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一百一十章太突然了

时间:2018-08-15作者:春燕南归

    。下午,我去红墙阁上班,弘季明走了过来。

    “弘叔,陈世章还没有查到一点点线索吗?”我无比忧伤地问道。

    弘季明脸上顿时布满了悲伤,眼眶都红了。

    “哎,世章少爷也是我看着长大的,老爷子这段时间几乎是动用了所有人脉关系到处查找,仍是茫茫大海,一点消息也没,今天许姐回来了,现正在老爷子房里痛哭流涕呢。”

    到这儿,他低下头去,声音哽咽起来。

    许向晴回来了么?

    我心尖一跳,莫名的,一股惆怅涌上心头。

    都是我害了陈世章呀,想当时要不是为了救许越,让他帮我,他也不至于悄悄跟着我返回现场了。

    我也低着头,不出一句话来。

    空气里弥漫着忧伤的气息。

    “弘叔,不管怎么样,你还是要尽力派人再去找,千万不要松懈呀。”一会儿后我抬起头哽咽着道。

    “当然,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这是老爷子的宗旨,我们不会放弃的。”弘季明安慰着我:“不过我倒觉得世章少爷可能还没有遇难,否则您想想,我们差不多把兆丰那块连根带地都给刨了一遍,又在附近的水域和有可能的地方都找了,如果世章少爷真的遇难了,没可能找不到尸体的,可现在什么也找不到,这明他还在呢,您可先不要着别,慢慢来。”

    我听他分析得有理,“可如果他没死的话,都这么久过去了,是不是也该回来了呢?”

    “是。”弘季明沉思着,“阿越少爷因为头部受创失忆了,不定世章少爷也会因为头部受到重创失忆了呢,或者不定再过段时间,他恢复了记忆就想起来了,也就回来了呢。”

    我想想也有道理,当时我不就是短暂失忆一段时间么,我还是幸亏有路明远相救呢,陈世章要是遇不到像路明远这样的经济实力的人,那恢复的速度就慢多了。而且泥石流大多都是石头,撞到头部的可能性是很大的,但愿如此吧!

    “对了,少奶奶,老爷子让我告诉您,不要太在意王淑娴,那件事情上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弘季明这才想起了正事,这样对我道,“她还跑到老爷子那里去告状呢,老爷子并没有理她。”

    “哦,我明白了。”我笑了笑,这点我早就明白许悍天的意思了,他自己不好驳自己兄弟面子,我这个女人来做再合适不过了,只是让我当了这个恶人罢了。

    上午在弘季明的协助下,我处理了一些公事后就回到了公寓,开始计划搬家事宜。

    晚上许越回来一商量,我们决定后天就搬回许氏庄园去。

    美国来的专家也跟着我们一起搬过去。

    第二天我继续到许氏庄园去清扫卫生,并把这个搬家的日期告诉给了许向珍,要求她立即带着洛夕搬离我们的家。

    许向珍这次很守信用,当天下午就收拾好了行李,带着洛夕离开了我们的家。

    看着空趟了许多的家,我无限的感慨,同时也知道,既然这一次搬进来了,作为当家人的我是不可能再搬出去了,要想再出去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彻底离开这里,即离婚。

    一想到离婚,我的头皮就会一阵发麻!

    不管怎么样,我仍深爱着这个家,首先我还是要尽到责任去经营好它吧,当然我也有责任给妮妮一个美好的未来。

    许越已经失忆了,失去了对过去事情的基本判断,我不能把这一切怪罪到他的头上,毕竟我清醒的!

    如果我就此放弃,那只能否认我和许越以前的爱情。

    当我为之努力过,坚持过,再没有希望,心如死灰时,才是我离开之时。

    我给自己的这个期限设定是三个月!

    第三天,冷啡开车带着我们全部搬回了许氏庄园。

    搬回来后,许越更忙了!

    他本就是凡事要求尽善尽美的个性,现在失忆后,很多事情都没有印象,全部要靠从头来过,因此,他基本将自己埋头在工作中。

    而我兼任许氏集团副总,大多时间都是与许越熟悉过去的一些事情,许氏庄园也有不少事,这样,我每天在公司与家之间二头奔波,虽然有些忙,但也还过得去。

    我向来也是一个能吃苦的人!

