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零五章火烧眉毛尖

时间:2018-09-28作者:春燕南归

    ,。“是的。”冷昕杰抬眸温和地看着我。

    一时间我似乎明白了什么,手指屈成了团,紧紧握着。

    “杰哥,除了警察,还有人受伤吗?”我继续用发抖的声音问道。

    冷昕杰盯着我:“依依,许氏集团又遇到麻烦了吗?”

    “我不知道,杰哥,求你快告诉我,许越受伤没有?”我的呼吸不顺,牙齿咬得红唇发白,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话。

    “我也不太清楚,我以为你知情呢,刚刚看你站在街道上唇角边还有笑意,只以为昨晚的事与许家并无多大关系。”冷昕杰看着我略微惊讶地说道。

    我站了起来,朝外面跑。

    “依依。”冷昕杰站起来拉住了我,“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看阿越,看他出事没有,是不是平安的。”我急了,掰他的手指。

    “你知道他在哪里吗?现在那边很危险,你确定要去?”冷昕杰满脸的严肃,“我听说血森逃了出来,现在情况很复杂,你又是许越的妻子,还怀着身孕,正是他的软胁,若让血森捉到你, 这对许越来说是个恶梦,你也知道许越为什么一直都没有把那边的消息告诉你吗?就是想让你安静地呆在这边,不要让他分心,懂吗?”

    “可我想知道他到底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我急得语无伦次,“他是妮妮的爸,妮妮不能没有爸爸。”

    在这一刻,我脑海里一片空白,血森比血仇还要阴森,狠毒,我不敢想象如果许越落入了他的手中后果会怎么样。

    我整个人都在颤粟着。

    冷昕杰将我拉到沙发上坐下,在我身边拿出手机来拨打起许越的电话号码来。

    我这才清醒过来,也去拿手机。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冷昕杰手机里也是冷冰冰的录音声。

    我疯了,开始不停地拨打起他的电话号码来。

    同样的,传来里只有冷冰冰的录音。

    “怎么办?”我望着冷昕杰不知所措。

    “这样吧,先不要急,我派人去深市打听,你先吃点东西,我还有话要说。”占进拉着我走到饭桌旁将我按坐在座位上,给我夹点心,倒上热开水,温言安慰着我。

    我一时没了主意,只好呆呆坐着。

    “占进,派兄弟们去深市一趟,打听下许越的下落,有消息立即给我回电话。” 冷昕杰立即给占进打了个电话。

    打完电话后,他在我身侧坐下来。

    他身材魁梧高大,一米八五的样子,与许越差不多高大,我承认,有他在我身侧,我的心安稳了许多。

    “依依,你也是公司总裁了,有名的女设计师,见过的世面不会少,还跟在许越身边那么多年,应该要成熟稳重了。”冷昕杰给我夹着点心,眸光落在我的脸上,宠溺地责怪着。

    我的头脑终于清醒了过来。

    “你肯定也不知道文书记已经上任一个月了吧。”冷昕杰继续说道。

    我放松的心在听到这句话后又紧绷了起来。

    文书记的事我是有听说过的,还是那次去深市时偷听到冷啡与许越对话的。

    “你知道文书记是谁吗?”冷昕杰继续问。

    “谁?”我紧张地看着他。

    他端起我面前的茶碗递到我的唇边,手指轻抚上我的唇,怜惜地说道:“瞧瞧吧,唇都干得起皮了,秋天到了,要注意养生,来,先多喝点水。”

    我接过来连喝几口,“杰哥,快告诉我,他到底是谁?”

    “文书记是从京城调过来的,是文在望的儿子。”冷昕杰叹了口气答道。

    我一听,身子抖了下。

    文在望可是京城军区很重要的人物,电视新闻上常有说过的,可以说与卫兰青不相上下,这点我还是清楚的。

    “许氏家族只是商界人物,从不与军界那些人有来往过节的,他上任就未必要对付我们许家吧。”我仍是有些莫名其妙,再怎么说许氏集团也是老品牌企业,创下那么多税收,为什么要为难它呢,实在没必要嘛。

    “他是许晟睿的干,爹。”冷昕杰叹了口气,“你知道许晟睿的夫人王淑娴吗?”

