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一百六十五章这个家由我做主

时间:2018-09-14作者:春燕南归

    。“洛夕,太过份。”她吹向我脸部的呼吸带着轻俏的骚味,令我愤怒不已,一时间心底里的那股郁气直冲向了脑门顶,我朝她扬起了巴掌。

    “夕,夕。”吴向珍边叫着边从那边跑了过来。

    “姐姐,打呀,你打呀。”洛夕看着我的巴掌停在半空中却不敢扇下来,顿时咯咯笑了起来,将那张妖艳的脸伸了过来:“姐姐,只要你敢打我,我就倒在地上,把肚子里的孩子弄得流掉,看许越哥哥和夫人怎么收拾你。”

    “你……”我气得失去了理智,扬起的巴掌就朝着面前那张妖艳的脸上直扇去。

    “少奶奶,不要打她。”一旁站着的杨姐迅速在我的手落下时抓住了我的手,大声喊道。

    “余依,可千万不要打夕啊。”吴向珍紧张地喊着,眨间眼就跑了过来。

    洛夕唇角浮起了得意的笑。

    “余依,我早跟你过了,夕现在怀有身孕,你要多让着点她。”吴向珍才一过来就宝贝般拉开了洛夕,将她护在了身后,朝我黑头黑脸地批评道。

    “妈,您看清楚,这可是在我的家门口,洛夕明显就是特意跑到这里来挑畔我的,您,要我怎么忍?如此明显的事实,您可不要事非不分。”我指着我家大门气愤地道。

    吴向珍听到这儿,脸色和缓了些,将我拉到一旁声道:“余依,你就忍气吞声这段时间吧,毕竟现在是我们有求于她, 这怀有身孕的女人呀,性子都不太好,这点咱们理解下她,想她一个未婚女孩儿给人家生孩子,心情肯定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妈,自始至终都是您有求于她,我可从没有求过她,她脸皮那么厚,自愿替别人生孩子,又没有人逼着她这么做,凭什么要我来忍受她的羞辱,再了孕妇有那么娇贵吗?我不也是怀过孩子么,怎么就没有特意要去找别人的碴呢,妈,您是真明白还是假糊涂?”吴向珍这话得我更加来火了,立即连珠炮似的反问着。

    吴向珍的脸立马又黑了起来,因我的不识时务。

    “阿姨,您还是不要责怪依依姐了吧,今天都是我不对,我本来只是想在院子里散下步的,正巧遇上了姐姐,就多了几句话,其实我也没有什么恶意,就是害怕姐姐又会像前二次那样让保安来赶我走,我真怕伤到了肚子里的孩子……”洛夕走上前来拉扯着吴向珍的衣服,低垂着头可怜兮兮地道。

    “瞧,还是夕懂事。”吴向珍一听,立即扭过身来拉着洛夕的手眉开眼笑的。

    我忽然想笑,一个女人能把戏演到这个份上,还真是绝了!这离金鸡奖不远了!

    “阿姨,依依姐要是不喜欢我,我还是搬走吧,免得她不高兴。”洛夕继续低头着,豆大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吴向珍听了,握紧了她的手大声道:“夕,放心,这个家里由我做主,我你留下就留下,没人可以赶走你的,来,我们回家喝骨头汤去,这可是我熬了大半天的,一定要多喝点,这样肚子里的宝宝才能发育得好。”

    “阿姨,我还想给宝宝胎教呢,宝宝也希望爸爸能来看他的,我好想许越哥哥呀,他能不能让来陪下我呢。”洛夕摇着吴向珍的手继续发嗲。

    “能,能,你放心,阿越肯定会来陪你的,不要忘了,他那时住院,可是天天喊着你的名字, 一步也离不开你的。”吴向珍握着她的手慢慢朝前面走去,笑眯眯的哄着她。

    她们三个就朝着景然轩走去了。

    “可是许越哥哥现在眼里只有姐姐……我怕……”洛夕的声音还是像苍蝇般直往我的耳朵里钻。

    我的手指甲已经刺入到了掌心里,完全没有痛感。

    洛夕这些恶心的话,还有吴向珍那张翻脸无情,唯利是图的脸,都让我气愤得要发疯。

    我真的从洛夕身上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女人的心机,许越支助她上学,她竟然毫无半点感激之心,反而想利用这种特殊的关系来满足自己的私欲,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农夫与蛇的故事再次上演了!

