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一百六十章喜事

时间:2018-09-14作者:春燕南归

    。“我这是怎么了?”我有一阵的迷糊,张开嘴,喉咙嘶哑,又干又涩的。

    “依依,你病了,昏睡了一天一夜了。”许越看着我,话语里有怜惜。

    我竟然病了吗?我怔了会儿,想起了什么,想要爬起来,这才发现全身酸疼,连着肌肉都是疼的。

    “来,先喝点水,嘴唇都起泡了。”许越用手搂抱着我坐起来,将一杯水送到了我的唇边。

    我张开嘴,喝了大杯水,嘴唇里全是苦的,连水喝进去都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依依,先把药给吃了,昨天你还发热了呢。”许越拿起床头的药放到了我的唇边,我张开嘴,他将药给我喂了进去。

    吃完药后,我扶开被子,双腿下去吸拖鞋要站起来,可刚一起身,一阵天旋地转,我又重重跌坐了下去,浑身冒出了身冷汗。

    “依依,心点。”许越扶着我。

    “我要上厕所。”我虚弱地道。

    “好,我来扶你。”许越轻扶着我起来,一路将我扶到了卫生间门口。

    “你走吧。”

    我扶着卫生间门进去,站在镜子前,看到自己脸色发白,面容憔悴,仅仅一个晚上,我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许越站着没动:“我在外面等你。”

    我知道执坳不过他,反手关上了房门。

    背靠在门背上,我无力地滑坐了下去,将脸埋在膝盖上,不争气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

    许久,许久后,听到他在外面叫我的名字,我才勉强站了起来。

    从卫生间出来后,许越通知汪姨给我端来了热好的饭菜,他端着饭碗坐在我的床前,温和地道:“依依,你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来,喝点粥吧。”

    他边着边用勺子舀了粥递到我的唇边。

    “我不会吃的,你出去吧。”我侧身躺了下去,转身背对着他。

    刚刚还不太清醒,现在越清醒后就越痛苦,哪里能吃得下去东西呢。

    “依依,不管怎么样,你都要给我起来吃东西。”许越的声音很严肃了,“我不允许你糟踏自己的身体。”

    “我的身体关你什么事?别再假惺惺的了,若真想我好,为什么要做出那些伤害我的事情来?”我气愤得握紧了拳头。

    “依依,告诉你,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我只想告诉你,如果洛夕真的怀上了我的孩子,我也不会要的。”他认真对我道。

    “你不会要,妈和爷爷肯定也会好,这不是事,我也不是三岁孩子了,你骗不到我的。”我用被子蒙住头,又哭了起来。

    “余依,你给我起来。”许越一把扯掉我的被子,将我拎了起来,“先给我吃东西,一切等调查清楚后再。”

    “调查,调查,又是调查?”我冷笑,“是不是等她生下来了,你还要调查呢?”

    我气愤不已,抬起手去‘呯’的一下,许越手里的饭碗被我打得跌飞了出去,里面的粥撒了一地。

    “余依。”许越吓了一跳,转而脸色铁青。

    他似乎很生气了,转过身去,又去桌上端起了一碗虾仁粥,昂头喝了一大口,含住,再过来拧起了我,将我的头按到他的手臂上,一只手强捧住我的脸,唇落了下来覆住了我的唇。

    我明白他的意思,将牙齿咬得紧紧的,不让他嘴里的粥送进来。

    他强喂了几次后,不耐烦了,一只手伸过去在我腰间搔了下痒痒,我怕痒,一松口,他立即灵活地将嘴里的稀饭全部送进了我的嘴里,又强吻住我,直到我全部吞进去为止。

    如此几次,他竟然将一碗粥全部逼喂着我吃了进去。

    “这才听话嘛。”他在我耳边低低的笑,拿卫生纸替我擦着嘴。

    我气愤之极,伸手朝他打去,他捉住了我的手,笑了下:“别生气了,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那你为什么会把许氏集团的股份签给了别人而什么也不知道?你敢你睡了洛夕也不是什么也不知道吗?”我冲他吼。

    他脸色难看:“依依,若真是这样,我也没办法,我不是有心的。”

