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一百二十五章搞什么鬼?

时间:2018-08-20作者:春燕南归

    ,。“路明远,你什么意思?半夜三更还纠缠着我老婆,到底安的是什么心?”许越接过我的手机放到耳边大声质问。

    也不知路明远在那边说了些什么,我就看到许越气得满脸通红,大声喝了句:“你敢。”说完就将我的手机狠狠摔到了地下。

    “许越,你凭什么摔我的手机?”手机摔在地下,一分为二,我十分生气,大声吼,弯腰捡起了心爱的手机,他真是心大,若不是这个手机,那天在混石流现场时又怎么可能找到他呢?

    太过份了!

    “不就是失忆了么?失忆了你还觉得自己很傲娇,很有底气么,告诉你,不要仗着这个就什么都可以做,什么都有借口,我也是有底线的。”

    “余依,我警告过你,我很不喜欢路明远,让你不要去接近他,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许越几乎是恼羞成怒了。

    我捡起手机嘿嘿笑:“许越,拜托你想清楚点,这是我去靠近他吗?是他儿子跟着妮妮回家的,路子晨只是妮妮的同学,难道对一个小孩子你都不能容忍吗?我与路明远根本什么也没有,是你的瞎猜忌,好吧,你说我,那你呢,你与洛小夕又是怎么样的?她害你中毒,你不仅不相信,还在护着她,你简直就是个人头猪脑。”

    说完这些我气愤不已,抓着摔坏的手机朝外面跑去。

    可还没跑出去几步,许越从后面一个剑步跨过来,大手一扫就将我给搂抱了起来。我身子离地, 一下头晕脑胀,手脚飞舞着。

    他反过身去将我抛到了大床上。

    我正欲翻身而起,他的身子却紧跟着欺身而下,将我重重压在了身下。

    “余依,路明远就在大门口,你这是准备去与他约会吗?告诉你,我才是你的丈夫,你想去约会情人那还要问我同不同意呢?”许越暗哑着嗓音,眸光泛红,一把就撕开了我胸前的衣服,凉薄的空气浸袭上我的肌肤。

    我气极,用手去推他,他握住我的双手反扣到身后,低下头来就吻上了我的唇,狠狠啃咬。

    我又气又急,不停地挣扎,他的唇却越来越霸道,狠狠啃咬纠缠着我的唇舌,那样一种久违的感觉涌上来,让我眼前暂时一片空白,脑了里没有了思维,身子渐渐在他的热吻中瘫软成了一团。

    直到他的大手伸进我的绵丝内,裤里,我才猛然惊醒过来,睁开双眼,趁着他情急之时,也不知从哪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他朝外面跑去。

    “依依……”后面传来许越带着浓浓情浴的暗哑叫声。

    我胡乱扣好衣服,脚步不停地跑着,直到被黑暗吞没。

    江边的长廊上,我一个人漫着步,夜风不断地吹过来,我的头脑渐渐清晰了。

    刚刚,我从许氏庄园跑出来时,心情苦闷到了极点,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活着,这样活着的目的又是为什么。

    我像个在黑暗中行走的僵尸,永远也看不到光明。

    走累了后,坐在石椅上,我把摔成二半的手机拼装好,开了机。

    还好,手机是特制的,质量不错,装好后仍然如旧。

    想了想终是不放心,还是低头给冷啡发了条信息,把约翰教授开给许越治疗的药物用法全部详细说了遍,让他去督促许越服用。

    消息发出后,冷啡很快来了信息:“少奶奶,少爷的药应该是您照顾他服用吧?”

    我知道一时说不清就随便编了个理由发过去,一会儿后,他发来了信息:好。

    我看了后这才放了心,关掉手机,双手抱膝,木然坐在石椅上,心情烦闷得很。

    “依依。”正在我坐着时,突然一个男人的声音在我身边响起,我回头一看,不知何时路明远已经来了。

    “路总,你怎么来了?”我吓了一跳,很有些惊讶。

    他站在我靠江边的身侧,带起一股暖风,为我摭挡了那些带着凉意的夜风,直到这一刻,我才意识到夏天快要过去了,秋天就要来了。

    “我儿子告诉我,说你和许越吵架跑出来了,他担心你,让我出来寻你的。”路明远笑了笑,“我可是找了你好久才在这里找到你。”

    我愣了下,这小子不是睡着了么,竟然连我和许越吵架都知道了,看来这小子平时挺敏感的,或许是以前路明远与前妻经常吵架的原因吧,单亲家庭的孩子大都如此。

    我叹了口气。

    “其实许越抢过你电话对我凶时,我就知道你们会吵架了。”路明远耸了耸肩,做了个无奈的表情,“余依,我是不是连累你了?”