    最让我省心的是,洛夕似乎从许氏庄园里消失了般,她随着吴向珍走了后就再没有在我们家里出现过。

    景然轩虽然离我这里只有七八百米远,但也有些距离,吴向珍一天中偶尔会过来看看妮妮,但一般呆在这里的时间也不久。

    生活似乎回归了正轨,每个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日子过得很平静。

    星期五下午,我和许越早早回了家,吃过晚饭后,我带着许越去许氏庄园里散步。

    这段时间,我尽量带着他往熟悉的地方走,不停地给他讲解着我们的过去,并且我还准备在明天,星期六带他去中云路的城中村品尝下古姨做的特色菜,看能不能刺激下他的记忆。

    在许氏庄园的后山上,许越失忆前,我们二人曾在那里合种了一棵红豆树,当时我们在树上面挂了一个踱金的明信片,上面用墨汁写着我们爱意绵绵的情话,那是送给老年后的我们的。

    我们计划每一年就在树上挂上一个,直到我们相伴着慢慢老去。

    我们在路上慢慢走着,经过一座桥时,许越突然伸出手来握住了我的手。

    我抬头看他时,他也回眸看着我,墨瞳黑亮有神。

    我瞬间明白了什么,脸微微的泛红。

    其实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特别是身边的人都对许越不厌其烦地讲述着我与他以前的恩爱,这些对他的触动还是挺大的,不仅是冷啡在讲,许嘉泽,俞初南,杨瑜谨,甚至包括许悍天都是这样对他讲着,许越其实在心里已经开始认可了我。

    这在最近的一些举动中,我也看得出来。

    我们的夫妻生活在这段忙碌的时间还是比较和谐的,毕竟肢体上的熟悉感带给了我们一些属于身体上的体验,这些都刺激了他。

    正因如此,我慢慢感觉到了生活的希望。

    过了那座桥后,有一片珍稀玫瑰园,那是许越以前从全世界各地淘来的种子,现在生长得特别好。

    我们站在玫瑰园里赏玫瑰,徐徐的晚风吹着我们,特别的惬意。

    正在我们准备继续往前走时,这时我的手机有个电话打进来了。

    我低头一看,竟是远在美国的林姣姣打来的。

    我连忙接通了。

    “依依。”我刚接通电话来,林姣姣就在电话那边号啕大哭起来。

    “怎么了?”我吓了一大跳,立即问道。

    眼角的余光感到许越正在疑惑地朝我望来,就用手捂住了手机听筒朝一旁走去。

    “依依,我活不下去了。”林姣姣在那边边哭边喊,痛苦万分。

    “到底怎么了?”我急了,安慰着她:“先别急着哭呀,哭能解决问题么?放心,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有办法解决的,快点告诉我。”

    “依依,不,这次已经没有办法解决问题了,真的,我可怜的皓皓要怎么办呀。”她泣不成声,声音痛心蚀骨的。

    我的心凉了半截,能让林姣姣如此痛苦的莫过于萧剑锋了,她经常关注a城这边的新闻,萧剑锋要结婚的消息她也一定知道了的。

    当下我沉默了,心内暗暗叹息着,心情也郁闷起来。

    这一点,我真的无力帮她,但愿死心眼的她能经过这一次打击后彻底醒悟过来。

    她在电话那边不停地哭着,我拿着手机陪着她,让她发泄着心中的苦闷。

    “依依,我真的不知道我的皓皓怎么会这么命苦,这才刚刚拿到绿卡,正准备买房子呢,可我的皓皓就病了,还得了这样的病,这要让我怎么活下去呀。”林姣姣捶胸顿足,哭得快要断了气去。

    我眨了好半天的眼睛才算明白过来,原来林姣姣伤心的并不是萧剑锋结婚的消息,而是皓皓生病了。

    脑海里不由得闪过皓皓那张黑瘦的脸,心在放下去的同时又猛地提了上来,立即大声喝道:“姣姣,别给我号叫了,快告诉我,皓皓到底得了什么病?”

    我这一问,她在那边哭得更厉害了。

    我没有了耐性,生气地喝道:“姣姣,你要再不的话,我就挂电话从此后都不理你了。”

    “依依,皓皓得了白血病啊。”林姣姣在那边慌神了,哭着喊了出来。

    “啊。”我惊得手机掉到了地上,后退了好几步,不出话来。

    “依依,我的皓皓怎么会这么命苦呀,这可怜的孩子。”林姣姣在那边痛哭流涕,就是手机离得我远远的,也能听到她在话筒里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我猛地摇了摇头,让头脑清醒了些,弯腰捡下手机,冲着她喝道:“姣姣,到底是怎么回事?先别给我哭了,快把事情的经过详细一遍。”

    林姣姣吸了吸鼻子,“依依,我这几天就带着皓皓回来,回来后我再详细告诉你吧,现在我太难过痛苦了。”

    完,她不等我话就挂了电话,。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