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一百四十四章找死!

时间:2018-09-14作者:春燕南归

    ,。“你说完了吗?”我看着幸灾乐祸的许延望,冷冷问。

    “嫂子,你一个女人家怪可怜的,我可是为了你好,听说你已经被男人骗过一次了,我也不想看到你屡次被骗喽。”许延望干笑一声,故意咳了下嗓音,刻意走近我低声说道:

    “嫂子,我听说许越的情人洛小夕已经怀孕一个多月了,这要是生下个儿子来,母凭子贵,你认为你还能有如此安好么?不要以为老爷子现在看重你,你就给他卖命。告诉你吧,那只是暂时的,是他惯用的手段,他精着呢,先收买你的心,给你点甜头,好让你日后乖乖接受洛小夕的儿子回到许氏庄园里来认祖归宗,你已经不能生育了,单凭这点,怎么争也争不过洛小夕,许老爷子骨子里封建意识浓着呢,他是决不会让自己辛苦打下的基业后继无人的,更不会因为你而放弃洛小夕肚子里的儿子,吴向珍更是不会允许,不信,等着瞧吧。”

    我眸中含冰,冷冷注视着他:“许延望,再怎么样这些也都是我自己的事,你这么关心我做什么?我好像与你并不熟,还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呢?”

    “呀,我说嫂子,我这真是为了你好,你不信也就算了,到时就等着哭死吧,我还真是一片好心却被你当成了驴肝肺。”许延望苦着脸,很有诚意的模样。

    “哼。”我不屑地冷哼一声,嘲讽地说道:“行了吧,许延望,你还是管好你自己的事吧,别人的事就不用去操闲心了,我可是听说上个月有人在澳门豪赌输了5个亿,现在老爷子正在严查,他老人家叮嘱我一定要彻查出这5个亿的资金到底从哪里来的,实在是这件事情性质太恶劣了,必须要查出来,将这人依家法处置。”

    我说到这儿看似不经意地扫过他发黑的脸,沉吟着说道:

    “我想,这个人被彻查后一定会被赶出家门,永久剥夺许家股份的。”

    许延望的脸色变了,眸子里闪过丝慌乱,突然穷凶极恶地问道:

    “余依,你在说些什么?许氏庄园里人人都遵纪守法,哪来那样的人?”

    我听了淡淡看了他一眼。

    “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这件事情许氏庄园里不知有多少人都知道了,而且还知道了那个人是谁呢?这根本就没有什么好难查的嘛,去澳门调取监控一查就一目了然了。”我昂了下头,看了眼天上的云,“有些人眼高于顶,却又没有什么真本事,只想靠投机取巧取胜,不走正道,迟早会将自己毁了喽。”

    说完,我冷冷看他一眼,不再理他朝前面走去。

    “余依,告诉你,少跟我作对,否则我会让你死无丧身之地的。”许延望应该是明白我已经知道了一切,顿时恼羞成怒,眼见我要走,上前一把拉住我的手臂,逼视着我,咄咄逼人的喝道,眸眼里都是凶残的暗光。

    “放开我。”我一看他竟敢拉着我的手臂,顿时大怒,逼视着他的眸光厉声怒喝。

    “余依,不要太得意了,你的未日很快就要来临了。”许延望的唇角突然闪过丝阴诡莫测的笑,十分笃定地说道。

    我一时怔住了。

    许延望看了我一眼,得意的笑了下,一只手竟然轻浮地伸过来捏住了我的下巴:

    “余依,平常看你是很聪明的一个人现在却被人当作猴耍,你就不觉得可悲吗?”我顿时大怒。

    我明明是他的嫂子,他竟敢在我面前做出如此轻浮的举动来,当即我抬起手来狠狠扇了他一巴掌。

    他没想到我竟然敢打他吧,被这一巴掌扇懵了,一时愣住了。

    这个自小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儿哪会受这种窝囊气呢,稍倾后,气得跳了起来,抬起巴掌就朝我脸上扇来。

    “住手。”就在我以为会被他打得满地找牙时,只听到一声断喝,伴随着一股劲风,一个人影快速冲到我的面前,抬手接住了他的手掌往后一拧,我就听到了骨骼断裂的声音。

    许延望惨叫一声,弯下腰去,用手护着自己的手掌,痛苦不已。

    “许延望,你竟敢欺负我的女人,找死!”原来是许越过来了,他冲着许延望厉声怒喝。

    “依依,怎么样?他有没有伤到你?”许越骂完他扭身将我搂进怀里,心疼地问道,满脸的关切。

    我看着这张无比熟悉的脸,茫然摇了摇头。

    “许越,你竟敢打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那边许延望一手握着自己的手腕,疼得呲牙裂嘴的,不甘心地朝许越恶狠狠地吼叫。

    许越脸色一沉,扭过身去抬起一脚就要踢去。

    许延望吓破了胆,怪叫了声,还没等踢到,抬脚朝前面跑去。

    “许延望,警告你,以后若再敢欺负我的女人,我一定会抽了你的筋剥了你的皮的。”许越在他身后恶狠狠地警告道。

    许延望落花流水地跑了。

    “依依,他还有欺负过你吗?”许延望走了后,许越低头望着我,手指落在我的脸上抚摸着,关心地问。

    “没有了。”我摇了摇头。

    “下次若再遇到这样的事,一定要及时告诉我,对了,你的那些保彪呢,不是让他们跟着你吗?怎么在关健时刻就不见了呢?”许越左右看了眼后很不高兴。

    “不必了,这是在家里,没必要让他们跟着。”我淡然若水。

    “家贼才难防!”他喃喃说了声。

    我禁不住抬头看他。

    他说家贼难防,许悍天也说家乱才是最大的乱,是所有乱的根由。

    他们这样说是不是已经知道了洛小夕背后的人?

    如果真知道,那为什么到现在还不行动呢?还是有什么其它隐忧?

    这样想着,脑海里就闪过今天上午吴向珍陪着洛小夕买婴儿衣服的画面,心尖上一痛,用手扶开他的手朝前面走去。

    “依依,走吧,我们去接妮妮,时间快到了。”许越从后面跟上来握住了我的手,昵声说道。

    我试着想将手从他的掌心里挣脱出来,他却握得紧紧的,根本不让我挣脱,我只得放弃了,任他牵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