    “不相关的。”我摇着头情绪低落:“他失忆后像变了个人,敏感多疑,对我没有一点感情,我已经到了无法忍受的边缘了。”

    “哎。”路明远闻言轻叹口气,“余依,真是难为你了,你真是我见过的最坚韧,最有智慧的女性,我相信你以后会有好的回报的。”

    是么?

    我苦笑了下,置若罔闻。

    “余依,都这么晚了,今晚还要回去吗?”路明远在我身边蹲下来好让他的眸与我平视。

    我看着他,茫然摇了摇头。

    说实话,这一刻我也不知要去哪里。

    走到今天,我葛然回头一看,这些年我所忙碌的全部都是为了许氏集团,到头来我竟然是一无所有,就连我打拼的公司也是为了照顾许氏集团而合并了,说白了,我现在就是白忙碌了一场,一时心中好不悲哀。

    “来,余依,既然不回去了,那我就带你去一个地方吧。”路明远看着我微微笑。

    “不,我是不会去你家的。”我想起了上 次我受伤时,他让我在他家里住了一个月零三天,那段时间我脑海一片空白,直到后来慢慢恢复记忆,现在我不想再去他家了,那样会惹人非议,对我尤其是对他都不会好的。

    “不是去我家。”他看穿了我的心思,“你不愿意的事我从不会勉强你去做的。”

    “那去哪?”我有些奇怪。

    “去一家ktv怎么样?”他想了下,“你总不能就这样坐在这里一个晚上吧,我陪你去ktv唱唱歌解解闷,累了后再帮你去酒店开间房休息下。”

    “那种地方我不想去。”我一听连着摇头,“我没有那种休闲娱乐的习惯。”

    “余依,其实当人心情苦闷的时候是要学会放松自己的,这样才能应对更重的压力,ktv那种地方,其实最开始就是供人消谴解压娱乐的,只是后来才演变成了歧义,在那里,你可以扯开嗓门尽情歌唱,唱出你心中的郁气,哪怕是五音不全也不会有人嘲笑你,是最好的放飞自我的地方。”路明远蹲在我面前,手指将我额前被夜风吹乱的发丝拂到耳根后,明眸温柔地看着我。

    “嗯,好吧。”虽然我对ktv那种地方存有偏见,不想去,但确实也是无地可去了,江边都是成双成对的恋人,我觉得我坐在这种地方形单影只的,很不协调,而且这个时候我特别地害怕孤独,我就感觉到我在这个世界上是多余的,没人爱的。

    “来。”路明远将手伸过来递给了我,我看着他的手犹豫了片刻,没有将手递给他而是自己试着站起来,可因为坐得太久了,脚腿早已发麻,才一站起来,整个人朝一边倒去,路明远及时扶抱住了我。

    就在这么一瞬间,一道白光一闪而过。

    我只以为是天上的闪电或者看花了眼,也没在意,将手递给了他。

    他牵着我的手搀扶着我的胳膊朝路旁的车走去。

    很快,他打开车门将我扶坐了进去。

    车子朝着a城最上流的ktv开去。

    ‘夜海’ktv,整个a城最上流的夜生活聚集地,这个ktv我曾听人说过,一般不对外,只对特定的vip客户,这些vip客户不是达官贵人就是富商巨贾,普通人根本就进不了这里。

    路明远带着我将车停在了ktv前面的一棵大树下。

    我看了眼ktv外表,灯火辉煌,如皇宫般华丽,里面隐隐有劲爆的唱歌声与男女狂欢后的尖叫声传来。

    我皱了下眉,路明远正准备开门。

    “等下。”我突然看到前面有个穿着暴露性感的女人正在四处张望着,似乎在等人,那女人不管何时何地我都能一眼认出来,正是洛小夕,我立即叫住了路明远。

    这时路明远也看到了她,按着车窗门的手停住了。

    我坐直了身子一动不动地看着这个洛小夕。

    她怎么会到这种地方来?在等谁?

    是在等许越吗?

    不,许越一向对这种地方很排斥的,他很少会来这种地方。

    如果不是他,那又会是谁呢?

    我决定静观其变。

    只一会儿,洛小夕朝我们的车子看了眼后,竟然朝着我们走来。

    我心里一跳,难道她发现了我?还是特意在这里等我的?

    正在想着时,她走近了,先是弯着腰脸贴着车窗朝里面望来。

    我看着她,她的眼睛就贴在我身边的玻璃窗前,睁大了眼朝我张望着。

    我不屑地笑了下。

    这个车窗可是里面的人能看到外面的一切,但外面的人却望不到里面的人。

    因此,我能看到她的眼球,哪怕是眼球里面的一根细小的血丝也能看得清,可她却无法看到我。

    我倒想知道她要搞什么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