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一百零五章至少这一刻,他的心里只有我

时间:2018-08-15作者:春燕南归

    。我跑进书房里,从酒柜上倒了满满一杯红酒仰头就往嘴里灌。

    失去记忆的许越对我毫无半点感情,他只是因为责任来维持这个家的。

    而我呢,到底要用怎么样的心才能化解他的冷漠无情,我还能坚持得下去吗?

    一杯闷酒下肚,我胃里是灼烧般的疼痛。

    实在是太苦闷了,没有酒我肯定会睡不着的。

    我一个人苦闷的喝着酒,不知喝了多少杯,最后趴在书桌上睡着了。

    迷迷糊糊间,一双有力的大手抱起了我。

    我睁开眼睛,一张熟悉到骨子里的脸孔出现在我的眼前。

    “阿越。”我突然哭了起来,伸出双手抱着他的脖子,“你为什么要忘记我,难道你忘了吗?我们以前那么的相爱,你看看这些园林设计图纸,那都是你从全世界各地淘给我的呀,我们曾挤在沙发上研究这些设计图纸,你过要在外面建一栋由我们俩设计的园林别墅给我和妮妮住的,可现在呢,为什么会全部给忘了?”

    我的脸噌着他的胸脯,手指着书柜子上的那些设计图纸,眼泪鼻涕全抹在了他的胸前。

    “余依,不要闹了,快睡觉吧,明天还有好多工作要做呢,这个星期的任务会很艰巨的。”许越抱着我,在我耳边道:“对不起,以后我们都不要这些了好吗?”

    “阿越,是不是因为现在许氏集团还有许多事情你忘了,需要依靠我来帮你,所以你才会过来抱我的,对吗?”就算是醉得一塌糊涂,我也不相信他对我的好了。

    “余依,不要胡话,你是我的妻子,我当然要关心你。”他把我抱进卫生间里,帮我冼澡,在我耳边咬牙切齿地道:“余依,下次再喝酒我会收拾你的。”

    “好呀,你收拾吧,我反正不想活了。”我被他抱进浴缸里,将浴缸里的水弄了他一身,又哭又笑的。

    “死女人,发酒疯。”我听到许越咬着牙骂道,伸手捉住了我的双手才帮我冼完澡,将我抱放到了大床上。

    “阿越,你不爱我了,你走开。”我躺在床上,胃里的酒精直往咽喉涌,十分的难受,用手不停地抓着脖子上的睡袍,嘴里直嚷嚷。

    “余依,给我安静会儿。”许越在我身边躺了下来,将我抱进了怀里。

    熟悉的气味,熟悉的怀抱,思绪放开的我仿佛又回到了过去,我情不自禁地伸出双手去捧他住的脸,唇去触摸那熟悉的唇瓣……

    “余依,你……”许越的唇很快被我的唇咬住了,可只吻了会儿就离开了,我记忆中的唇瓣总是火热柔软的,这个似乎有点冷,我不太喜欢。

    可我的唇瓣才离开,男人有力的大手握住我的后脑勺,将我压在身下,唇疯狂地覆了上来……

    意识模糊的我瘫软在床上,任男人在我身上攻城掠地,我在那阵阵炫晕迷湖中,又彻底的沦陷……

    次日起床时,我浑身酸软,卧房里一片狼藉。

    我吸着拖鞋下床,双腿都在哆嗦,用手扶额努力去记起昨晚的事情,脸渐渐的红了起来。

    淋浴间的门开了,许越西装革履地走了出来。

    “醒了。”看到是我,他的脸竟然微微红了下,主动向我打招呼。

    或许是昨晚男女之间的缠绵挽救了我们之间的生疏,他看到我时脸色好看多了,甚至还带着一抹温情。

    “嗯。”此时的我已经记起昨晚的事情了,只是低低答应一声,低头朝卫生间里走去,走进卫生间里时抬头就看到云石台上面镜子里的我双颊绯红,眼角眉梢间一片春色。

    ‘余依,你到底在干些什么呀。’我双手捧头,狠狠打着自己的头。

    可下一个声音又在心里,你没做什么呀,许越是你的丈夫,你们是正常的夫妻,那些只是在尽责任,不是么!

