力。

    做完这些后我才开车回到了家里。

    “姐姐,你这是从哪里来呀?”我提着手袋刚进到客厅里时就看到洛小夕正坐在沙发上悠闲地磕着瓜子,看到我进来后,她放下了手里的瓜子,拍了拍手站起来,笑嘻嘻地望着我。

    只在听到她的声音时我就感到一阵恶心,再看到她人时,那是更加的厌恶。

    我想提着手袋直接上楼去,突然站住了。

    “洛小夕,我婆婆现在生病住进医院里,你不是她的特护吗?怎么不去照顾她?”我面无表情地问。

    洛小夕扭着腰肢走近我,嘻嘻一笑:“我也想去照顾阿姨呀,可她不让,说我肚子里怀着她的孙子,怕我太辛苦了她的孙子会难受,所以,我只好乖乖听话了喽。”

    “是么?”我冷冷看着她,“洛小夕,我婆婆就是因为喝了你端给我的那碗药汤后才引发的身体大出血,导致气血亏损诱发了肺炎,她对你可真是不错呀,可自从她生病后,你竟连个人影都没有看到,不仅如此,你还坐在这里悠闲的吃着东西,毫无半点关心之意,我想问你,你这良心过意得去么?”

    洛小夕一听,满脸的委屈无辜:“姐姐,你这话就不对了,按理来说这可是你的错,本来那碗药汤是我端给你喝的,你要是喝了不就什么事情也没有了么,可你不喝,偏偏阿姨给喝了,你说这关我什么事呢,我可从没有强迫阿姨喝过什么药汤的哟!”

    洛小夕如此厚颜无耻地说着,竟然没有一点点羞耻心。

    “而且她如此小心眼,只想着利用我让我给她生孙子,却是一点点好处也不愿意给我,算计我,我怎么就觉得她生病是自作自受呢。”洛小夕继续这样说道,眸光里闪过丝阴冷的寒光。

    我一听,这女人简直是丧心病狂了。

    “洛小夕,你小小年纪就坏事做尽,难道真的不怕遭报应吗?你弟弟现在还在牢里呢,他还那么小,以后还有大好的路要走,你可以不考虑自己难道就不替你弟弟想下么?”我看着她淡然说道。

    洛小夕的脸色变了下,眼珠子里跳跃着,突然冷笑着:“姐姐,你说错了,我什么也没有做过呀,还要遭什么报应呢,这个世界上比我坏的人多了去了,他们才应该遭到报应才对呢。”

    她这样说着时我看到她手指握成了拳,似乎在极力抑制住什么。

    “好吧,你不知悔改那我也没有什么要说的了,希望有一天你不要后悔自己的行为才好。”我冷冷笑了下,瞪她一眼,提着手袋朝楼上走去。

    上楼后,我从抽届里拿出那个耳町大小的金属物,反复看着,一会儿后,我下了楼来,开了车朝外面而去。

    我去了一家电脑软件公司,将他们的经理叫了出来,与他说了些话后,他拿起金属物看了下,点了点头。

    我微微笑了笑,站起来:“吕经理,那我明天过来取,费用微信支付。”

    “好。”他加了我的微信后,我才提着手提包走出了公司。

    我开车回到了许氏庄园,正准备去红墙阁时,手机响了起来。

    “余依姐姐,我是肖然。”我接通来,里面是一个陌生女孩子的声音。

    我愣了下,立即反应过来,忙微笑着说道:“好久不见了,肖然妹子,还好吗?”

    “我,还好。”肖然在那边轻声答道,语气里有些愧疚:“余依姐姐,真对不起,你预订的那些鲜花我可能交付不了了,前段时间台风把花田里的花瓣全都打没了,现在花成色不好,我不敢卖给你了,怕影响到你这边寿晏的质量,真不好意思,我把钱退给你好了,如果你要觉得不满意,我可以赔点押金钱的。”

    她在那边诚惶诚恐的,说不出来的内疚。

    我一听故意说道:“不对吧,肖然妹子,上次台风后我打电话给你这个手机时,是你那个小羊接的,他说会保证如数交给我鲜花的,可现在临时变褂,叫我怎么好呢?我这寿晏后天就要用上了啊,你这让我一时去哪里弄那么多鲜花呀。”

    我这样一说,肖然在那边更加愧疚不安了,她连声说着对不起后诚恳地说道:“余依姐姐,当时电话是小羊接的,是他答应了你,可那不是我答应的,我现在真的没办法了。”

    说到后来时,她的声音里竟然带着哭音了。

    “肖然妹妹,既然小羊答应了,那小羊肯定就有办法想的,你去找他就好了呀。”我不忍心骗她了,于是这样说道。

    谁知肖然一听,更急了:“余依姐姐,小羊那家伙就不是个男人,说话是不能算数的。”

    我一听愣了下。

    就听到肖然在电话里继续说道:“实话告诉你好了,小羊答应你时我也是在的,刚开始他信誓旦旦的,我真以为他能办妥这件事呢就相信了他,可谁知道时间临近了,他竟然失踪了, 我现在是连他人去哪里了都不知道,更别提交什么货了,真对不起啊,姐姐,趁着还有些时间,你尽快去联系下家吧,据我所知兆东那边还有些成色不错的鲜花,上次台风时没有经过他们那边的。”

    这肖然倒挺实诚的,我却听得又好笑又好气。

    话说这该死的陈世章回来上班了也不给肖然说声,这不是成心让她焦急么。

    “肖然,你那伙计小羊竟然会失踪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故作惊讶地问。

    “哎,也就是这几天的事吧,那天他走时,只说是去联系这批寿宴鲜花的业务,我全信了他,谁知道他这一去就没踪影了,都已经好几天没有他的消息了,怕是不会再回来的,因此,姐姐,不要再等了,快另找买主吧,我这里是指望不上的了。”肖然在那边愧疚而又怅然若失地说道。

    我听她语气焦急而又蔫蔫的,本想告诉她实情,又担心陈世章另有安排,或者有他自己的计划。

    我能肯定的是陈世章对她是认真的,只要认真就好。

    毕竟感情这样的事还得要二人之间经过考验才行,现在她与陈世章之间就需要这样的考验,因此,我没再说什么了,只说了声:“你先不要着急,我去试试想想办法吧。”说完就挂了电话。

    说话间就回到了许氏庄园大门口。

    “依依。”我正准备要将车子开进去时,却听到有人在敲我的车窗玻璃门,我扭头一看竟然是路明远。

    我愣了下,他来干什么呢?

    是来找林姣姣的吧!

    可林姣姣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这些日子她每天泡在医院里大半天,皓皓正在调整身体,准备要接受骨髓移植手术了。

    “路总,有什么事情吗?”我摇下了车窗玻璃笑笑问道。

    “嗯,是有点事,余依,我想与你单独谈谈,可以吗?”路明远含笑看着我。

    “可以。”我只想了下就同意了。

    其实我也正想就林姣姣的事找他好好谈谈呢,毕竟林姣姣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而他们之间这样的尴尬状况可不能拖下去,越往下拖越对林姣姣不好。

    显然路明远也是考虑到了这层,这才主动来找我的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