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一百八十七章密谋

时间:2018-09-22作者:春燕南归

    ,。“哎哟,哥哥,好痛啊,快放手吧,我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呢。”洛小夕被许延望这样一捏一抓,痛得脸上变色,连忙喊着,哪有心思听他的警告呢。

    许延望瞥了她肚子一眼,似乎想到了什么,这才松开了抓着她头发的手,冷厉地警告道:“洛小夕,告诉你,不要因为现在怀孕了,就有了资本,可以给我玩什么名堂了,想要甩掉我,我今天叫你出来就是想警告你,好好跟我合作,不要玩心眼,若到时坏了我的事,我一定会让你和你的弟弟生不如死的,若听话,到时哥好好奖赏你。”

    这样说着,他的眸子在她的胸脯上肆意流连着,再一路往下,最后落在她的肚子上,唇角是抹得意轻俏的坏笑。

    “哎呀,哥哥,放心好了,我这不是正与你合作么,你看我除了指望你还能指望上谁呢?”这次洛小夕算是老实了,将那份对他的不满与厌恶掩藏了起来,满脸上都是妩媚讨好的笑。

    这样边说着时还边用胸脯去噌着他的手臂,满脸的媚笑,那个骚浪样真是令人作呕。

    许延望这时脸上的凶唳之气才慢慢消退了,一只手搂住她的腰,另只手又伸进了她的裙子里……

    “哥哥,现在余依也怀孕了,我肚子里这孩子还不知是儿子还是女儿呢,你这样子要是出了事,不是什么都做不成了么?”我听到洛小夕咬牙强忍着许延望的搔扰惊恐地说道。

    这一招挺管用的,许延望听了立即把手从她的裙子里抽了出来。

    “你就好好配合我,到时哥娶你,你一样也是许家的豪门少奶奶。”他伸手看着手指上粘乎乎的东西,畏琐地笑了起来。

    “哥哥,可你也要帮下我,最好帮我把那个讨厌的林姣姣给赶走,还有,余依怀孕一事,你也要帮着打听下,若她真怀孕生了个男孩儿,到那时一切就都晚了,什么也别指望了。”洛小夕用手推着许延望的手臂撒着娇说道。

    “哼。”许延望冷笑一声,用手打了下她的头,鄙夷不屑地说道:“就你这样还想当许家少奶奶呢,连这点本事都没有,凭怎么当?当了也会被人挤走的,怪不得许越不爱你了。”

    洛小夕顿时满脸的懵逼。

    “余依有没有怀孩子,你们女人不知道么?换名话说,就算是怀上了又怎么样?能生下来才算是赢,就算是生下了,能活下去才算是好,什么事情呀,只要肯想办法,就没有难事。”许延望诡笑着看了她一眼,不屑地说道。

    说着搂着她的腰,低头在她耳边不知说了几句什么话。

    那洛小夕边听着唇角就浮起了算计的笑。

    最后二人都嘻哈笑了起来。

    这时前面有查夜的保安走了过来。

    “哥哥,快走吧,等下被人看到我们在这里就前功尽弃了。”洛小夕用手捂住嘴,推了下他。

    “好,我先走了,告诉你,给我好好办事。”许延望又朝着她叮嘱了一句后才朝前面走去了。

    一会儿后,他就支开了前面的保安,空气里恢复了死一般的静寂,我站在黑暗中听着这一对渣男女时断时续的话,心惊后怕不已。

    果然,这个女人与许晟睿父子勾结在一起,这一切从一开始就是个阴谋。

    我看着手中该死的手机,若今天有电,能录下一部分音也是好的,却偏偏没电了。

    不过,既然让我看到了他们的内幕,我相信以后的证据是很容易找到的。

    “呸,真恶心,竟想利用我,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我正在想着时就听到了前面洛小夕恨恨的声音,“等着吧,当老娘是吃素的么,你们与我的许越哥哥比起来,就是一堆狗屎,除了我的许越哥哥,我谁都不想嫁,就是给他做个二房,也比嫁给你们这些猪好。”

    洛小夕恨恨说完后快步朝外面走去。

    我看着她走远的背影,狠狠深吸了几口气后,这才朝家中走去。

    回到家里时,客厅里漆黑一团,所有人早就睡下了。

    不一会儿,我听到厨房的侧门有轻轻的开门响动声,想了下,走过去摁亮了厨房的夜灯。

    “啊。”正在掂着脚尖悄悄走着的洛小夕被突然的眼前一亮吓得惊叫了起来。

    “洛小夕,做了什么亏心事呀,深更半夜的不睡觉,这是从哪里做贼来呢?”我靠着门框站着,淡淡问道,唇角抹讥讽的笑意。

    “呀,姐姐,原来是你呀,没有,我只是肚子饿了想来厨房找点吃的。”洛小夕脸上闪过丝慌乱,很快脸上堆笑地答道。

    “哟,找吃的,还要从后门走进来,这好奇怪了。”我不露声色地问道。

    “那个……不是我刚在冰箱里找了点吃的,突然就觉得恶心,难受,于是打开厨房门到外面走了一圈才回来的,可没想到竟然会遇上了你,姐姐,怎么,你也是肚子饿,来厨房里找吃的吗?”洛小儿很快镇定下来,轻松自然地答道。

