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一百五十九章不要闹了,我们回家

时间:2018-09-14作者:春燕南归

    。“收到了。”我淡淡回答。

    这是自我当家以来,他第一次到这办公室里来看我。

    “就没有别的话要跟我吗?”许越眉眼带笑,兴趣盎然地问道。

    不用想都知道,他是想听我对他些表示谢意的情话,可我偏偏想的不是这些。

    我一把推开了他,站起来收拾着办公室,沉默无言。

    这时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拿起来。

    “余总,这几天查到你婆婆吴向珍每天跟洛夕在一起,不是陪着她买营养品,婴儿用品,就是陪着她去妇科医院,她还在天建路高档公寓给洛夕租了套房子,每天都在那儿陪着她,甚至给她冼底衣内,裤呢,简直就是变成洛夕的老妈子了。这洛夕呀,这段时间可神气了,每天昂着头走路,拽得横七直八的。刚刚,我的人还看到你婆婆带着洛夕去了新楼盘恒府天地,看样子这是要给她买套新房子了,这样看来,洛夕那肯定是怀上了许越的孩子。”俞南风在电话里气愤地道。

    我的手扶住了办公桌,看了眼正在一边翻着账薄的许越,手指紧紧搼着桌沿。

    咬紧了唇,拿着手机朝外面走去。

    “俞经理,能不能查到她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真的是许越的吗?”我压低了声音问道。

    “应该是的,否则吴向珍哪会那么殷勤呢,她现在呀,每天笑眯眯的,差点把洛夕当祖宗供了起来呢。”俞南风气呼呼的。

    我的头开始痛了起来。

    “俞经理,洛夕这女人现在关系很复杂,也不见得就会是许越的孩子,我一直觉得她背后有人,不定这是一场阴谋,你看能不能帮我好好查查,查她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种?”尽管我已经被气愤冲得昏了头脑,但我还是固执地想去要求证些什么。

    “好,我会尽量去查的,不过余总,我这边要想查证出真凭实据来,除非抓住洛夕去医院做羊水穿刺,或者现行抓奸,但目前来看,这二个可能性几乎为零呀,现在吴向珍天天陪着她,而我也没有权力这样去做。”俞初南在那边沉吟了下后这样道:“其实洛夕怀的到底是谁的孩子,许总和吴向珍应该是最清楚的。”

    “好,我知道了,我自己会想办法去查的,你还是继续帮我盯着吧,有消息就告诉我。”我无力地笑了下,挂断了电话。

    或许洛夕肚子里怀的到底是谁的孩子,只有她自己最清楚,吴向珍要孙子心切,而许越呢,前段时间被洛夕下了毒神志还不清醒呢,没想到终究还是被这个女人得逞了。

    “老婆,聊完了没有?我们去接妮妮吧,一起在外面吃晚饭,我已经在旗下的沃维尼酒店订好了房,今天有空运过来的挪威三文鱼,龙虾,我特意吩咐厨师现做了。”我挂完电话后站着发呆时,许越走了出来搂着我的腰亲昵地道。

    我扭过头去看着他的脸,“阿越,昨晚你过的,如果庄园里有谁为难了我,你会替我出气,是不是?”

    他愣了下,立即点头:“当然。”完又笑着问:“亲爱的,看,有谁敢欺负我的老婆来着?”

    我咬紧牙关,扭过头来,望着前面一株吊兰,一字一句道:“不是别人,是你妈,她欺负我。”

    许越脸上的笑容没了。

    “依依,妈已经搬走了,这段时间很少看到她,她已经安享晚年了,怎么还会欺负你呢?”他很有些不解。

    “你到底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我转过身来,气愤地瞪着他。

    他直发愣,“依依,我知道什么?”

    “知道什么?现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洛夕怀了你的孩子,妈天天都在陪着她,照顾着她,今天在许氏庄园里,洛夕甚至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一口一声要吃酸李子,那个得意样,你们真当我是傻么?我也是人,不要把我当猴耍,我也有牌气与尊严。”我气愤地冲他吼。

    饶是一个人有再好的理智与教养都会被这种不堪的事实弄得神经失常,理智崩溃的。

    我已经到了无法忍受的边缘了。

    “依依,这怎么可能呀,不要瞎想了!”许越愣了下,立即摇着头,一副不相信的模样。

    “有没有可能,你自己不知道吗?或者去问你妈,她是最清楚的。”我哽咽一声,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扭身捂着嘴朝外面跑去。

    “依依。”许越跟在我身后追了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你清醒点,这样的事情我怎么会不知道?不要听别人胡八道。”

    “我才不会听别人胡八道呢,前段时间你失忆了,我是洛夕向你下毒,你们没有人相信我,现在她怀孕了,你也不相信,那你就去问问你妈吧,自始至终都是你妈在背后操纵的,活生生的事实。”我狠狠甩掉了他的手朝前面跑去。

    许越忤在原地!