    我走到客厅里,扶着门框直喘着恶气。

    “汪姨,那个女人真恶心,还让我们来替她做什么酸萝卜,这不是成心恶心我们少奶奶么,偏偏夫人那么相信她,她让我们做,夫人就要求我们做,真是气死我了。”饭厅里宇一边切着萝卜条,一边气呼呼地道,“要我,她肚子里的孩子还不一定是少爷的呢。”

    “宇,这样的话可不能乱,要让夫人听见了,立即就把你赶走了。”汪姨在旁边教训着。

    “少奶奶,您回来了。”宇一抬头就看到了我,立即走近前来看着我的脸,扶住我,担忧地道,“您别生气了,洛夕那女人太坏太有心机了,这样的女人太恶毒,就是生出儿子也不会有屁眼的。”

    “宇。”汪姨走过来重重喝了她一声:“你这话要是让许家人听到了,不会被骂死才怪。”

    “我是真看不惯那个贱人洛夕嘛。”宇气愤难平。

    “看不惯就不要看,不要忘了,这里可是许氏庄园,到时不要连少奶奶都给你拖累了,平时要注意言行举此。”汪姨绷着脸喝斥着她,然后看向我,叹了口气:“少奶奶,这事情真的堵得慌,我在这许氏庄园里呆了大半辈子也没有见过如此糟心的事,哎,女人的命真苦。”

    我强颜笑了下:“没事,汪姨,你忙去吧。”

    完又叮嘱着宇,让她今天不要忘了辅导妮妮学英文,钢琴,叮嘱完后才朝楼上走去。

    一回到卧房里,我再也忍不住了,将手提袋狠狠摔在了沙发上。

    然后一屁股跌坐在沙发上,双手捧头。

    怎么办?这样的日子还有三个月,我这可是度日如年呀,真后悔答应了许老爷子,我是太高估了自己的忍耐力,也太低估了洛夕的无耻了。

    心底的怨恨像潮水般涌了上来,我双手撕扯着头发,当掌心被头发勒得发痛时,伸开手掌, 我看着掌心里那些血红的指甲印时,愤怒将我撕扯得痛苦不堪,我想到了报复和回击。

    不就是演戏吗?你会演,难道我就不会?

    就算是三个月后要走,我也要走得体面点,尊严点,洛夕让我失去了家庭,失去了一切,我怎么着也要出口恶气吧。

    晚上许越回来时,我照例没有给他一个好脸色,不管他如何逗我笑,逗我开心,我都是冷冰冰的面对着他。

    他冼完澡后,我就把他赶到了隔壁的套房里。

    洛夕怀孕的事许越是并不知情的,也是反对的,他不过是被吴向珍和洛夕利用了而已,按理来,我不应该怪责他,但我心里积郁的闷气只能发向他,否则我会疯掉。

    当初梦钥对我的伤害就已经达到了极致,现在的洛夕更是阴险,我不能再让这样的事情重演,要想想办法才行。

    第二天,大清早的,我就开着车去了健盛集团。

    “林姣姣,太过份了,昨天你把兰怎么样了?”我刚走进健盛集团的大门就听到了路明远咬牙切齿的声音。

    “什么怎么样?”林姣姣不屑的声音很响亮,“我只是告诉她:你的袜子露出来了。可她呢,对我骂骂冽冽的,我怎么就招惹到她了,拜托你讲点理好不好?”

    我在外一听,想笑。

    林姣姣的嘴还真是厉害,袜子露出来了,这不就是比喻对方是一对破鞋么,看来,这个叫兰的女人还真是路明远的老相好来的。

    也就是了,路明远如此优秀的一个男人,典型的高富帅,又是钻石王老五,想必身边的女人成堆吧,林姣姣这到底是真的关心还是吃醋呢。

    “林姣姣,我再次警告你,不要仗着我们无意中睡了一觉,你就事事插手于我的私事,告诉你,你若再这样我一定会赶走你的。”路明远大概真的很气愤吧,一手拍在了桌子上。

    “你拍什么桌子呀,若不是你害了我,我的皓皓就会有救了。”林姣姣丝毫不相让,针锋相对的反击着。

    我摇摇头,走过去跟秘书了声,秘书带着我朝里面走去。

    我们走到办公室门口时,突然里面传来了打斗声,我吓了一大跳。

    秘书只是摇了摇头,似乎早就习以为常了。

    “许太太,您自己看着进去吧,我也不好进去打扰了。”秘书无奈地对我道。

    “他们经常这样吗?”我指了指门里面问道。

    “是的。”秘书苦笑了下:“别看现在打起来了,可路总还是一天二头地往这里跑。”

    我一听,心里有底了,抬手就推开了门。

    办公室里面,路明远正双手捉住林姣姣的手反扣到背后,将她抵在墙角上,一只膝盖顶着她的肚子。

    我一看,大惊失色,忙走过去道:“路总,快放开姣姣,她怀孕了啊。”。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rd4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