    我上下看着她,眼睛落在她的迷你短裙处,刚刚许延望还将手指伸向她短裙里了呢,不由得笑出了声来。

    “姐姐,你笑什么?”洛小夕警惕而又奇怪地问。

    “没什么,既然饿了,那就快找点东西吃吧,或者我让佣人起来为你做点吃的,好么?”我避开了话题,淡淡问道。

    “不用了,不用了。”她一听我这样说,眼里的警惕没有了,立即笑意盈盈地:“谢谢姐姐,我现在已经吃不下了,只想要睡觉了。”

    说完打了个大大的呵欠!

    “哦,那就早点睡吧。”我又笑了下,依然靠着门边站着。

    “那姐姐,我先去睡了,你也怀孕了,也要早点睡哟,这样对肚子里的孩子才会好呢。”洛小夕十分亲昵体贴地说道。

    “我会的。”刚刚她还跟许延望在谋划着我肚子里的孩子呢,现在竟然对我如此的亲昵,我若不是亲眼看到了,还真会被她的表象所蒙敝的,可现在的我完全知道她是一个怎样的女人了,当下我也回给了她一个虚假的笑,让她没有了对我的疑虑。

    她这才安心地从我面前经过了。

    当她从我面前走过时,我的眼睛落在她腰间的短裙上,略微弯腰摸了下。

    “姐姐,你在做什么?”洛小夕很敏感,立即停下来,警惕地问。

    “没什么,瞧,你裙子上有几片竹叶子。”我站起来将手掌心打开,上面竟然躺着几片枯萎的黄竹叶子。

    “谢谢姐姐。”洛小夕看了后才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了友好的笑容,脚步匆匆地走了。

    我站着,看着她的背影匆匆走了,唇角抿了下,伸出左手来看了眼手掌心躺着的耳钉大小的金属物,。

    这是在竹林里时,许延望的手摸上洛小夕短裙时特意留在上面的东西,洛小夕没看到,却被我看了个一清二楚。

    我断定这东西必不是个好东西,因此才想了这个办法来弄到了手。

    这会是个什么东西呢?

    我打量了几下,将手握成了拳朝楼上走去。

    楼上静悄悄的,林姣姣早就睡得像头猪了。

    我来到自己卧房冼簌后倒头就睡下了。

    次日,我是被林姣姣给推醒的。

    “我说依依,怎么去深市这么快就回来了,既然去了就留下来过夜陪下许总嘛。”林姣姣坐在我卧房的沙发上数落着我:“这男女之间若是长期没有夫妻生活,到时男人憋不住了,到外面找了别的女人,我看你哭去吧,更何况你这家里还有个妖精呢,万一到时她投怀送抱的,这不是正她的怀里送么。”

    我听得一呆,双手正在轻拍着脸上精华液的手停了下来。

    “不行,洛小夕的事情没解决前,我是不会与他和好的。”我一听伤心委屈地执着说道,“他若真要在外面乱来,不想要这个家了,我也没有办法,反正我已经做好二个月后离开的准备了。”

    “哎。”林姣姣听得叹了口气:“你这个事情还真是麻烦,若说要怪许总吧,也不能全怪,若说不怪吧,还真是他犯了错误,这洛小夕真tm太厉害了,不过我可警告你,你与许总还有感情,可千万不要轻言放弃呀。”

    我听到这里葛地又想起了昨晚。

    “对了,姣姣,你来帮我看看这是什么?”我急忙跑到一旁从我的背包里掏出一个耳钉大小的金属物来放到了她的面前问道。

    “这个好像是微信,电话跟踪定位器,有通话被窃听功能。”林姣姣接过了金属物反复看着,“这个还是挺先进的,我在美国时曾看到过。”

    “这么说,许延望是要窃听洛小夕了,看来,他并不放心洛小夕。”我喃喃说着,此时许越正在深市打击血森,欲要剪掉他们的羽翼,他们是不是已经心慌了呢,竟把希望寄托在了一个女人身上了。

    “依依,你到底在说什么呀?”林姣姣不解地看着我。

    我想了下,就在她身边坐下来,把我昨晚看到的许延望与洛小夕一幕详细地告诉了她。

    “呀,真是要死了,这一对坏男女简直是丧心病狂了。”林姣姣脸上变色,站了起来愤怒地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