    怎么办?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呀?

    如果洛夕真的怀上了许越的孩子,我该要怎么办?

    岷江的江岸上。

    我拿着一瓶啤酒往嘴里猛灌着,脚下是一大堆喝完的啤酒易拉罐。

    “许越,你背叛了我,竟然让洛夕怀孕了,我恨你。”我喝完一瓶啤酒后又拧开了另一瓶往嘴里猛灌了大口后对着浩渺江水咬牙切齿地呼骂道。

    骂完后又往嘴里倒着啤酒,啤酒汁液顺着我的脖子流了下来。

    “许越,你妈和洛夕欺负我,你不是只要有人敢欺负我,就会替我出气吗?可为什么,为什么我给你听后,你竟然还是一副不相信我的样子,你是真的爱我吗?”我将最后一罐啤酒喝完后摇摇晃晃站起来将手里的啤酒罐朝大江里狠狠扔去。

    “爷爷,你洛夕一个女人不可能成得了气侯,阿越一定不会爱上她,到时若真的有问题了,你会强势介入的,可现在呢,洛夕已经怀孕了,怀上了你们许家的孩子,怎么就没看到你出手呢?还是你其实也是希望她替你生孙子的,是么?毕竟你们许家需要继承人,而我又没法生育了。”我扶着江边拦杆朝着一片漆黑的大江河水哭喊着:

    “骗子,你们都是骗子,全都在欺骗我的感情,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就因为我好欺负吗?”

    “告诉你,许越,我要跟你离婚,从此后我要与你一刀二断,我要带着我的妮妮一走了之,去你的豪门,去你的玫瑰花,见鬼去吧,我可不稀罕。”

    我弯腰捡起地上的易拉灌朝着江边里狠狠扔去。

    可江水涛涛,我扔下去的易拉灌竟然连个响声也没有,就连一滴的水花都不曾泛起。

    这一刻,我意识到自己太过柔弱与渺了,我浑身像被抽干了真力般,扶在拦杆上痛哭起来。

    如果离婚后,我带着妮妮离开,那妮妮就会没有了爸爸,而我也就没有了丈夫,以后我就是离过二次婚的女人了,在这个社会只会受尽别人的冷眼与奚落,妮妮从此后也会失去幸福的家。

    真是越想越悲,我扶着栏杆痛哭不已。

    “依依,依依。”黑暗中一双有力的大手将我搂抱了起来,在我耳边叫唤着。

    我满脸通红,泛着酒气,费力地睁开了哭得红肿的双眼。

    一张满是焦虑的俊颜出现在我的眼前,那么亲切,熟悉,恍若早在上辈子就嵌入了我的灵魂般,只在看到他,我就会涌起股心疼。

    “阿越,你这个骗子,放开我。”喝得酩酊大醉的我朝他喝喊着,手脚乱舞。

    “依依,不要闹了,我们回家。”许越上前来紧紧搂抱着我温柔地道。

    “不要,放开我,你们全在欺负我,骗我,我不要回去,我没有家。”我拼了命地挣扎,用手去撑他的胸膛,痛哭流涕。

    “依依,听我,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给你承诺,如果洛夕真的怀上了我的孩子,我是不会要的,请你相信我。”许越有力的大手紧紧搂着我,将我抱到了车上,护进怀里,在我耳边道:“相信我,我爱你。”

    我挣扎得实在没有力气了,酒精在我胃里灼烧得难受,男人的手臂又是那么的强壮有力,我瘫倒在他的怀里,紧闭着眼睛,停止了挣扎。

    鼻翼间是那股熟悉的气味,心如死灰的我在困极累极中渐渐沉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有人脱了我的衣服,将我放进了浴缸中,帮我踱水冼澡,后来,我又睡到了温暖的大床上,不时感觉有温热的毛巾擦着我的额头,身子,我浑身酸痛,想要睁开眼睛却又睁不开来。

    我浑浑噩噩地躺着,不愿意睁开眼睛,只是在无边的黑暗中沉睡着,分不清白天黑夜。

    “依依,你终于醒了。”直到我能睁开眼睛时就看到了一张疲惫而焦虑的脸,这张脸很憔悴,连眼窝都陷了进去,下巴上长出了青色的胡茬,但在看到我睁开眼睛后,眸里都是惊喜的亮光。。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rd4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