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一百八十三章我知道你生气了

时间:2018-09-22作者:春燕南归

    ,。“你都听到了些什么?”许越的眸光落在我的肚子上,凝神看着,幽深明亮。

    “是听到了一些。”我故意挪动了下步子,侧过身对着他,坦承了。

    他的眸光才挪到我的脸上来,唇角勾起个好看的弧度。

    我侧身不满地问:“三年前到底是谁放血仇兄弟进来的?为什么不告诉我?”

    他走近来,高大的身影罩住我,单手搂住我的腰,在我耳边暖昧的说道:“是不是想我才跑过来找我的?”

    “切,别自作多情了。”我像心事被他窥到了般,脸有些发热,一下推开了他,“这套房子里有一套珠宝,你送给我的,我现在想要戴了,就想拿回去,要不然,你认为我会来这里么?只是,没想到你竟然来了深市。”

    “口是心非。”许越看着我的唇一会儿,轻笑出声来。

    “随便你怎么想!”我懊恼地说道,“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三年前到底是谁放了血仇二兄弟进来杀死了我的孩子?”

    说到孩子,我咬紧了牙关,眼圈一下就红了。

    这么多个日日夜夜,要不是因为那一枪,我的孩子怎么会没了?我又怎么会没得生?又怎么会发生后面这许多的事情?

    我到底受了多少委屈,内心有多么痛苦,只有我自己知道啊!

    “依依。”许越眸光灼灼地望着我,眸中闪现出层无法掩饰的痛苦与烟雾,突然,他将我紧拥入怀里,内疚地说道:“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是我对不起你,这一切都是我的错,相信我,我一定会给你和我们的孩子最好的补偿的。”

    有风从窗口吹进来,我的鼻翼间都是他身上熟悉的气息,心仿佛在黑暗中被吹出了个黑洞般,从里面沽沽涌出着鲜红的血液。

    “依依。”许越将我的身子正过来,让我面对着他,他俯首,黑漆漆的眸子一瞬不瞬地望着我,脸对着我的脸,鼻尖对着我的鼻尖,轻轻说道:“我尚且都是强自咬牙挺住的,又何况你呢?”

    他的大手轻抚着我的眼睛,眉毛,再到我的鼻尖,话语里是说不出的怜惜。

    他的脸近在咫尺,魅惑精致的五官那么的亲和,睫毛微微张合着,眸光里泛出清冷心痛的光,让我的心一下就堵住了。

    “阿越。”我伸出手来缓缓摸上了他眉毛,一字一句地问:“你恢复记忆了吗?”

    他看着我的眸光微微颤抖着,摇了摇头:“并没有。”

    “那你为什么会记得以前,记得我们的孩子?还记得三年前发生的事?”他这样的表情一点也不像是装的,他肯定在骗我,我不甘心地问,激动得眼角眉梢泛红。

    如果他恢复了记忆,就能记起我们那些美好的过去,就能明白我现在心中的痛苦,也知道要如何来处理洛小夕的事情,即使无法圆满,也能做出正确的决定,就算我要离开,也会了无遗憾。

    “那些都是冷啡告诉我的。”他紧紧拥住我,唇瓣在我脸上轻轻磨噌着,“我脑子里不时会有一些零星的片断涌现出来,这时我就会问冷啡。”

    “那你为什么不问我?”我的脸被他的唇瓣吻得发红,我伸手推他,责问。

    “可你不理我呀。”他突然很委屈,“你已经有多少天没有理我了?快一个星期零五个小时了吧。”

    我说不出话来,他竟然把我们冷战的时间记得如此的清楚!而更让我难受的是,他并没有完全地恢复记忆。

    “依依,知道吗?得知你怀孕后我有多高兴啊,感谢上天给了我们这个机会,感谢生命里有你。”他搂着我的腰,手轻轻放在了我的肚子上摩挲着。

    我心中更加难过。

    他现在能有零星的记忆不断涌现出来,将来总会恢复记忆的,如果将来他知道了我假怀孕的事,会是怎么伤心与失落,又会怎么看我呢。

    “阿越,你想多了,我并没有怀孕,假的。”我不想骗他,扶开了他的手认真说道,我想骗的人只有吴向珍而已。

    许越看着我笑:“依依,我知道你生气了,还在跟我赌气呢,别生气了,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说完搂住我的腰朝外面走去:

    “依依,走吧,我陪你到花园里去走走,有些话我们慢慢说。”

    看来,他根本就不相信我。

    好吧,反正我已经告诉你真相了,你不信那是你自己的事,这可不能怪我!