    王淑娴?我愣怔下后立即点了点头。

    上次我在红墙阁里处理家务时事,王淑娴因为一点物管费直接与我交过手的。

    “王淑娴就是文在望的干女儿,王淑 娴的爸与文在望是生死之交,因此文书记来到a城,可以说是给许晟睿开了天窗,现在文书记刚上任不到一个月,就已经在暗中撤掉了许氏集团好几个大的项目,包括我公司与许氏集团以前合作的漫改项目基地,到现在还没有审批下来,原本是说这几个月启动的,现在看来又要搁浅了,这与我想开启a城的动漫事业是很不相符的,我也是无奈之极。”冷昕杰说到这儿叹了口气,“现在是动漫事业的黄金期,若错过了这个ip开发的好时期,a城的动漫事业至少要比日本落后二三十年了,这真是个挺无奈的事实。”

    我呆呆坐着出神。

    “文在望三年前与卫兰青一起竞争上位时败了下来,他是不甘心的,这么多年,他也要退居二线了,现在重点培养儿子文司敏,现在文司敏到a城来当书记也只是历练下的,很快就会回京城高升。”冷昕杰继续说道。

    我脑海中浮现出许晟睿那双阴沉莫测的小眼睛,我就是被这个阴险好,色的男人所害,若不是他,我的人生或许与许越没有什么关系了。

    “我还听说许晟睿手上有一份合约,那是当年许氏家族分家时立的证据,听闻,许晟睿只要拿着这份合约,告上法庭,就能分得一半的许氏家族家产,而昨天,他的代理律师也已经将诉状递到了法院,只要法院判决生效,许氏集团还会要面临分解倒闭的危险。”冷昕杰继续说道。

    这些真是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从冷昕杰这里我才知道许氏集团已经到了如此危急的时刻了。

    “依依,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在家等我的消息。”冷昕杰最后将我送回了许氏庄园,临走时再三交待着。

    我点了点头,看来这段时间许悍天与许越一直都在暗中策划应付许晟睿与文书记,他们只是没让我知道而已,毕竟这会是一场殊死搏斗。

    我才进到许氏庄园就感到了一股焦虑不安的紧张气息。

    客厅里一片愁云惨淡,吴向珍在客厅里来回走着,显得焦虑不安。

    “阿姨,不要着急,许晟睿成不了气侯的,就算他要告也会只会输得更惨的,不要太担心了,您要相信许越哥哥啊。”洛小夕跟在她身边不停地安慰着。

    “妈,发生什么事了吗?”我走进去问道。

    “余依,你这一整天都去了哪里?家里的事都火烧到眉毛尖了,你还在外面瞎游荡,一点也不操心家里的事。”吴向珍看到我就抱怨起来。

    “妈,怎么了?”我不解地问。

    “告诉你吧,许晟睿已经将我们许氏集团和老爷子告到法院去了,今天家里收到了法院的传票。”吴向珍没好气地说道,“这个家里就没有一个省心的,全都想着从这里捞好处,捞不到就去打官司,真是吃里扒外的小人。”

    我愣怔了下,还真是快啊,老爷子马上就要八十大寿了,他们竟连八十大寿也不让老爷子安生过,毫无兄弟之情,眼里永远只有利益,简直不要太贪焚丑陋了。

    长期以来吴向珍都是担心许越唯一继承人的地位不保,更担心家产被许晟睿和许晟昆联合起来算计,以前,她紧紧攀附着梦开阳,现在无人可攀了,她越加的惶急不安了。

    “妈,这事有爷爷和阿越呢,您不要太着急了,先好好休息去吧。”我安慰着她。

    “不着急,不着急,你一个女人家知道啥,那个文书记的爸可是许晟睿的干,爹,他与文书记称兄道弟的,后台硬着呢,没看到吗?自从文书记上任来, 我们许氏集团就已经少了许多财路了,要不是阿越用手腕强势收购了那些在背后搞搞阵的小公司,现在许氏集团都怕难保了。”吴向珍紧锁着眉头,哀声叹气的:“我就说吧,你看人家许晟睿真是会找老婆,既能生养,又有来头,可是正宗的名门世家……”

    吴向珍嘴碎碎念,我听得无比心寒,这话外之音还不是嫌许越找了个既不能生儿子又没有家世背景的我么, 不能在关健时刻帮上许越的忙。

    可她自己呢?还不是普通人一个,她口口声声说许晟睿找了个好老婆,那许嘉泽呢,找了他自己有什么用?

    我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婆婆竟比起前婆婆来还要恶心,前婆婆一样也是唯利事图,可没有她这么有心机,她简直是面面俱到了。

    我真替自己感到悲哀。

    “妈,您可别这样说,许氏集团现在好着呢,前段时间阿越收购那些小公司都纯赚了八百多个亿,现在又在开分公司,您不用担心这么多的。”我故意看了眼一旁的洛小夕,这样说道。

    外界到现在也不知道许越已经把许氏集团的资金给转移走了, 我很想看看这些丑陋的人为了名种将要怎么将自己最丑恶的一面给暴露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