    我将一个枕头朝他砸了过去。

    这时他身上的手机响了。

    “我马上就来。”他了句后又安慰了下我,这才匆匆走了。

    他一走,我心力交瘁,竟躺在床上又睡了过去。

    再睁开眼时,卧房里是黑漆漆的一片。

    天已经黑了。

    我睁着眼睛躺着,默默地看着天花板。

    不知什么时候,门悄悄推开了,有脚步声走了进来。

    我闭上眼睛,感到脚步声来到了我的床头边。

    一只温热的手放到了我的额上。

    我听到了一声低低的叹息声。

    那叹气息,正是许越的。

    我闭着眼睛不想话。

    一会儿后他去了卫生间淋浴室里,里面传来了哗哗的水流声。

    我拧开了床头灯,睁开了眼睛。

    稍倾,许越从淋浴室里出来时,我正睁着眼睛直挺挺地躺着。

    “依依,你没睡着呀?”许越看着我这模样吓了一跳,继而温和地问。

    我没有话,看也没看他一眼。

    他走近来看我,我转过背去。

    “依依,身体好些没有?还要不要吃点东西,我让汪姨给你端饭上来吧。”他讨好地问着我。

    我仍然不话。

    他按了下分机电话,楼下客厅的电话立即响了起来。

    我起身一把抢掉他手中的电话,冷冷道:“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他眸色沉了下,轻叹了口气,就要在我身边躺下来。

    我一下翻身爬起来,指着隔壁的套房大声喝道:“许越,从今天起,你是你,我是我,请你到隔壁去,不要再来烦我,直到洛夕的事情解决为止。”

    许越怔怔地看着我:“依依,求你不要这样好吗?有些事情真不能怪我呀。”

    “不怪你,那就是怪我喽?是我让洛夕怀孕的?”我冷笑,“不管这个事情是怎么样的,你要不睡洛夕,她就不会怀孕,现在我只要看到你就会想到那个洛夕,只觉得脏,恶心,麻烦你还是滚到一边去吧,你要不去,那我就去。”

    我这样着爬起来就去穿拖鞋,要抱着被子独自睡到隔壁去,可人才刚站起来,因为生病的缘故,我的双腿就直发抖,身子也是摇摇晃晃的。

    许越忧心地看着我,伸手要来扶我,被我‘啪’的一下打掉了他的手,厉声喝道:“不要碰我。”

    我的态度是前所未有的坚决,冰冷无情。

    他的手缩了回来,沉默着站了好一会儿后了句:“依依,我认为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请相信我。”

    完默默地朝着隔壁的套房走去。

    他这一走,我就走过去反锁上了房门。

    靠在门背上,我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

    把心爱的男人赶走,如果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又会有哪个女人这样做呢。

    后半夜我醒来上厕所,经过紧连着的隔壁那扇黑漆漆的楠木门时,心里竟然涌起股担忧。

    隔壁书房里只有一张沙发,他又像以前那样倒在沙发上睡觉吗?那里面没有被子,他会不会着凉?

    直到这一刻,我才发现,原来我对他不仅没有一点点恨意,竟还满心里都是担心,牵挂。

    这样的意识让我的心更加的烦乱。

    如果洛夕真怀上了他的种,我到底该怎么办?怎么办啊?

    离婚还是睁只眼闭只眼?

    不管是何种选择,对我来都是伤痕累累啊!

    这一刻,我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

    次日。

    我早早起了床,穿着睡衣从后花园里散了会步后才走了回来。

    客厅的楼梯上,许越正西装革履地走了下来,看来是准备吃了早饭后去上班的。

    我们撞了个正面。

    一夜没见,他满脸上都是憔悴,眸眼里有丝冼不掉的焦虑,下巴上青色的胡茬也没来得及修理。

    “依依,身体好了没有?”看到我,他眼前一亮立即主动朝我打招呼。

    我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就从他身边走过去了。

    “依依,不要生气了。”他一把拉住了我的手臂。

    我顿了一会儿,狠狠甩掉了他的手,赌气地朝客厅里走来。

    许越忙跟了我过来,我们才在沙发上坐定,就听见大厅门口有脚步声响起,我们抬头瞧去,只见吴向珍满脸春风地走了进来。

    我的心一沉。

    “妈,早上好,有什么事么?”许越向她礼貌地打了声招呼。

    “妈。”我也淡淡地叫了声。

    实话,吴向珍自上次搬走后几乎没来过这里了,今天这么大清早过来,很罕见,我的眼皮立即跳了起来。

    “阿越,余依,你们都在,很好,我今天来是有事向你们的。”她在我们对面坐了下来,笑眯眯地开口。

    我的心跳了下。

    “妈,有什么事非得要大清早就来呢。”许越皱了下眉头。

    “当然是喜事了。”她笑逐颜开的,“我今天是来与你们商量这事的。”

    “什么喜事?”我面无表情地问。

    “阿越,洛夕怀孕了,怀上了你的儿子。”吴向珍不看我,却看向了许越,眉眼里有掩饰不住的喜意。

    我大脑轰地一响!

    尽管我早就有了思想准备,但当我从吴向珍口里听到这个消息时,还是让我像被人当头狠狠一棒似的,身子摇晃了下,眼前一阵发黑。。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rd4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