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一百三十三章完全有可能

时间:2018-08-23作者:春燕南归

    ,。许氏集团大型多功能会议室里。

    我与许越手挽着手走进了会议室的舞台,霎时间,镁光灯朝着我们闪过不停。

    我和许越配合默契,面带微笑,大方地回答着记者们提出的各种刁钻古怪的问题。

    期间很多次,在答记者问的时候,许越都会特意握着我的手,我们不时相视而笑,狗粮撒了一地。

    “许总,许太太,听说洛小夕还住在你们许氏庄园里,请问下她与您们是什么关系呢?”当我们答完记者问回到舞台后面时,竟然有喜欢挖猛料的记者跑了进来将话筒对准了我们。

    许越的脸色一下就黑沉了下来,正要发作,我立即用手挽住了他的胳膊,将脸贴到他的胳膊上,笑:“哦,那个洛小夕是我婆婆请来的特护,她与我婆婆住在景然轩里,至于其它的,我们并不太清楚。”

    外界正在疯传许越爱上了洛小夕,洛小夕是小三,记者们屡次找紧时机对此穷追猛打,我和许越从没有正面回应过,但这次,我主动回答了。

    “许少,是这样吗?许夫人为什么要请特护呢?”

    许越本不想答的,我轻轻推了他一下,他就轻描淡写地说道:“应该是吧,我妈前段时间身体不太舒服,需要人照顾,她就自己去外面请了个特护,其他的我也不太清楚。”

    “那许夫人身体好了吗?”

    “还好,谢谢大家关心。”

    “许太太,昨晚有媒体拍到您与路明远先生在滨江路举止亲密,请问下,这是真的吗?” 这时靠得我最近的记者似乎早就想好了这个刁难的问题,趁机发问。

    靠,真是得寸进尺!

    我心里暗暗骂着,脸上却笑容甜美:“哦,这样呀,昨晚上我们确实与路明远先生在一起谈生意喝酒应酬来着,后来许越喝醉了,路明远就先扶他上了车,再来扶我时因我脚痛酸麻站起来时差点摔倒在地,他顺势接住了我,动作可能有点近密,当时就被别有用心的媒体给抓拍了,断章取义。昨晚上,路先生还笑着对我调侃:许太太,我们的合作项目还缺少点绯闻呢,看来这下有戏了,果然,今天的八褂消息就满天飞了。”

    说到这儿,我嗔怪地对许越说道:“记住,以后应酬不许喝醉了。”

    许越顺势搂紧了我的腰,嘿嘿笑:“放心,宝贝,下次,我会照顾好你的。”

    说到这儿后,他在我的脸上亲了下:“老婆,我们快点回家吧,今天你还说要亲自给我做饭呢。”

    “好。”我笑眯眯地答应了。

    许越于是搂着我的腰朝后台走去。

    “许总,许氏集团和路氏集团会合作吗?听说路明远是回来复仇的,是不是呢?”

    “许总,有传闻说洛小夕怀孕了,这是真的吗?”

    ……

    我们朝外面停着的宾利房车走去,一路上紧随着我们的记者不时在提着各种问题,我们紧握着双手,置若罔闻,在冷啡的护送下,顺利上了车。

    车子发动了,我却坐着发呆。

    那些记者们提的各种问题我都已经忘记了,但那一句‘洛小夕已经怀孕了’真的触动了我的神经。

    这让我虽坐在许越身边仍是魂不守舍的。

    晚上,我敲开了约翰教授的卧房。

    “许太太,有事吗?”约翰教授穿着睡袍,开门时手中拿着一份纽约时报。

    “是的,约翰教授,打扰下,我有事想咨询下。”我满脸的郑重。

    “好,您请进。”他打开房门让我走了进来。

    “约翰教授,我想问下您,我丈夫的失忆症在服用了您的药物后大概多长时间能彻底恢复记忆呢?”我走进去后,开门见山地问。

    约翰教授大概早就明白我来找他的原因了,当下只是耸了耸肩:“许太太,这个问题我真的很难确切地回答您,因为许先生身上的毒是最新型的,这个解药也是最新研发出来的,还没有太多的临床实例能支撑回答您这个问题,我也只能是尽力而为,失忆这个病症最好的办法还是要让他多接触下熟悉的人和事,看能不能激发出大脑的潜能,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要先要把毒给解了,防止他再接触到这类毒药。”

    我点点头后,焦虑不已:“那约翰先生,我丈夫现在这种精神状态下,有没有可能,他自己做出了一些事情,过后,他却不知道那些事情就是他自己做的了,会有这个可能吗?”

