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零二章难道你不也一样吗?

时间:2018-09-27作者:春燕南归

    ,。次日上午我正在红墙阁里计算这次寿宴的总费用,门铃按响了。

    “进来。”我低头说道。

    一会后门开了,后面有脚步声响起。

    “行啊,余依,这当家人当得挺带劲的嘛。”一个狭长的身影来到了我的身侧,嘿嘿笑着。

    我听这声音有些耳生,抬起了头来。

    许晟昆正站在我的面前。

    “昆叔好。”我吃了一惊,不知道他要来找我干什么,很快镇定下来淡淡地打了声招呼。

    “余依,你还是蛮能干的嘛。”许晟昆在我身侧站了会儿,我也没请他坐,他自己走到旁边的接待椅上坐了下来,跷着二郎腿,点然了根雪茄。

    “昆叔,请问有什么事情吗?”我望了眼他手中的烟,敛起了眉来问道。

    他看了我一眼,嘿嘿一笑,将烟又用力吸了几口,在前面茶几上的烟灰缸里摁灭了:“不好意思,我忘了你怀孕闻不得烟味的。”

    我唇角微微扯了下。

    “余依,我今天来找你,是有事想与谈谈的。”我按了下门铃,有工作人员送来了一杯茶,许晟昆接过慢悠悠地边喝边说道。

    我放下了账本,看着他认真说道:“你是想说所谓合作的事吗?这个,赵蔓云已经与我谈过一次了,我也已经明确告诉她了:我不同意。”

    许晟昆愕了下,突然一笑:“余依,你怎么可能这么自信呢?”

    “这不是自信与不自信的问题,而是原则问题,我不可能与你们同流合污的。”我再一次郑重重申。

    “余依,你还是这样的旗帜鲜明,原则立场很强,因此洛小夕才能怀了许越的孩子,你是非得要把自己逼到了绝路上才会明白这些道理吗?原以为你经历了这么多,该要学着聪明点了,竟没想到还是这样的愚执。”许晟昆遗憾地摇着头。

    我看着他,“昆叔,如果你找我只是来谈那些所谓的合作问题,我想你可以走了,而且我还要告诉你,我与你们之间真的不存在着任何合作的可能,你找我算是找错人了,如果你还有良心,想为许氏集团着想,那就是去找许老爷子, 我想只要你真心为了这个家好,我相信他会给到你应得的。”

    许晟昆面部肌肉扭动了下,忽然笑:

    “余依,你清楚许越现在的状况吗?先不要急着回答我,还是把事情了解清楚后再向我说不好吗?”

    他话音一落,我立即一阵心惊肉跳。

    “许越现在怎么了?”我脱口而出。

    许晟昆看着我着急的样子,唇角边滑过丝笑。

    “看来许越那小子是什么也没有跟你说了,他是怕你担心吧。”他喝了口水,慢悠悠地说道,“这倒符合他的个性。”

    “晟叔,你到底想说什么?不要吞吞吐吐的。”我站起来干脆地问。

    “瞧瞧,还是紧张了吧,就是嘛,先了解下情况再说吧。”许晟昆看着我紧张的模样,说不出的得意。

    我握紧了拳头。

    许越在深市这么久都回不了家,看来是让他们拖住了脚步。

    这边洛小夕抓紧了行动,他们在那边也是步步紧逼!

    “余依,你知道许晟睿为了谋取许氏集团家产蓄谋了多长时间了吗?” 许晟昆喝了口水后慢条斯礼地问道。

    我眸光带冰,冷冷看着他。

    “告诉你吧,为了争夺家产,他已经蓄谋了几十年了,自从许氏集团挤走路,冷家族后,他就开始谋求许氏集团股份了,为此也做了许多精心的准备,这次,他是在做最后的争斗了。”许晟昆继续不紧不慢地补充道。

    我看着他不屑的一笑:“难道你不也一样吗?”

