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一百四十九章这一夜

时间:2018-09-14作者:春燕南归

    。“路总,赶快去医院把这酒里的药性给解了,请告诉林姣姣,一切都结束了,不要再等了,让她赶快回家去吧。”我匆匆对路明远吩咐完后就朝着洛夕那边追了过去。

    这女人这么晚了还出来干什么呢?

    我急急追过去时就看到洛夕正与一个年轻男人站在走廊的那一头在着什么话,走廊上并没有遮挡的地方,我不好走近过去,否则就会被她发现。

    我隐身在一根柱子旁看着走廊那头的那个男人,看着看着就觉得莫名的熟悉。

    许延望!

    我脑海中突然闪过这么一个人影,差点叫出声来。

    这洛夕怎么会与许延望混在一起?他们在那头些什么?

    我朝他们看去,洛夕满脸笑容,时不时用手去触撞下许延望,那个姿势很是暖昧。

    我皱起了眉头来。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我拿起一看是许越打来的,心头葛地闪过丝灵光,快速返了回去。

    “余依,你在搞什么呀,一个晚上没看到过你的人影,本是你嚷着要来听琴的,结果你根本就没认真听过。”我刚走回去,许越就抱着妮妮从包房里走了出来,妮妮已经睡着了,趴在他的肩上。

    萧剑锋与唐梓嫣也手挽着手跟了出来。

    我来不及解释,看了下包厢前后,路明远已经不见了,我想,必是药性发作去医院解药了吧,这事只能明天再跟他解释了。

    “阿越,我看到了个人,你快跟我一起去看看吧。”我要让许越看看洛夕与许延望在一起的画面,就拉了他的胳膊边拉边走道。

    “许总,今天就到这里吧,你们有事那我们就先告辞回家了。”萧剑锋看我们还要去找熟人立即在身旁与我们告别。

    “萧市长,我派人送你们回家。”许越这样道,扶开了我的手,“天有些晚了,您又是公职人员,这样安全点。”

    可萧剑锋却摇摇手:“不必了,我坐的士回去就行,到时被媒体拍到反而不好了。”

    许越一听,只得默认了。

    碍于情面,我只好先放弃带许越去见洛夕他们,先送萧剑锋和唐梓嫣进了电梯。

    “许太太,拜托你了。”走进电梯前唐梓嫣还拉着我的手了句一语双关的话,我明白她的意思,心情复杂的点了点头,心想,我若不是及时收手,你以为现在你还能带走萧剑锋么!

    不过我也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毕竟我关心的还是林姣姣,希望她能真正走出来。

    “快,阿越,到这边来。”好不容易送走了萧剑锋和唐梓嫣,我迫不及待地拉着许越的手朝着走廊那边走去。

    “余依,看什么呀?”许越被我拉着只得被迫跟着我走,边走边问。

    我不话,心想这次让你亲眼看看洛夕吧,免得你不信,可当我拉着许越走过去时,不禁傻眼了,走廊上空空如也,那洛夕和许延望早就不见人影了。

    应该是刚刚送萧剑锋和唐梓嫣时耽搁了些时间,他们走了。

    “怎么会不见了呢?”我不甘心,到处走着瞧着。

    “依依,你今天到底怎么了?整个晚上就没看到你安份会儿,想闹哪样呢?”许越见什么也没看到,摇了下头抱怨着我,一把拉住我的手臂:“太晚了,快跟我回家去,这段时间会很忙,爷爷快八十大寿了,你可一定要主持好这次寿晏。”

    我被他拉得朝电梯里走去,边走我还边在四处瞧着。

    话这洛夕和许延望到底跑哪了呢,真是扫兴,这么好一个机会给错失了!

    “阿越,我刚刚看到洛夕和许延望在那边走廊里话。”既然找不到人了,我只得了出来。

    许越愣了下,停住了,扭头朝后望了眼,脸上有些严肃:“余依,你这是思虑成疾,产生幻觉了吧,我都已经告诉你了,不要瞎想什么,你怎么还会如此?看来你们女人还真是肚鸡肠的。”

    我一听特别泄气。

    不仅没有抓到洛夕,反落得被许越奚落了一顿的下场,心里很不是滋味,坐在车子里噘着嘴不话。

    “余依,你到底在担忧些什么?”回到家后,我把妮妮送到了公主房里,冼完澡走出来时,许越已经懒懒地坐在床头,他身上的睡袍只是用了根带子松松绑着,露出了胸前二排健硕的胸肌。

    自他中毒以来,这段时间,没有洛夕后,我每天给他喂药,做他喜吃的饭菜,他的身健又渐渐恢复了以往的健硕。

    “我担忧什么你不知道吗?”我用手揉搓着刚冼过的头发,站在床头对着他。

    他看着我眸光流转,朝我招了招手。

    我不想理他,冷哼一声,转过身去。

    突然,背后伸来一双手猛地将我一把扯住了。

    我吓了一跳,尖叫一声,又不敢过份大,怕吵醒了家里的人,他轻笑一声,二只手臂瞬间就将我给搂抱了起来。

    我挣扎着,他则往向一倒,我就跟着他倒在床上,趴在了他的胸膛上。

    “依依,我现在整个人都是你的,你还想要怎么样?”他突然一只手捉住我的双手,狠狠吻了下来,我口腔中都是他的气息,清甜的红酒和薄菏牙膏味。

    我狠狠瞪着他。

    “余依,你总是不放心我, 是不是我们做得太少了?那我们以后还是多做点吧,免得你不放心。”他咬着我的耳垂在我耳边轻笑。

    “许越,你若负了我,让洛夕怀了你的种,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不会。”

    他的唇狠狠覆住了我的唇,舌尖强势探入进来,我拼命咬住牙齿,抵挡他的强势入侵。

    我越咬得紧,他越用力。

    我屏住了气,拼命不让他进来。

    他急了,突然伸出一只手来撩我的胳肢窝,我痒,扑的一笑,松开了牙齿,他的舌尖一下就灵活地窜了进来勾缠着我的舌。

    我生气,故意勾着他的舌,趁他不注意时,狠狠咬了下去。

    “哎哟。”他松开我,坐起来,用手捂着嘴,伸出舌尖,上面有血渗了出来。

    “依依,你可真狠。”许越吐了口血水,发怒,翻身将我压在身下,一把撕开了我的睡袍……

    这一夜,我们翻云覆雨,是从未有过的激烈。

    次日大清早我还在睡梦中,手机响了起来。。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rd4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