    我想到了公司接二连三丢失股权的事,不敢大意。

    “许太太,有的,完全有可能。”约翰教授闻言立即坦言说道:“您先生身体里有毒,能使人产生幻觉,毒发时,他的行为是不受控制的,如果有诱因的话,什么举动都能做得出来,而毒性过后,他的大脑清醒过来后,就会彻底丢失那段患病时的记忆,这也是他失忆症的由来。”

    我心底一阵发寒,忽然什么都明白了过来。

    看来许氏集团股权的丢失肯定是许越他自己签的字,对他下毒的人早已明白了这个毒会对人带来的后果了,成功利用了他来做事,其用心是十分险恶的。

    对方的最终目的就是让许氏集团成为一个空壳!或者说是击倒许氏集团,我浑身冒出了身冷汗。

    “约翰教授,恳请您尽快治好我先生的病,他不是一个普通人,手下有庞大的公司要管理,若他的病得不到有效的治疗会影响到公司所有人的利益。”我向约翰教授告辞后,走出门口时,双手合什地向约翰教授恳求着。

    “放心,许太太,我会尽全力的。”约翰教授叹了口气,摇摇头,向我作出了保证。

    离开约翰教授后,我再也无法睡觉了。

    许氏集团是许氏家族的根本,这股份丢失可不是小事,这事必须得阻止!

    目前的许越还处于病态中,是不宜担任公司总裁的,或者说,他要担任,也必须要有人二十四小时跟踪才行。

    我要做当家人,没有三头六臂。

    想了下后,我朝外面走去。

    我要立刻去找许老爷子,把这个事情跟他说清楚下,否则到时后悔都会来不及。

    “哟,姐姐,这么大黑夜的去哪里呢?”我刚走到那条柏油大马路,就遇到了拎着包,扭着扬柳腰,风,骚性感的洛小夕,她一看到我立即走近我,主动朝我打着招呼,脸上笑嘻嘻的。

    我冷冷看了她一眼,“洛小夕,谁允许你这么晚回来了?不要忘了你现在的身份,你现在还是许夫人的特护,有尽到护理人员的职责吗?今天我妈的头疼得很厉害,你有陪在她的身边吗?”

    对于我的指责洛小夕竟完全没当回事,她支起右手五指,用嘴轻轻吹着红红的指甲嘻嘻笑:“姐姐,我又不是医生,可治不了病,我能治的只是心病,放心,等下回去我就会替夫人排忧解难的。”

    说到这儿,她走前二步,打量着我,啧啧笑着:“不错嘛,今天记者招待会上你和我的许越哥哥的表现得很不错,嗯,很恩爱,不过呢……”她话题一转,唇角又浮起了张狂得意的笑:“一般来说吧,秀恩爱,死得快,尤其对于你和我的许越哥哥来说就是如此。”

    我看着这个张狂的女人,真弄不清楚她如此有底气的原因到底在哪!

    一个小三,在我这个原配和如此强大的许氏家族面前,她的表现可谓是太过随意和张狂,如果只是吴向珍支撑着她,她能起得了这个浪么?

    “洛小夕,你的一言一行,许氏庄园的监控都已经记录了下来,许氏庄园是百年老宅,容不得你来撒野,我现在有事,你就等着被赶出许氏庄园吧。”我现在没心思跟她废话,当下只是冷冷看了她一眼,警告了句,扭头朝许悍天的住处走去。

    身后的洛小夕竟是完全没将我的话放在眼里,只是笑了起来,在我身后嗲嗲地说道:

    “姐姐,我好想许越哥哥哟,他有想我吗?请你告诉他,我很快就会回到他的身边来,叫他不要太想我哟,你可要慢点走,走得太快了,会摔死的。”

    背后洛小夕那张狂得意的笑被风吹得很远很远。

    我后背发凉,浑身寒意森森。

    ‘赶走洛小夕,让她从许氏庄园里滚出去’这是我马上就要做的事。

    尽管我拿不到洛小夕毒害许越的证据,但这几天我特意看了下许氏庄园的家规,单凭洛小夕现在的状态,我就可以动手将她赶出家园了,无须征得吴向珍的同意!

    这些天我特意让弘季明调取了许多关于洛小夕的监控及搜集了一些人证物证,洛小夕早已经触犯许氏庄园的家规了,作为当家人,我有权履行这个职责,这是没问题的。

    先让她再得意这么一二天吧,我确实很忙,现在关健还是股份重要。

    “老爷子,今天我接到了法院的传票,前几年搁置的官司又开始打起来了。”我进到许悍天住处时门是开着的,里面也没有人,我叫了几声弘叔没人应答,想到事情紧急,只好独自朝里面走去,刚来到老爷子书房前就听到了弘季明的声音,我一时怔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