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一百九十九章您是不是老糊涂了?

时间:2018-09-26作者:春燕南归

    ,。“许越哥哥,阿姨叫您下去,说是有事要跟你说。”洛小夕立即低下了头,垂眉顺耳的说道。

    “哦。”许越拧起眉来不悦地看了她一眼,重重说道:“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好的,许越哥哥。”洛小夕又抬起头来含情脉脉地看了他一眼,小声答了声,这才乖巧地朝着楼下走去。

    我早从床上站了起来,看到洛小夕走后,我也朝外面走去。

    “依依,不高兴了吗?”许越转过身时,我正冷着脸从他身侧经过,他一把就抱住了我,轻声问。

    “放开我。”我冷厉地喝。

    “依依,不要这样。”许越抱着我不肯放。

    “放开我。”我再度厉声喝着,用力推开了他。

    他也似乎被我的冷厉吓着了般,一时间竟有些怕我了,站着没动,不敢再来抱我

    我从他面前昂然走过,朝楼下走去。

    “依依。”一会儿后,许越从我身后跟了上来。

    楼下,吴向珍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见我们一前一后地走了下来,她脸上立即笑开了花,眼睛全部看向了我身后的许越,慈爱地说道:“阿越,你回来了,还没吃早餐吧!”

    我冷着脸,没有跟吴向珍打招呼,只是朝前走去,许越紧走几步拉住了我的手,亲昵地说道:“依依,还没吃早餐吧,正好我也没吃,那就陪我吃吧。”

    我用力狠狠就要甩掉她的手。

    “依依, 不要走,我马上就要回深市了,这次回来主要是看看你的,陪我下。”许越拉住我,在我身边低声求着。

    马上就要走了没?

    我有些发愣。

    刚刚下楼看到他时其实我最想问的就是深市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他什么时候能回来!

    可他刚刚的举动真的让我忘了一切,再被洛小夕这一搅和,我刚才就只想一走了之了,可现在他说马上就要走了,我的脚步竟有些走不动了。

    “阿越,余依,来,吃早点,我给你们准备了丰盛的早餐。”吴向珍听到了许越与我的对话,立刻站起来朝餐厅走去,边走边亲热地说道。

    我则被许越紧拉着手,跟他朝饭厅走去。

    “依依,来,吃吧。”饭桌上摆了满满一桌精美的早点,许越拉着我,将我按坐在他身边,亲自给我舀红枣小米粥。

    吴向珍则站在旁边给他盛着粥和牛奶,而让我倒胃口的是洛小夕竟也跟了过来,站在一旁看着。

    “小夕,你还要不要再吃点?”吴向珍看着洛小夕也站在这里,忙亲呢地问道。

    吴向珍的声音让许越似乎想起了什么,这才抬起头来看了眼洛小夕不悦地朝吴向珍问道:“妈,她怎么会在我的家里?”

    吴向珍头也没抬,继续舀着牛奶,淡淡说道:“小夕怀了你的孩子,不呆在你的家里,难道还要呆在别人的家里不成?”

    “胡闹。”许越放下了饭勺,大声说道:“妈,我早就说过了,我根本就不知道有那么一回事,她这件事情我是不会认的,也与我无关。”

    “阿越,你认不认那是你的事,可小夕确实是怀了你的孩子,要与不要那可由不得你了。”吴向珍一本正经地答道:“我可告诉你,小夕肚子里怀的是个男孩儿,你终于有儿子了,这可是个大喜事来的,你可千万不要不知好歹,想想人家小夕还是个女孩儿呢,就愿意替你怀孕生子的,你有什么理由要嫌弃她呢?要说负责任,她也没有要求你负起责任来,你既不想管,那就不要阻止我,好吗?”

    “妈。”许越听得生气,丢了勺子站起来:“这整个事情都是你给胡弄的,你要做什么那是你的事,可拜托您别把她弄进我的家里来,好吗?”

    许越说到这儿脸上有怒色。

    洛小夕则在旁水汪汪地望着许越,一双好看的眸子里都是委屈和泪水。

    我唇角边浮起抹冷笑。

    “阿越,是不是余依给你说了些什么?其实原本就是她怀孕了,我来照顾她,并顺带照顾下小夕的,你们放心吧,小夕生下儿子后就会离开了,不会长期呆在这里的,你们用不着如此对小夕吧。”吴向珍不满地劝说着,向洛小夕使了个眼色。

    洛小夕会意,立即讨好地说道:“许越哥哥,我知道你爱姐姐,放心,我不会不知趣的,也不会打扰到你和姐姐的,生下孩子后,我立即就会离开这里的。”

    许越没有看她一眼,只是郑重地吴向珍说道:“妈,我再跟您说一遍,请您立即让她离开我的家,下次我若回来再看到她还呆在我的家里,我一定会亲自赶走她的,还有,刚刚您让她上去找我有什么事么?”

    吴向珍笑了下:“当然就是喊你下来吃早餐呀,还有就是要告诉你这件喜事:小夕怀了你的儿子,你终于有儿子了。”

    许越的剑眉拧成了一个问号,瞥了眼洛小夕的肚子,问:“妈,鉴别胎儿性别那是违法犯罪的行为,您竟然连这都做了,就不怕知法犯法么?”

    吴向珍一听,眉飞色舞地说道:“这可是我请的一个得道高僧看出来的,人家法力深厚,这与犯法又沾着什么边了?”

    许越一听,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表情:“妈,您是不是老糊涂了,一个和尚就能看出孕妇肚子里孩子的性别了么?这不是扯淡吗?我劝下您,您最好还是好好地安度晚年,不要再搅和到我的家庭生活来了,好吗?”

    吴向珍沉下了脸来。

    “依依,来,喝点东西。”许越不再看她一眼,舀起一勺小米粥递到我的唇边。

    我牙齿咬得紧紧的,冷着脸。

    他轻笑了下,将我抱起来坐到他的大腿根上,手放到我的肚子上轻轻摩挲着,亲昵地说道:“老婆,不要生气,只有你肚子里的孩子才是我爱的,认可的,放心,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待的。”

    我正想说话,刚抬眼帘就看到洛小夕的脸上都是灰败之色,眸光里闪过丝不甘与忌恨。

    突然,我觉得十分的好笑。

    我与许越本就是夫妻,她洛小夕凭什么来忌恨呢,她有这个资格吗?

    吃完早餐后,许越强牵着我的手在沙发上坐下来,我以为洛小夕这下应该知趣地走开了吧,可没想到她仍然紧跟在我们身边。

    我本有些话想问许越的,可在这样的状况下,我竟然没法与他说上几句话。

    只一会儿后,许越接了个电话后就走了,回到深市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