    “余依,快点,要迟到了。”许越在外面叫着我。

    “好,马上就好了。”我慌忙挤牙膏,冼脸,换衣服,等我穿戴好走出去时,许越正站在房门前等着我。

    我一走出去,他的双眸就盯在我的脸上,胸前,再到腰……

    我被他看得很不好意思。

    今天的我穿着的是一条裙子,露肩稍低胸,前凸后翘的,把我的好身材完美的显露了出来。

    “走吧。”我被他瞧得很不好意思,避开了他的眸朝外面走去。

    “余依。”他走上前来搂住我的腰,笑了笑,“我现在相信失忆前的我为什么会与你结婚了,因为我的老婆确实长得不错。”

    到这里,他的唇角微微翘了起来。

    我的脸顿时红了,抿唇瞪了他一眼。

    他唇角抿成了个好看的弧度。

    都性,爱是夫妻间的润滑剂, 这句话确实不错。

    我们去楼下吃了早餐后,冷啡开车,我们先把妮妮送进了幼儿园,再朝许氏集团而去。

    不约而同的,我们不再提昨天的事了,都精神面貌很好地投入到了工作中。

    许越失忆,我代理许氏集团一段时间也熟悉了不少公事,特别是办公室里的,因此,大早过去许越就把我调到了他的办公室里。

    一切似乎又回到了从前,我给他当秘书时的情景。

    我们同在一个办公室,亲密无间,我会给他讲解许多过去的事,他的心情也很好,乐于接受。

    因此一周下来,我们之间和谐了不少。

    特别是在空闲时,我会把我们以前共同设计的一些园林图纸拿出来,我给他分析讲解,庆幸的是,他这方面的思维与记忆还是存在的,很快,我们在生活上也有了共同的语言。

    我想,就算他失忆了,但通过这几天的相处,我们之间还是有可能重新建立美满的生活的,毕竟我们曾经深爱过,肯定好过陌生的男女。

    “依依,今天我们早点下班,先去接妮妮,然后再去许氏庄园。”这天临近下班时,许越把面前的文件往前推开后,抬头对我道

    “好。”我从一堆文件中抬起头来,看了看表,立即站了起来收拾好桌面。

    先去卫生间里冼了个脸,补了个淡汝,然后提着肩包走了出来。

    许越已经在原地活动筋骨了。

    “走吧,妮妮快要放学了。”我走出来后对他道。

    “好。”许越整了整身上的衣服,与我一起走了出来,走到门边时,他握住了我的手。

    我回头对他一笑。

    他唇角翘得高高的。

    到少这一刻,我们都感觉到了对方的心里有我。

    我还是挺开心的,毕竟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我相信,随着许越的记忆慢慢复苏,我们的感情是会回复如初的。

    或许是自私的原因,这次去幼儿园里接妮妮时,我只让许越下车去接,我害怕见到路子晨,怕他叫我依依妈妈,更害怕遇到过来接路子晨的路明远,这样会引起许越猜忌的。

    坐在车厢里,我隔着车帘远远看到路子晨正站在妮妮身边朝着许越走来的方向望着,一会儿后,他的脸上都是失落的表情,又到处张望着。

    我知道他是在找我,并没有走出去,只是把身子隐藏在了车帘后面,心里涌起股内疚,这孩子也很可怜,他太缺少爱了。

    几乎于此同时,路明远修长的身板也出现在了幼儿园门口,他走过来后,似乎发现了我的车子,朝着我车子望着。

    我想他可能知道我就坐在车子里,有那么一瞬间,他的身子转过来,似乎想朝着我的车子走来。

    这时,许越牵着妮妮的手蹦蹦跳跳地走了过来。

    路明远想向许越打招呼时,许越却视他如无物,只是带着妮妮走了。

    不到一会儿,许越就带着妮妮走到了房车前,我看到路明终于远转过了身朝路子晨走去了,不由得松了口气。

    冷啡发动了车子,车子带着我们一家朝许氏庄园而去。

    许氏庄园离幼儿园并不太远。

    车子渐渐开近了许氏庄园那扇威严阔气的大门,越接近我的呼吸就越紧张,恍若前面有什么怪兽要把我给吞没掉般。

    “妈妈,我们要见爷爷奶奶了吗?”妮妮似乎也感到了我的不安,在我耳边声问道,“我不喜欢奶奶和那个坏阿姨,她走了没有?我想要看到爷爷和姥姥。”

    听着她的话语,我心尖一缩,抱紧了她。

    我不知道今天的家晏夕会不会在,如果她在,又会对许越做出什么?还有许越,他对她的反应又会是怎么样的?

    这是我自从医院里接走许越后,第一次跟他回到这个大家族里。

    车子终于在许氏庄园,我们的别墅面前停了下来。

    “妮妮,我的宝贝。”车门刚打开,吴向珍就迎了出来,站在了我们车门面前,激动地朝妮妮喊。

    妮妮翘着唇,不话。

    “妮妮,快叫奶奶好。”我在妮妮的耳边声提醒着。

    这妮子全身心都是向着我的,年纪的她早感知了吴向珍对我不好,她也不太喜欢吴向珍了。

    “奶奶好。”妮妮只得张着嘴奶声奶气地叫了声。

    “哎,我的宝贝。”吴向珍眉开眼笑的,脸上的愁云仿佛都消失了,一下就来抱妮妮。

    我的心里一阵忧伤的涩痛,不用怀疑什么,吴向珍对妮妮的爱肯定是真诚的。。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