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零一章大出血

时间:2018-09-26作者:春燕南归

    ,。洛小夕的脸色瞬间就晦暗起来,拧巴着,结结巴巴地说道:“姐姐,我,我已经喝不下去了……还是你喝的好,虽然你怀的是女孩儿,那毕竟是许越哥哥的,也是很娇贵的,也要补点好。”

    看得出来,她很希望我喝下这碗汤药。

    由此我肯定这碗汤药有问题!

    想到她如此恶毒,竟要害我腹中的‘胎儿’,我心底的那股愤怒狂涌而出。

    毕竟我只是假怀孕,她才是真的,想要与我斗,那就试试吧!看到底谁先哭。

    只是,我不是丧心病狂的人,她虽恶毒,但她肚子里的孩子还是无辜的。

    我可从没想过要把她肚子里的孩子给整没了。

    眼下,我也没有再催促她什么了,只是对吴向珍说道:“妈,我看到这碗汤药就要呕,现在连中午饭都不想吃了,您看着处理掉吧,以后请您不要再给我煲这类汤药了。”

    说完我拉着林姣姣站了起来:

    “姣姣, 我们回房休息去吧,下午你可要帮我去买点东西。”

    林姣姣正在吃着三文鱼,见我这么快就要上楼去,一时嚷道:“我还没吃饱呢。”边说边站起来用盘子去拿了些虾,贝,鸡腿之类的装了要带到楼上去吃。

    这时吴向珍见我执意不肯喝中药汤,只得重重叹息道:“你们现在呀,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想我那时怀孕时,就多想有个婆婆能这样照顾着我,给我做这些保胎药呢,那是求都想不到的。”

    吴向珍嫁给许嘉泽时,那时许悍天的妻子已经走了,因此,她是没有经历过婆媳矛盾的,我听说许越的奶奶可是位大家闺秀,娘家在当时是很有地位的,我想如果她还在的话,是绝不会允许自己唯一的儿子娶个像吴向珍这样的庸俗的女人做妻子的。

    “阿姨,我已经喝过一碗了,实在再喝不下去了,再说了,还里面还有姐姐的口水呢。”洛小夕拧巴着一张脸,苦兮兮地说道,嫌弃的模样。

    “算了,你们不喝,我来喝吧,这样名贵的好药材,倒了真是太浪费了。”吴向珍摇了下头,端起洛小夕面前的汤药送到唇边一口气就喝下去了。

    洛小夕一时呆呆看着,似乎想要阻止般,却最终没有出手。

    而我也是惊得张大了嘴看着吴向珍。

    显然,这药里放了什么她是不知情的,也就是了,好歹我肚子里怀的‘孩子’是许越亲生的,她就是再不喜欢我也不至于要白白害死自己亲儿子的血脉吧,毕竟我能怀孕也算是奇迹了。

    我也弄不清这碗药到底是不是真的放了些什么,又或者是什么也没放,不知吴向珍喝下去后会有什么反应,一时忐忑不安地拉着林姣姣上楼去了。

    下午。

    我拉着林姣姣出门时,特别注意观察了家里的动静,可家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反响。

    显然吴向珍没什么事,我才放下了心来,心里就奇怪了,难道这药汤里真的什么也没有?只是我想多了么?还是放了一些滑胎物,只对孕妇有效果,正常人喝了最多活下血呢,如果是这样那也没有什么吧。

    想到洛小夕知情都没有阻止吴向珍,应该是不太严重的了,否则人命关天的,她的计划还想不想执行下去了呢。

    这样想着,将心放了下去。

    “依依,你是怀疑洛小夕端给你的那碗汤药里有问题么?”我们走出门来,林姣姣小声问道。

    “你终于聪明了,不再贪吃了。”我暼了她一眼,没好气地说道,“你要是真喝了那碗药汤,现在可麻烦了,拜托你那么黑乎乎的东西你竟然还有兴致去喝?”

    林姣姣听得后怕地吐了下舌头,又满心怒火地说道:“这死小三真是太嚣张了,如此丧尽天良的事也做得出来,最好是让她把吴向珍给毒死,然后她被判故意杀人罪,立马枪毙。”

    我听得笑了下:

    “放心,她那些最多是滑胎的药,孕妇喝了有事,正常人喝了不会有太大问题的。”

    “哎,真是最毒妇人心,我总算是领教了。”林姣姣恨得咬牙切齿的。

    我无奈地笑了下。

    一个下午忙忙碌碌的,全是一些琐事,我检查各项任务时有好几房管家没有照常去做,憋得我心里发火,把他们给狠狠训了顿后再带着林姣姣上街买东西去了。

    “依依,今天下午你这样才有当家人的威风,直把那班家伙给骂得狗血淋头的,大展神威呀。”从外面回来,让佣人把那些买的东西收好后,就到了下班时分,我和林姣姣走在回家的柏油马路上,林姣姣取笑着我。

    我白了她一眼:“还说,你是不是也欠骂了?”

