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一百三十六章你记起来了吗?

时间:2018-08-25作者:春燕南归

    ,。“余依,我承认,我对不起姣姣,但现在事情已经走到了这步,我也没有办法了,这辈子我只能负她,若有来生,定当弥补。”萧剑锋无奈的说道。

    “来生?你确定来生还有这么好的命遇到她吗?”我讥笑着反问。

    他说不出话来。

    我起身拿起手袋就要走。

    “余依。”萧剑锋站起来叫住了我。

    “萧剑锋,放心,钱,姣姣不一分也不会要你的,包括以后,但我要告诉你的是,皓皓得了白血病,很严重,现在找不到合适的骨髓,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在将要离去时,还是淡淡地把这句话给说了出来。

    “啊。”萧剑锋‘啊’了声,后退了一步,脸上变色到发白。

    我淡淡看了他一眼,“皓皓现在住在人民医院的血液科里,607病房。”

    说完这句话后,看了眼呆若木鸡的男人,我转身轻飘飘地离去了。

    我不知道萧剑锋会怎么对皓皓,但再怎么样那也是他自己的孩子,这是没有疑问的。

    我的责任已经尽到了,林姣姣对他也已经心如死灰了,我想他该要怎么样其实不会影响到林姣姣了,一切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这年头,连自己都掌握不了又怎么去管别人的事呢。

    一个星期后。

    这天下午我回到许氏集团时,许越正坐在办公桌旁看着文件,手指紧紧搼着文件,面容十分的痛苦。

    “阿越,你怎么了?”我吃了一惊,走进去,关切地问:“有什么问题吗?”

    许越慢慢抬起了头来看着我,眸光一片殷红:“余依,我没想到这些文件都是我自己亲自签的字,可我完全不记得发生过这样的事了。”

    我听得一怔,低头瞧去,原来他手上拿的正是许氏集团那些少了股份的文件,我心中痛了下,握着他的手:“阿越,不要伤心,这不能怪你。”

    “不,要怪我,爷爷将许氏集团交给我的时候曾经对我说过,许氏集团的每一分财产都要保护好,不管什么时候,付出何种代价哪怕是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要保护好许氏集团,这是我的责任,可现在,我竟然亲手将许氏集团最重要的股份送给了别人,甚至连送给了什么人都不知道,是我太失职了,我真是该死。”许越的手掌狠狠砸在办公桌子上,眸底里都是深深的痛苦与失望,自责。

    我看着他半晌,心底忽然有一阵激动。

    “阿越,你记起来了吗?你记得曾经爷爷对你说过这些话了吗?”我伸手紧紧握住了他的拳头,眸眼里都是欣喜的光。

    自从他失忆这么久,我从没有听他说起过一些过去的事,这是第一次,他记起了许悍天将祖业交给他时的教训,这绝对是个好兆头!

    许越则疑惑地看着我:“我也不知道呀,可爷爷对我说过的话就像放电影一样霎那间就浮现在了脑海里,我太心痛了,直接说了出来。”

    有痛才会记忆深刻!

    “阿越。”我激动得眼底里涌满了泪花,“那是你以前的记忆冒头了,约翰教授的药是有用的,你能记起爷爷说过的这些话来,这说明,你开始有记忆了,爷爷的话可不短啊,难为你记得那么清楚。”

    说完我摇着他的胳膊,“快告诉我,你还记得哪些?”

    他则满脸惊讶迷惑地看着我。

    “阿越,看看,还认识这些模型图吗?”我一边跑到资料柜里搬出了一沓昔日他从全世界淘给我的模型设计图放到了他的面前,一边兴奋地问。

    许越望着我,又望着面前的它们,用手指慢慢的翻看着。

    “瞧,阿越,这张是你从法国搏物馆花高价拍卖给我的,当时为了能拍到这张设计图,你可是一整夜没睡呀。”

    “对,这张,是你从美国旧货市场淘到的,当时可是你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哟。”

    “还有……

    我不停地指着一些经历比较特殊的模型图兴奋地说着。

    可许越看了会儿后,还是闭着眼睛摇了摇头。

    “依依,我还是没有多少印象,我只记得我刚刚担任许氏集团接班人时,爷爷给我讲到了我爸的事,当时他老人家痛哭流涕。”许越頽废地说道,眸眼里藏着很深的痛苦。

    “阿越,没关系的,不记得没关系的,真的,约翰教授的药有用,只要你坚持服用,我相信你很快就能恢复记忆了,咱们不急,慢慢来。”这是我第一次觉得与许越说话时没有任何陌生距离感,他能回忆起过去了,思维也不再那么的跳跃了。

    “哎,我辜负了爷爷的厚望啊。”许越仍然很痛苦,无法释怀。

    “阿越,只要你能恢复记忆,恢复健康,即使失去了全世界,我也是高兴的,一个有爱有仁义的人远比财富地位更重要,只要我们努力,那些失去了财富终将会回来的,但健康却不是财富所能换来的,别自责了,这些失去了就失去了吧,好吗?”我知道作为一个男人,事业上受挫那是很难过的,但对于我来说,我只要一个健康的丈夫,我的手指抚摸上了他的脸庞,轻声劝解安慰着他。

    他抬眸看着我,伸出手来将我抱了起来,坐到了他的大腿上,下颌贴在我的额头上,轻声说道:“依依,这几天我脑海里总会闪现出一幅画面来,我就这样抱着一个女人坐在我的大腿上,我亲吻着她的耳朵,心里满满的都是爱意,可我却看不清她的脸,我好怕好怕那个女人不是你,快告诉我,那个女人是你吗?”

    “是的,那一定是我,我最喜欢你抱着我了,更喜欢你喊我的小名:依依。”我听得不断地点头,将头靠近他的怀里,莫名的就想哭,如果他脑海中的那个女人不是我,又是谁呢,那一定是我啊。

    他失忆不过半年多,我们之间又从陌生的男女变成现在的亲密爱人,这中间起起落落,我的内心曾经阴沉灰暗得以为人生再也看不到光明了,可没想到,我还会有这么一天,让他能记起我的一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