    浓郁茂密的花园里,傍晚时分,残阳斜挂在天边,一束束鲜花掩映在夕阳下,特别的娇美。

    许越搂着我慢慢走着,给我说着话。

    他还是将这边发生的事情始未告诉了我。

    原来三年前那个放血仇二兄弟进来的人就是许晟睿。

    许晟睿比许晟昆城俯要深得多,他是混官场的,多谋略。

    早在很久前,许嘉泽的爷爷就曾给他们立下了规矩,许晟睿从政,许悍天从商,许晟昆则是帮扶许悍天经商家族事业。

    因此,当时,家里培养了许晟睿走上了从政路线,而将基业留给了许悍天二兄弟打理。

    但当时的许氏家族并没有多么的显赫,只有一间快要倒闭了的公司,当时是经营木材生意的,许悍天接手后开始没日没夜地打理公司,他身体的病就是在那个时期积累的。

    渐渐的,许氏集团开始涉足各行各业,生意渐渐有了起色。

    在公司有了发展后,许晟睿和许晟昆觉得家里把唯一的公司给了许悍天,不公平,就要求分家产,当时许晟昆还在许氏集团里帮忙,许悍天顾念了亲情,同意了。

    那时他请来了律师,公众机构,当时还立下字据,以金钱的方式把这个由他一点一滴打理起来的公司分给了许晟睿和许晟昆,及家里还有一些将要惠及的人,这个在当时是被众人认可了的。

    可没想到几年后,许悍天的生意越做越大,许氏集团渐渐大具规模,成为了a城四大公司中之一了。

    这时,许晟睿在官场上并不太如意,许晟昆自上次分家拿到那笔钱出去混后并没有混出什么名堂来,他们又都眼红许氏集团了,再一次提出了当时祖上把公司只分给了许悍天不公平,他是因为有了公司才发展壮大生意的。

    因此,他们又闹了!

    许悍天当时忙于事业,又是自家兄弟,再说了,那时公司里确实缺人帮手,在这二兄弟要联合打官司的情况下,他再次妥协了。

    那次,又是动用了律师团队,同意让许晟睿以入股的形式参与进来,每年可分得相应的干股,许晟昆则继续回来帮助打理家族事业,也给他相应的干股加不低的工资待遇。

    这样,一场家乱才又算是平息了下来。

    直到许嘉泽继任公司总裁,这时许悍天身体有些不好了,就宣布要将许氏集团给许嘉泽管理,他准备退隐,并同时宣布许嘉泽是许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

    而此时的许氏集团在经过几次横征巧服后,挤走了路家,冷家,渐渐地成为a城的首富,当时是家喻户晓的名公司了。

    许晟睿与许晟昆一看,许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变成了许嘉泽,他们没有一点继承权了,这也意味着以后他们不可能永远分到钱了。这下,他们真急了,又开始联合起来对付许悍天。

    但这次,许悍天是下定了决心再也不会妥协了,他断然拒绝了他们得寸进尺的无理要求。

    当时许晟睿,许晟昆是拂袖离开的。

    不久后他们打起了官司,许悍天将所有证据拿出来当庭对证,那次,许悍天赢了!

    这事当时大小报纸和杂志还刊登过呢!

    这事不久后,许嘉泽就染上了毒瘾。

    当时许悍天大怒,却又查无可查,他只得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许越,亲自呵护他,培养他长大,他一直最焦心的就是许嘉泽太过懦弱了,书生气太重,可让他惊喜的是许越并没有随了许嘉泽,更多的反而是随了他刚烈狠辣的牌性与手腕。

    从此后,他更加悉心地培养他,不断地改进他的缺点,最后终于把许越给培养出来了。

    直到许越长大成人时,许悍天仍然被迫保留有许晟睿与许晟昆的干股分红,这主要还是因为许嘉泽染上毒瘾被毁,他身体不好,两头兼顾,精力不济,尽管明白是中了他们的奸计却又束手无策。

    终于等到许越担任公司总裁后,许悍天强势向外界宣布许越为许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

    规定他结婚后就可以独揽股份,实际这样做也是为了缓和几年,好让许越发展壮大,也是为了避免许晟昆和许晟睿的暗中捣乱。

    显然,吴向珍深知这一要害,因此,在那个时候,许嘉泽被毁,许越还不够长大时,她一直攀附上了梦开阳借此来稳固许越在许氏集团的地位,这才会有梦钥的事情发生。

    许越果然不负许悍天重望,才担任许氏集团总裁二年,就让许氏集团在这二年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二年,许越雷厉风行,手腕独到,收购了一批小公司,改革了公司制度,重用人才,让许氏集团迅速跃入了a城首富的位置。

    而这些都让许晟睿二兄弟恐慌,他们在暗中阻止许越与梦钥的婚姻,又想在他还没有结婚前向他下毒,想让许越再像他爸许嘉泽那样活活毁掉,这样,他们再无障碍,就可以瓜分许氏集团了。

    他们都明白如果能成功瓜分到许氏集团的股份,那是子孙几代都不用打拼了。

    为了利益,他们开始了疯狂的计划。

    三年前,许晟睿因为对我色心不死被许越毁了下身,又举报了他贪污的罪证,被抓走不久后判了刑,关进了监狱里,他的二个儿子许延望和许秋深更是没有大的出息,除了吃喝玩乐,就是嫖赌逍遥,没有一点事业心。

    许晟睿一直不甘心,就是关在大牢里也没有放弃过挣扎与图谋。

    早在还没进去前,他就在暗中培养了不少跑腿跟班,因此,这些年,他虽然被关在监狱里,但还是相当自由的,一样可以操控外面的人,更何况监狱里还有不少黑帮头目呢。

    这些年,他慢慢在监狱里组织了一众黑帮老大为自己所用,当时血森逃出来,走投无路时,他就曾让手下人找到血森,并给了他许多援助,利用许越把血仇打死的这件事鼓动挑起了血森对许越的恨,并让他替哥哥报仇,他还暗中出钱让血森在外面重新组织了一个黑帮,妄想有朝一日他出来能后被他留有所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