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一百二十章可怕的检测结果

时间:2018-08-18作者:春燕南归

    ,。“余依,一个午去了哪里?连个人影都没看到,不知道现在有很多事情要忙吗?”我再进到总裁室时,许越眸光盯着我,不满地抱怨道。

    我打了个呵欠,慢慢走进里面的套间拿了包走出来。

    “许总,我刚给你泡了茶,难道你又不记得了?”我没好气地问。

    “泡个茶用得了几分钟。”他很不满。

    “许总,我是许氏庄园的当家人,重心在那里,至于公司里的事,对不起,我已经全权交还给你了,那是你的事。”我也很不高兴。

    “余依,你这是什么态度?”许越面色有些难看。

    “什么态度?”我挑起了眉来看着他,“你想要我有什么态度?我给你们许家当牛做马,你又给了我什么态度?你还好意思说这句话吗?”

    许越被我噎得怔住了。

    “告诉你,许越,我也是人,我有权利选择做与不做,请你不要对我遗指气使的,你要是对我不满,可以去找你的那个洛小夕来帮你做呀,这次,我绝不会再阻拦了。”我憋了一肚子闷气,难受得很,说话很冲。

    我跟了他这么多年,从没有去买过那么多昂贵的名牌用品,他在外面包,养小三,还对我这样的态度,什么玩意儿!

    老娘不干了!

    “余依,我已经告诉你了,我与洛小夕什么事也没有,你这是吃的哪门子醋?”许越终于明白我生气的原因了,一把拉着我的手解释着。

    “什么叫不会有什么事?”我直接问到了他的脸上,“是不是你把她肚子搞大了,她替你生了儿子才叫有事?许越,告诉你,以后不要再来惹我,我也是有牌气的。”

    说完狠狠甩掉了他的手。

    如果他在头疼时对洛小夕的依恋我能为自己找到解释的借口外,那昨天,他已经好了,坐在办公室里不上班却跟着洛小夕去逛商场,为她买买买,这让我很生气,为自己不值。

    我转身朝外面走去。

    许越突然捉住了我的手臂用力一拉,将我拽进了他的怀里。

    我鼻翼间瞬间都是那种独属于他的气息。

    “依依,别生气了,你难道看不出来我越来越离不开你了吗?”他手指捧住我的脸,用他的中指抚在我的唇瓣上。明眸如水雾般柔和。

    我突然迷茫起来,这样的感觉好久不曾有了,似乎又回到了以往……

    “依依,依依……”他明眸上的水雾突然荡漾起来,眸光深深地望着我,喃喃念着。

    我一下呆了。

    他叫着我的小名时,我能感受到过去他对我宠爱时的那种感受,是那么的真实,我竟然忘记了反抗。

    他忽然低下头来,红唇狠狠堵上了我的唇,轻柔地吻着。

    我脑袋里一片空白。

    他浑身紧绷,抱着我的手越来越紧,我听到了他粗重的呼吸声。

    一片空白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张阴笑着的脸,那是洛小夕对我嘲讽的笑。

    “啊。”就在他要打横抱起我时,我突然叫了一声,狠狠推开了他,朝外面跑去。

    “依依。”许越在后面叫我,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浴望。

    我拿了包,抿着被他吻得湿麻的唇,快步朝着电梯里跑去。

    去了地下停车场后,我打开车门,坐进去,抬头看到镜子里,自己的脸颊一片晕红,眸底里却是深深的痛苦与一片散之不去的忧郁。

    下午四点时,我正在红墙阁里处理家事,冷啡的电话打了过来,我接了电话后立即赶回到了我的家。

    书房里。

    我检查了遍书房所有的家具设施后才坐到了办公桌前。

    约翰教授拿了一个文件袋匆匆走了进来。

    “约翰教授,怎么样?我丈夫的检查结果出来了没有?”打过招呼后我开门见山地问道。

    “出来了。”约翰教授点了点头。

    “怎么样?”我立即紧张起来。

    约翰教授从旁边拉了张接待椅坐到了我的旁边,将手中的文件袋放在了书桌上。

    “余女士,您先生的病十分奇特,我们从他体内抽取的血液中几乎检测不到任何有害的物质, 但从他身上搜集的气体中,抽验出了大量二苯二氮卓类化学物质,这种化学成份能致人脑内神经化学物质失衡,会让人产生幻觉,黑白填倒,精神恍惚失常,过量服用会剧烈头痛,病人几乎会丧失意识,出现一些不该有的行动,若是长期服用会导致大脑不可逆的损伤,最后记忆丢失。”他十分严肃郑重的说道。

    我惊呆了!

    “这张检验单,我们从你先生的指甲和皮肤上检测出来的,证明他身体里含有较重的毒素,这些对脑部也有着不可逆的损伤。”约翰教授拿起另一张检验单继续严肃地补充道。

    我像被锁定住了般,四肢不能动弹。

    尽管我早已猜测到了许越的头疼有问题,但还是没想到问题会如此严重!

    “约翰教授,那你能查出来我先生是什么时候中的这些毒吗?”我想了下后立即追问道。

    “依据他身上的毒液积累程度,中毒的时间并不会太长,因为是慢性毒药,估计也就几个月时间而已。”

    几个月时间?

    我算了下,如果没估计错,那就是许越被泥石流掩埋后的事了。

    “那约翰教授,我先生的失忆到底是因为石头的撞击引起的,还是因为这些药物的原因?”我认真问道。

    他沉吟着:“应该是这二个方面都有原因。”

    我站了起来心惊胆颤地问道:

    “您知道我先生为什么会中这些毒?是怎么中的吗?”为什么每次头疼发作时,医院里都查不到任何原因呢。”

    约翰教授一听,语气很郑重:“您先生中的毒是一种无色无味的最新毒品,在内陆这边还很少有,但不排除某些黑社会组织有,这种毒产在巴西,无色无味,进入到人体后潜伏很深,一般的检测根本查不出来的。这种毒呢,通常是通过食物或者注射进入人体的,您先生身上还有一种类似于迷药的毒就是香料,这种属于吸入性中毒,这种毒能让患者吸入后产生幻觉,神经兴奋,意识迷乱,根本分不清事非,久了后会对药物产生依赖感,这种毒只有在搜集气体或毛发时才能检测到,一般没经验的医生是达不到这步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