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九十八章你能记起我来了吗?

时间:2018-08-09作者:春燕南归

    。“少奶奶,生日快乐。”汪姨走上前来满脸亲切的笑容。

    “谢谢。”我声音有些湿哽。

    “少爷和妮妮正在等着您呢,快过去吧。”汪姨轻声催促着我。

    “好。”我答应一声,朝着许越走去。

    “妈妈,生日快乐。”妮妮率先向我伸出了双手,朝着我兴奋的喊。

    “谢谢宝贝。”我走过去在她面前蹲了下来,双手搂抱着她的身子,亲了下她的脸蛋。

    “妈妈,我爱你哟。”妮妮双手抱住我的脖子狠狠亲了下我的脸后,大声道,完在我耳边悄悄耳语:“妈妈,等下许愿时,您可一定要许愿让爸爸快点好起来,恢复记忆哟。”

    “好,我会的。”我摸着她的头,笑着答应了。

    “那您跟爸爸坐一起吧,我去点燃蜡烛了。”妮妮这样大人似地吩咐了句后,蹦蹦跳跳地朝客厅放蛋糕的桌子跑去,临走时还不忘声关切地交待我一句:“一定要把爸爸哄得高兴哟。”

    听着女儿懂事的话,我心里一抖,抬头朝许越望去时,他也正看着我,眸光深沉。

    他正襟危坐在沙发上,身上的凛然气势不经意间淡淡散露出来,配上他俊逸的五官,无论什么时候看,都是那么的帅得掉渣,清贵如兰。

    我对他微微笑了下。

    他唇角勾了勾,朝我伸出了手:“余依,过来。”

    “阿越。”我顺从地走了过去,将手放入了他的掌心。

    他握住,轻轻包住了我的拳头。

    “生日快乐。”他的声音低沉,磁性动人,握着我的手臂用了点力。

    “谢谢。”我心底一热,顺着他的力道跌入了他的怀里。

    他伸出双手抱着我,温热的大掌放在我的腰间抚摸着,那阵酥麻的感觉让我身体里涌起了股热潮。

    “阿越,你记得我的生日了吗?”我眸光清亮的望着他,手指亦如从前那般抚摸着他的下巴。

    他微微一笑,在我耳边道:“是妮妮告诉我的。”

    我怔了下,恍然大悟。

    原来都是妮妮这家伙的鬼主意,可这不正是她的爱心么,这主意实在是太好了诶!

    真是知母莫若女了!

    尽管许越并不记得我的生日,心里不免有的失落,但这并不能将我的好心情全部吹散,我仍然是很开心的。

    “妈妈,吹蜡烛了哟。”在我和许越话间,妮妮已经点燃了蜡烛,朝我欢快地叫着。

    “好。”许越松开了我,我站起来推着许越的轮椅朝蛋糕走去。

    “妈妈,快许个愿。”客厅里的灯光全部熄灭了,只有妮妮清脆的带着希望的童音在响起。

    我走到蛋糕旁,双手合什,闭上了眼睛,希望在我27岁生日之际,有个美好的开始。

    正如妮妮所言,我郑重地许下了她想要的愿望!

    “妈妈快吹蜡烛。”妮妮看我许完了愿,欢呼着。

    我屏息凝气,一口气吹灭了所有的蜡烛。

    “好。”妮妮带头欢呼起来,客厅里响起了一片掌声。

    在众人的祝福声中,我脸上浮起了幸福的笑容。

    这时门铃突然响了。

    汪姨走过去打开了门,一会儿后,一个侍应生手捧着大把鲜花送到了我的面前,笑着道:“一个叫卫配珊的女士祝您生日快乐。”

    姑姑!

    我眼睛湿润了,双手接捧了过来,连声:“谢谢。”

    手中的电话也适时响了起来。

    “依依,姑姑祝你生日快乐哟。”我接通来,卫配珊亲切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谢谢姑姑。”我笑逐颜开。

    “依依,二十七年前的今天,你在那个四合院里降生了,我不知有多么的高兴,今天我仍然是那样的高兴。”卫配珊的声音很是感叹,“如今的你已经为人母,为人妻,要懂得好好经营自己的家庭,不要像我一样,孤老一人无所依靠。”

    “好,我会的。”我哽咽着,背过身去抹掉了眼角的泪。

    夜色散尽了空气中的温馨,热闹的场面很快过去了。

    我推着许越进了淋浴室里。

    “我自己来。”在淋浴室门口,许越竟然自己扶着门框站了起来,轻轻阻止了我。

    “阿越,你能自己站起来了?”我惊喜不已。

    “嗯,我要尽快站起来。”他扶着门框向我微笑了下,“否则路明远不仅要抢了我的生意,还要抢了我的老婆呢。”

    后面的一句明显是调侃的话,听起来有着嘲讽的意味。

    我愣了愣,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但仍替他高兴。

    他一步步地挪到了浴室里面去,反手关上了卫生间的门。

    我回过身来走到酒柜上,手情不自禁地伸向了酒柜上面的红酒瓶。

    这段日子来,苦闷的我渐渐习惯了睡前喝红酒,不喝就会睡不着觉。

    红酒倒进高脚透明的玻璃杯里时,我的五指立即染上了层炫红色。

    我握着酒杯,站到窗帘前,看着外面的天空,五光十色。

    我将红酒倒进了唇里,顺着咽喉溜进到胃里,然后转过身去拿起了睡衣去了另一个卧室里冼澡。

    我希望今夜能睡个好觉!