    他尬笑了下,却没有半点难为情,大方自若地说道:“咦,这很正常嘛,本来就是许家的家产凭什么就要给许越一人独吞呢?别大惊小怪的,这是人的共性。”

    我扬了下眉,鄙夷不屑地开口:

    “请问这家产是你们挣下的吗?这可是老爷子一辈子打拼积攒下来的,当时你只不过是一个不成器的混混,他顾念着兄弟之情才将你栽赔成许氏集团副总,可你都干了些什么?你和许晟睿原本就是一丘之貉,现在怕是从他那里得不到你想要的甜头了,就来找我合作吧,真对不起,我从不与敌人为伍。”

    许晟昆干咳了二声,笑:“不,余依,严格来说,我与许晟睿还是有很大不同的,虽然我们同样都是是算计着许氏集团,但我的目的很明确,只是想要些钱花,你也知道我过惯了衣食无忧的日子,还有那些女人们需要我去养,因此,我离不开钱,可许晟睿就不同了,他要的是整个许氏集团,他要铲除老爷子那一房人,野心大着呢。”

    “哼。”我冷哼一声:“可以呀,有本事那就斗呗,只怕到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呢。”

    许晟昆讶异地看着我:“余依,你倒挺淡定的,看来跟着许越那小子学了不少。”

    我开始收拾桌上的账本,看来今天我是无法工作的了。

    “我说余依,你就那么无情么,上次你落入了黑帮的手里,若不是我提前出手相救,你和林姣姣的孩子能安全回家么,我还为此屁股上中了一枪呢,害我好多天都不能玩女人,可你倒好,安全了,就把我给甩了,一毛也不给我,你不觉得过份么?有点良心好不好?我与许晟睿真的是不同的,你应该能感受到我的诚意。”许晟昆看无法说动我,急了,把过去的老黄历给搬了出来。

    我的眸光深而冷:“晟叔,你想要许氏集团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不觉得是狮子大张口吗?这世上有免费的午餐吗?许氏集团家大业大,全靠许越拼搏,你要得出口吗?你担任许氏集团副总时,当时捞了多少好处,那时我爸被你们害得中了毒瘾,基本管不了事全都交给了你来打理,你还给我说良心,请问你的良心去哪了?一个人太贪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许晟昆大概也知道糊弄不过我,只得笑了笑:“余依,话是这样说,可现在许晟睿咄咄逼人,他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这一纸诉状告上去,我若真与他联手对付许越,许氏集团至少要损失百分之五十,但如果你现在与我合作,只要给我百分之三十就可以了,而且我还会帮你们把许晟睿的力量给彻底消灭掉,比如,缺胳膊断腿的,你说哪样更好,更划算呢?”

    “晟叔,为了钱和利益,你们是连一点亲情也不顾念吗?这样斗下去,伤害的只会是自己人,你们看看路氏集团吧,现在他们重新站起来后,已经越走越远了,就是因为兄弟笃和睦,团结一心,你们为什么就学不来这些?”我看着他十分痛心地问道。

    许晟昆耸耸肩:“错,我不想斗,我早就说过了,我这个人就是贪财,想要点钱,而且我还特别怕死,特么就喜欢享受人生,怎么舒服就怎么来着,因此,我没心思去斗些什么,知道我为什么要来找你,而不是与许晟睿合作的原因吗?就是因为他太黑了,手段太阴损了,超缺德,我不想做那些缺德事,若能找到更好的合作途径,比如与你和许越合作,那我会毫不犹豫的舍弃掉他,况且,我认为许氏集团应该是属于许越的,只有交给他来管理,许氏家族才能发扬光大,我这个人还是有家族名誉感的,懂么?”

    我看了他一眼,将账薄放进抽屉里上了锁,然后看着他说道:“晟叔,如果你真有诚意要合作,那就直接去找许越,与他谈,最好把你所知道的全部告诉他,拿出诚意来助他度过难关,你要记住:许越不是忘恩负义之辈,他帮了他,事后,他也一定会补偿你的,反过来,你要是与许晟睿助纣为虐,那你就准备好随时坐牢吧,你自己想好吧。”

    说完我拿了钥匙手机朝外面走去。

    “余依,余依,别走呀。”身后许晟昆有些着急的声音,“你真认为这一战,许越就有十足的把握能赢么?你可不要忽略了许晟睿,他向来城俯深,而且又做了这么久的准备,现在文书记上任了,那可是他的老部下,自然是帮着他的,我劝你还是好好想想我的话,不怕告诉你,现在的许越和许氏集团都是处在很危险的境地中。”

    我低头朝前走去,没打算与他说话了,可他的话还是如雷贯耳地朝我的耳朵里钻。

    许晟睿是个城俯极深,阴冷的政治家兼阴谋份子,占有欲极强,为了利益会不惜一切手段的,十分的可怕。

    许越现在并不好过,他在面临着巨大的危机,要想清算新仇旧恨,从此后甩掉小人,开启属于他的新天地,这一关还真是个巨大的考验啊。

    “昆昆。”我的身后,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赵蔓云朝着许晟昆走来,嘴里叫得甜腻极了。

    很快,他们就抱成了一团。

    我脚步飞快,摇了摇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