    她笑嘻嘻地:“我说你现在也要拿出这种熊威来把洛小夕给整惨才好,否则,不算什么。”

    我瞪了她一眼:“小不忍则乱大谋,你怎么会这么没远见呢。”

    说话间就走到了家门口。

    刚走进客厅,我就听到里面传来了吴向珍的哭声。

    我心里顿时一沉,快步走了进去。

    “完了,怎么会有这么多血呀?我是不是要死了?” 哭声是从客厅的公厕里传来的,我一时眼皮直跳,立即跑了过去,吴向珍正在厕所里面大哭呢。

    “妈,怎么了,有事吗?”我拍着公厕的门问道。

    吴向珍听到我的声音很快打开了厕所的门,才一打开我就闻到了股血腥味,只见厕所的垃圾桶里都是带血的纸巾,满满的一桶,吴向珍脸色发白,号啕哭着:

    “余依,我这肯定是要死了,得了子宫癌了,或者肝癌复发转移了,否则这平白无故的怎么会有这么多血呢。

    我看着那些血连忙问道:“妈,这些血是从哪里来的,呕吐出来的,还是拉出来的?”

    “呀,这可都是从我的下身出来的呀,你说我都一大把年纪了,早就没有历假了,怎么会突然出来这么多血呢,真是有问题了。”吴向珍满脸恐惧,害怕地说道。

    我看着那些纸巾,皱起了眉来。

    吴向珍一个老太太竟然又来了大姨妈?这也太突然了吧,怎么会这样呢?

    突然,我身后跟过来的林姣姣在后面用胳膊肘碰了我一下,似乎在压抑着笑声。

    我猛然明白过来了。

    她这肯定是中午喝了那碗药汤的缘故。

    我后怕的同时,也是暗暗心惊,这得到底要有多厉害的药才能让一个绝了经的老女人又来月经了,这也太狠毒了吧。

    正在想着要把吴向珍送去医院时,这时洛小夕闻讯也跑了过来,一看到吴向珍这个样子,脸有惊惧之色,一会儿后,欲言又止的模样。

    我板着脸孔,故意问道:“洛小夕,我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是不是中午你给我喝的那碗鸡汤里有什么问题?还是放了什么活血滑胎之类的药物?”

    洛小夕眼里闪过丝几不可察的慌乱,立即恢复了平静,理直气壮地辩解道:“才没有呢,我看我不是也喝了一大碗么,怎么就没有问题了?”

    “那说不定你喝的那碗就是保胎药,而余依这碗里,你就私自放了什么毒药,否则夫人喝了后怎么就会出这么多血,这一看就是滑胎用的。”林姣姣立即在一旁添油加醋地说道。

    “喂,林姣姣,话可不能乱说,你可不要含血喷人,你说我放了什么药,你有看到吗?有证据吗?若没看到,没有证据就不要胡乱诬陷好人,这药要是真有问题,我喝了,现在不是好好的么?再说了,阿姨现在这个样,怎么就见得一定是喝了那药才这样的,那些药材可都是夫人亲自挑选的,难道她要自己害自己不成?”洛小夕尖锐地回应道,毫不相让。

    她们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吵了起来。

    “吵什么 吵?快送医院吧。”这时许嘉泽听到哭喊声从书房里走了出来问个清楚后,皱着眉头立即吩咐道。

    很快庄管家就走了过来,吴向珍身边的杨姐扶起她朝外面走去。

    “依依,你在家好好休息吧,这一天也够你累的了,我去就行了。”许嘉泽看到我要跟过去时就这样对我吩咐道。

    “那好吧,爸,辛苦您了。”我听了后求之不得立即答应了。

    “嗯。”许嘉泽向我点点头就朝外面走去。

    这时的洛小夕呢,既要表现自己,大概又担心阴谋会败露吧,急急地跟上去,与杨姐一左一右地扶起吴向珍朝外面走去了。

    他们这一走,整个家里都清静了下来,我直感到连呼吸都顺畅了许多。

    “哼,他们自己闹出来的笑话就让他们自已去解决吧,我们睡觉去。”我与林姣姣相视看了一眼后笑了起来,笑够了后,这才上去休息去了。

    这一晚上,吴向珍没有回来,倒是许嘉泽回来了,我打听后得知她果真是喝了活血化淤的药材所致,至于是什么药材,又是怎么喝进去的,医生也说不出来。

    吴向珍中途让人去厨房把中午替我和洛小夕煲鸡汤的中药拿到医院去化验了下,最后得出的结论竟然是鸡汤是正常的,并没有什么不好的东西。

    我想,洛小夕都喝了一碗,那肯定是正常的了,至于我的那碗肯定是她暗中把药材另外加进去的,可现在死无对证,这一次又被她逃脱掉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