    “你喝酒了吗?”当我穿着浴泡回到卧房时,许越正坐在大床上,刚清冼过的黑发贴着额头,有水珠顺着头发往下滴,我来到他身旁时,他鼻翼轻嗅了下后问道。

    “是的,喝了一杯红酒。”我轻声答,走到一边去拿吹风筒,“头发一定要吹干透才能睡觉,否则会落下头风病的。”

    想到他的头受到重创后失去了一切记忆,心里挺难受的,一只手指穿透了他黑亮的发丝,轻柔地揉和着,另一只手打开了吹风筒。

    “余依。”头发吹干后,我正准备返身放吹风筒,许越的一只大手捉住了我的手臂。

    “阿越。”我回过头来,与他的二目撞上。

    他眸光深沉,透亮,看着我,脸色渐渐柔和,柔和得像往昔那般。

    我心中一阵悸动,手指不由自主地轻抚上了他的脸庞。

    他眸光越来越柔亮了,一只有力的手臂搂着我的腰肢,将我抱进了他的怀里。

    我突然被男人身上熟悉的气息强烈地包裹着,那种气息似腾空升起,扑面迎来,铺天盖地般,在我心海里开始汹涌。

    “阿越,你能记起我来了吗?”我激动不已,将头靠近他的怀里,轻声问。

    他的呼吸急促起来。

    突然,我的话音才落,他的唇就狠狠堵住了我的唇,撬开了我的贝齿,舌尖熟练地探入了进来……

    我闭上眼睛,手中的吹风筒滑落在地。

    他紧紧拥着我,深深疯狂地吻我。

    我大脑里迷迷糊糊的,眼前一片空白,有岚雾从幽谷里袅袅升腾,上下飘动,蜜样的气息反复袭击着我的四肢百骇,我无力抗拒,那样的气息越来越浓,弥漫在了整个房间。

    这是一种久违的气息,温润如香兰,还带着甜丝丝的清凉,我好像很久都没有闻到过了,身体里的热浪在男人的激吻下渐渐张狂叫嚣,然后我双手紧抱着他的头开始疯狂回吻他。

    在他脱掉我的睡泡,将我压在身下,激情的瞬间,他滚烫的手指抚摸着我的脸,喃喃问道:“依依,我们是不是早就相识了?”

    “……”

    我不出话来。

    这个时刻,他竟然问出了如此不切实际的话。

    下一秒,他就彻底占有了我……

    这一夜我们疯狂,缠绵,像久别新婚的恋人。

    我做梦也没想到,我与许越的生活还会出现这样的转机。

    半夜里,当大汗淋漓的我躺在床上,回想着与许越失忆后的生活,就感觉到自己如同在过山车般,自己的生活每一天都不能被自己所掌控,一会儿会从云端摔落至山谷,然后又会从山谷抛向高空,我奇怪自己竟然完全适应了下来,或许这正是缘于我对许越的爱吧。

    第二天,我起床时,许越已经醒了。

    他坐在床头看着我,眸光里没有特别的温情,仿佛我们又开始了新的一天,而昨天我们的恩爱缠绵,竟像没有发生过般。

    “阿越,我听俞姐你下个月要上班了?”我穿好衣服,试探着问。

    “是的。”他点点头,“这段时间我每天都会看公司的财务帐薄。”

    “哦。”这个倒是我知道的,他虽然失去了记忆,但工作作风并没有改变,就算是休息,也没有闲着,除掉头疼的时候。

    我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似乎自从搬到这里起,他的头疼就只发作过一个,而且他眸里的光有时会越来越清明,不再像在医院里那般灰蒙与呆滞,看来,时间会让他恢复一切的。

    我还是高兴了起来。

    吃过早餐,我正准备去公司上班。

    门铃响了。

    汪姨连忙过去开门,竟然是冷啡。

    “冷总,余总,好。”冷啡手上拿着一沓文件站在门口。

    “冷啡,你的伤好了吗?”我有些惊喜地看着他,“快进来。”

    “少奶奶,我伤已经好了,但左臂仍然得不了力, 这并不妨碍上班的,今天杨总监让我给少爷送些公司的资料来,他少爷要的。”冷啡礼貌地答道。

    “好,好。”我笑着道:“你好了,许总就多了个得力的助手了。”

    冷啡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把资料给我吧。”许越看到冷啡只是淡淡了句,朝他伸过了手来。

    我看着他,想确定他认不认得冷啡,可他眉目清淡如水,只当他是个助手般。

    心里不禁感叹,曾经亲密如兄弟般的助手,在他的眼里也只是路人一个,不知何时才能彻底好起来,回复到过去那个有情有义的许越呢。。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